第二十九章 保护大哥/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九章 保护大哥

切斯尤利尔也看到小呆,在它电子眼扫瞄自己时,冲它优雅迷人的笑了起来。ziyougecom“沙尔曼,你总算是做了一次让我满意的事。”切斯尤利尔说着推开沙尔曼,大步走向那具让他着迷的机械人。

周佳佳、苏仲文看到他这么笔直朝自己走来,均紧崩起来。

沙尔曼的大哥?沙尔曼有这么小吗?而且这么昴首阔步走向他们,是要来干架么?

切斯尤利尔停在小呆的两米远,见它现在跟着两个陌生人便四处寻找。

他一进来便看到他的袁帅想躲,可在切斯尤利尔明着寻找时,不想暴露昆予和秦朗的他主动站出来。

看到他,切斯尤利尔笑得尤为灿烂。

正好这时陆朔也进了赌场,看到远远相望着的切斯尤利尔和袁帅,忍不住想笑。这个帅哥还真是痴心一片啊?哈哈!

不对!如果切斯尤利尔是沙尔曼的大哥,他现在又认出袁帅,铁定也会认出自己!陆朔刚想偷偷遛走,就被一句圆滑迷人的声音叫住。

“既然都来了,就坐下来聊聊,艾西小姐你觉得呢?”切斯尤利尔斯文得体的话,语气间无不透着贵公子气质。

陆朔讪笑的转身,款款走近他装无知的问:“先生,你认得我?”

“我认得它。”切斯尤利尔望着小呆深情的讲:“它是我见过最特殊的机械体,不管它再怎么普通,它的躯体是独一无二的。”

陆朔瞧着小呆叹了口气。爸爸是想让小呆来为周佳佳这个机械商人衬面子,可没想到整个计划就是因为它而暴露的这么快。

小呆听到她的叹息,转头看她。“一号,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不是你的错。”陆朔在切斯尤利尔艳献的视线下摸了摸小呆。

听他们这么谈话,计划完全打破的周佳佳、苏仲文看着他们两,又看站在离他们不远的袁帅。

沙尔曼没周佳佳他们那么有心思,不懂就上去问:“大哥,你认识艾西小姐?”

陆朔扶额。谁取的这名字?从沙尔曼嘴里说出听着像拉西……

“算是认识吧。”切斯尤利尔坐周佳佳身边,举止间尽是贵族风范与优雅,无需刻意假装。现他坐在吵嚷唯有这一桌停止赌牌的凳子上,都像坐着几万的真皮沙发。“周是吧?我听沙尔曼说你有批货?”

陆朔冲周佳佳使眼色。

周佳佳没看到,就安原先设定的讲。

在切斯尤利尔听着笑起来时,门口传来的骚动打断周佳佳的话,因为……

“大哥,保护大哥!”看到一个矮小男人迅猛往这边冲来,沙尔曼大喊。

“大哥你快从后面走!”“你们挡住他!干掉他!”

场面一片混乱。

看到不要命朝切斯尤利尔出手的梁柯,陆朔、周佳佳等人惊呆原地。

袁帅远远的用无线电问。“梁子,你搞什么鬼?”

“劫人,劫人!”“快点把这些杂碎弄开,抓住切斯尤利尔!”

梁柯这话一出,血刺除陆朔外所有人扑上去抓切斯尤利尔。

慌乱间莫名其妙就离切斯尤利尔最近的袁帅没有犹豫,把他当麻袋似的扔肩上扛起就跑出赌场。

抓到人的袁帅接连撞翻几个人往外跑。

沙尔曼急得顾不上情况,挥手就叫人追。

而周佳佳他们本要留下收拾善后,现在见沙尔曼心急火燎要找兄弟们麻烦,当即抓住跑最后的他掀地上。

“这里交给你了!”静站一边的陆朔终于想通指挥官的意思,连忙让周佳佳逮住这个沙尔曼,自己便与慕佐他们几人追了上去。

袁帅扛着不配合的切斯尤利尔一路疯奔,听到身后不断要挟的追兵都没反头看一下,因为……

在外面的两刺头和里面出来的刺头们两面夹击,沙尔曼和切斯尤利尔的那几人哪是他们的对手?

梁柯、魏勇几人不消几分钟把人全部撂倒,便将围观的群众甩身后,迅速离开是非之地。

“梁子!抓了人往儿跑啊?!”背部受到袭击的袁帅直接把人敲晕,跑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无目标的望四周,想寻一处偏僻地。

赌场是不能呆的梁柯他们都跟上了袁帅脚步,现在听到他的话,梁柯也是一头雾水。

“我不知道,长官没说啊!”

袁帅急刹车,摸脑袋看自己所在位置。“不是吧?那现在怎么办?!”像这样无计划的突发事件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并且这个男人身份不一般,就这么明晃晃从赌场把人劫走,是不是有点太明目张胆了?

