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机械师太牛逼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章 机械师太牛逼了

切斯尤利尔望着她轻松道:“有何不可?”

没想到这儿还有一个比自己更爱钱的!兼职是对组织的不忠,你丫的怪不得能开得起法拉利!

“切斯尤利尔,我知道你有个合作伙伴,现在我需要关于她的信息。|ziyouge.com|”比起陆朔的温柔,陆龙则似尖锐的寒刀,直击核心,以肯定不带问号语气将对方逼于无路镜地。

切斯尤利尔握着椅边的手收紧,天生浅薄的灰色眼睛如受到惊吓而变色的蜥蜴紧盯陆龙。

两人平表内里波涛汹涌对视,一个防守警备,一个气势慑人,在这场无声较劲中,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切斯尤利尔率先收回视线,望向袁帅坚定的讲:“你们想要的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它得给我。”

他眼睛望着袁帅,手指却指向小呆。

陆朔看看袁帅和小呆,心想这个切斯尤利尔真贪心,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不过这两样他们都不会答应。

“不行。”

“什么?”他冷冷两字干脆利落,切斯尤利尔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陆龙缓慢重复,黑眸冷冽肃杀的看着他:“我说不行。”

“我想你们大老远来到这里,要找的那个人应该很有价值?”切斯尤利尔没有和他起冲突,向袁帅贵气笑着讲:“它不行,他也可以。”说着起身走近他。“你是设计它的机械师吧?”

他一动防备起来的几人,听到他这话一阵错愕,但他们很默契的相互看了眼,便当什么发生。

袁帅一愣后挺腰不屑的瞧他。“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两个条件,要么机械人归我,要么你归我。”切斯尤利尔半步不让,并且还说出个让血刺不得不重视的名字。“我那个合伙人最近似乎有些兴奋异常,想必大多是因为你们吧?陆龙大校?”

听到这个名字,不管是暗外还是明处的刺头,瞳孔均紧缩,盯着他的视线就像把刀子,他稍一动就能将他秒杀。

切斯尤利尔之所以会知道这个名字,纯粹是因为机场看到的机械人,觉得它很特别便调查了下,可是他查了许久都是一堆假信息,这个名字还是他从合伙人嘴里听来的。本来只想试试合伙人说的对不对,现在这么一叫,发现他们三人脸各异后,不禁加大笑容。

“我时间很忙,如果你们考虑清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有筹码在手,切斯尤利尔说着挥了挥满是皱褶的衣服要走,被一只坚硬结实的手臂挡住去路。

陆龙转过头锐利的望着他,冷如寒霜的讲:“你可以带走他。”

“这可是你说的?”

对他的喜色,陆龙面无表情。“现在我们应该来聊聊你的合伙人。”

“没问题。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地方?”

“这里很好。”

切斯尤利尔环顾阴森的四周,想不通这里哪里好的。不过未知属性机械人能够归自己,他们想在哪里聊都行。

看切斯尤利尔欢喜的样,陆朔面无表情,袁帅面无表情,小呆?小呆更加面无表情。

陆朔:不知道属性还敢随便要东西,找死。

袁帅:小呆不是只听机械师与长官的话?

小呆:长官是想让我把他活埋了,还是让他从窗户飞出?

“我那合伙人是五年前认识的,我先声明,是你们找我来聊天的,就算我合伙人不是你们要找的,机械人也归我!”切斯尤利尔慎重声明,就怕他们找空子钻。听说东方人很聪明,不能掉以轻心。

“嗯。”

仔经观察打量这个沉默寡言、言简意赅、气势慑人的男人,切斯尤利尔想他应该不是那种人,才说出合伙人的信息。“最初是她来找我,要求与我合作,也没并不肯告诉我真名,我是利用全安局身份才查到她的资料。”“她真名叫雷珊,现在移民这里,移民时间是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雷珊才几岁,看来这场预谋非一朝一夕出现的。

“她现在住在哪里?”陆龙用到了问号,这表示他对事情的重视或是关心。

切斯尤利尔没发现,照常讲:“安全局里有备案,并且她一直未动过。现在就居住……”