“左。”就在袁帅想随便把人扔哪个角落时,陆龙冷峻的嗓音在无线电响起,解救了所以紧张的刺头。

袁帅张望,看到左边有条两米宽的小商街,没迟疑的跑了进去。

而瞄准镜里最后一个战友安全撤退,莫默收起狙迅速下楼,边跑边下命令。“两人一组,以帅哥为目标靠拢。”

听到莫默的话,刺头们立马分开,默契的不用多说一句。

他们是习惯性组队,慕佐和慕佑两兄弟是不用说的,梁柯与魏勇,昆予离秦朗最近,所以他们两人一组。

落单的陆朔见他们倏一下从自己身边消失,顿了顿便放慢脚步,带着小呆直走,没有像他们躲躲藏藏。

袁帅瞪大眼,在昏暗的巷子里警惕前后,大步按照长官指的路穿梭前进,最终停在有颗大树的门前。

这里?袁帅看看紧闭的木门,抬头看前边不远的江,江里还有一艘快艇,不禁感叹长官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推门进去,袁帅小心的避开障碍物走向大厅,远远看到屋里有个人影。在这黑不拉叽的地方看到人?袁帅起先是吓了一跳,但在他瞧了会儿,确定对方没动过半分后,便确定那人是谁。

除了他们家长官,谁还会这么变态?

人影背着光,袁帅走近证实自己猜测后,站定向他无声敬礼。“长官,人带来了。”

面对大门跨步而立的陆龙,在门口又走近一个矮小身影后,淡漠讲:“把门关上。”

“吱哎”一声,大门关上,将微弱的光线阻隔门外。

此时偏僻无人的院里一片漆黑,但这影响不了陆朔。

陆龙在她笔直走过来时走向袁帅。“把人弄醒。”

“爸爸,这么做会不会太粗暴了?”陆朔打开手电为袁帅照明时,偏头看黑暗中尤显冷酷的男人。

紧抿唇,冷硬的陆龙望着切斯尤利尔平静讲:“这是最快的方法。”

切斯尤利尔被袁帅掐人中疼醒来,眼里极度惊慌表面却没慌乱,等看清屋里的人后扶着椅子不安的坐正了身。

陆朔抱手臂瞧着他,想不愧是安全局的,遇到这么土匪似的绑架还能这么镇定,没有求饶与要挟,倒像是想与他们做一次谈判。确实是谈判,但这场谈判他不能拒绝,只有为自己争取到多少利益而已。

另一边,周佳佳和苏仲文押着沙尔曼进了条黑巷子,很不客气对他一阵胖揍。

“别打了别打了!”沙尔曼抱着脑袋躲避他们的拳脚,在嘴里尝到腥味后受不了的挥拳反抗,大喊着让他们停止。

周佳佳一脚把企图反击的人踹墙上,在他软棉棉滑下去时拧住他衣领,凶神恶煞逼问。“那个切斯尤利尔是什么人?”问完不待他回答就又揍了他拳头。“如实回答,敢骗我,我不介意垃圾桶里多具尸体!”

嘴角、额头破皮流血,脸上多处淤青的沙尔曼直抽气,抓着他衣袖急切求饶。“大哥,我说,我什么都说,别再打我了!”

“说说看,不然……”周佳佳扣住他脑袋往墙上猛一撞,再揪住他头发青面獠牙的讲:“不然我手痒总想做些什么。”

沙尔曼脑袋剧痛,视线模糊已经看不清东西,可他知道自己再不说等待自己会是更加残酷的毒打,立即什么不顾的吼出来。“我只知道他跟一个对机械疯狂的女人有来往!”

“切斯尤利尔,安全局第三把手。”陆龙俯视椅上的男人,低冷沉凝的讲:“说说你的条件。”

平静下来的切斯尤利尔脸带微笑,那股贵族之气顿时回归他身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朔气势凌人的走近他,挑着下颌轻盈道:“切斯尤利尔,以你现在的年纪,不出三十岁就可以做到安全局的老大,为什么还要反其道而行?”

切斯尤利尔没有回答,望着她的浅灰色眼睛似在计算,又似在衡量,偶尔视线会看向她身后的小呆。

“你私下控股一家机械工厂,生产大型人工智机械人,这似乎与你的研究背道而驰了吧?切斯尤利尔。”陆朔掌控一切的将知道的都说出来,营造一种她什么都知道,你瞒也没用的假象。

这次切斯尤利尔犹豫起来,看了眼高大冷峻的男人,便微笑的讲:“怎么会是背道而驰?我只是破析它的好与坏,只是结果我更倾向前者。”

“所以你在有着安全局的身份后,还私下控股赚外快?”

切斯尤利尔望着她轻松道:“有何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