“小心!”屏息等着他说出地方的陆朔,敏锐感到一道劲风从背后急速射来,提醒大家的陆朔反射性要躲,余光瞥到椅上的切斯尤利尔惊出身汗。

敌人的目标不是血刺,是切斯尤利尔!陆朔瞳孔大睁,在锐物射过脸颊时一把拽下身上的布,在转个圈秒速解开后迅猛甩向匕首,将它打偏。

匕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被这一幕惊吓到的切斯尤利尔瞪大眼,额上出了层冷汗。

陆朔打掉匕首朝它的方向甩出风暴,飞荡上屋檐绕过梁柱从敌人背后攻击。

同样出了身冷汗的莫默迅速调整枪口,看到翻上屋顶对打的两人竟然都是女孩。怔了片刻,不迟疑瞄准有点眼熟身形稍高的女孩,但因她们两动作太快,无法精确瞄准。

在飞向目标人物时陆朔心里就揣揣不安,最后在靠近证实是谁后,心里五味陈杂,但她没有犹豫向她出手。

一身劲装的晓婷面色阴沉,每拳狠厉没有任何凝滞,不像多年的老同学,倒视对方如毕生对手。

陆朔举臂挡住她挥来的拳头,在感受不小的震痛后皱了皱眉,后空翻时将她踹离自己。

受挫力大的陆朔和她一同摔倒,但她还未站起就感受迎面来的风,让她不得已滚下屋顶。

晓婷看她掉下立即赶到屋檐四下寻找,在没找到人才警觉转身,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甩出风暴的陆朔将自己从低而上荡回去时,从背后将晓婷踢下去。

这里距离地面不过三米多高,摔下去的晓婷在她轻盈落在地面时挣扎坐了起来。

陆朔居高临下望着头破血流的晓婷,看她眼里的不屈、愤怒、狠厉等等情绪,突然觉得她是个值得恭敬的敌人,虽然她从小到大手段并不光明,可她执着要打败自己的念头可以说是坚如盘石。

“小婷,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没有同伴。”

晓婷朝地上吐了口血水,摇晃的站起来狠狠瞪着她。“我一个人照样可以把你们干掉!”说时迟那时快,接住从衣袖掉出的枪便朝大厅里的人开枪。这段时间她知道、明白太多,眼前这个人根本不畏惧子弹,但她可以从她身边,慢慢的、一点一点将她摧毁。

“哔!”不是手枪刺耳的枪声,面是从消音管道飞射出的子弹所发出的风速声。

金属子弹穿透手掌击落晓婷手里的枪。

惊恐失色的晓婷握着鲜血直流的手反头寻找。

陆朔深吸口气,叹息的讲:“小婷,你知道你一个人来这里意识着什么?”她看的方向根本是错的!意思是她根本连狙击手在哪里都找不到,更别谈她现在深入的是两支血刺小分队的阵营,她现在无疑是进了狼群的羊,有来无回。

“哼,意味着我有足够的能力与你一决高下。”晓婷眼里光芒不减,漂亮的五官有些狰狞,却不是因为手上的伤。

“意味着你是毒鸩可以抛弃的棋子!”“雷珊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这里,还让你一个人来封口?这分明是让你自找死路。”

看她这么义愤填膺的,晓婷咯咯笑起来。“这可不一定。”说着抬起手,纤细白皙的手指对着她。“为了能胜过你,我可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屋里二次三番的被人扔刀子,枪口对着的切斯尤利尔惊魂未定,现看到女人这动作顿时惊恐拉住袁帅,比手画脚急切想表达自己意思。“快去阻止那个疯狂女人!”发现一时半会说不清,不家可能说了他们也不理解的切斯尤利尔最终吼出这话。

这里没人理切斯尤利尔,所有人都知道她抬起的那只手代表什么,而现在他们也正在想办法,但距离太近了!

眉心蓦然感觉像被冰冷的钢铁抵住,寒意阵阵,陆朔惊讶睁大眼不敢置信。“小婷你……”

“呵呵,哈哈,这有什么所谓?只要能击败你,我就是赢家!”比走火入魔更甚的晓婷大笑的说完,眼里厉光一闪,手指轻扬直抵她额心肌肤。“只要我轻轻一用力,你的她脑袋就会被我击碎,脑浆像炸开的花溅出来。”

陆朔收起惊讶与对她那一点点情感,踌躇满志的讲:“婷晓,你一直都胜过我,可这次我得承认,你输了。”

话音刚落,在晓婷嘲讽的表情下,陆朔气势磅礴,如优雅的胜利者走开。

被人喜欢是好事,被变态喜欢可就不是好事了。就像现在晓婷,她不是一个对手,而是一个疯狂的变态对手,如果再不杀她,将会给自己留下无尽后患。

院子里,始终维持嘲讽表情的晓婷在地表土壤松动时,砰然倒地。

变成锋利转盘的小呆从地下出来,沾着鲜红血的白刃迅速一转收起来,甩掉身上的土便咔咔的缓慢变形站起来,又恢复普通机械人模样。

瞧到这幕的切斯尤利尔大张的嘴里能塞下鸡蛋,就连刺头们都被震住,手臂上寒毛竖立。

机械师太牛逼了!

大结局倒计时,明天开始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