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不准黑我身高/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二章 不准黑我身高

找人打听情况,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自然不能满大街的去找,得找认识的,所以陆朔、陆龙两人毫无疑问的去了沙尔曼的家。ZIyouge.com

再次看到他们的沙尔曼吓到躲进被子里,如受惊的小兔子。

陆朔瞧他粗壮的身躯做出好不谐调的姿势,不免有点黑线。他们又不吃人,最多粗暴了点?!

“你、你、你们还来做什么?我跟你们无怨无仇的,你们就放过我吧!”沙尔曼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头,一句话抖成好几段。

“找你打听点事。”陆朔也不为难他,走向床把照片亮给他看。“知道这是哪里吗?”

沙尔曼先是恐慌的看她,见她恬静着脸没有发狂预兆后,才小心翼翼探头瞧照片。“这是东南的热带雨林。”

“这么肯定?”

“嗯。看到照片上的大树了么?那叫血桐,只有热带雨林才会有。”

陆朔反头看陆龙,见他不作表示继续问。“知道这里的确切位置吗?”

沙尔曼哗哗摇头,哭着求饶。“这个雨林叫亚玛逊热带雨林,占地700万平方公里,雨林共横越过8个国家,占世界森林面积的20%!平常人都不敢进去,从你这照片上来看,位置起码到达雨林中心地带,别说我了,就是这里的原住民恐怕都没人进去过!”

陆朔听到这话咂舌,狠狠瞅了眼恐吓她的沙尔曼便走向陆龙。

望着他的陆龙,沉吟的问。“没有一个人进过这雨林?”

“没有!”沙尔曼狠狠的点头,随即想到什么,神情又变得不肯定起来。“我听是有听过,曾经有人进去那里,但不知道是真是假。”

“谁?”

“不清楚,你们可以找别人打听一下。”

陆龙转身带着陆朔走,临出门际淡漠的讲:“沙尔曼,今晚上我要知道是谁。”

被阎王点到名的沙尔曼:……

不是吧!为什么把这种事交给他?!

“爸爸,我们真的要进去吗?”陆朔跟在陆龙身后,想刚才沙尔曼说的亚玛逊热带雨林,又在维思殿堂的世界地理翻出详细资料后,感觉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雨林面积覆盖巴西总40%,北抵圭亚那高原,西临安地斯山脉,南为巴西中央高原,东临大西洋!被人称为“地球之肺”!(信息来自百度,地理不好的赶紧记下,涨姿势。)

见过那张:一片广袤的绿,中间有条弯弯曲曲的河那图么?没错,那就是亚玛逊热带雨林!

人类进入那里,无疑是蚂蚁对大象?不对,是飞鸟对大海!再加上雨林里天气很变态,地极受磁场与湿度影响,很有可能连指北针都没用。

“你觉得雷珊会出来?”陆龙面无表情,气定神稳,似他们讨论的事有多么正常。

“不会。”她跑进去,还发来这样一张照片,目的就是想让血刺好看,怎么可能跑出来?陆朔眉头皱得死紧。“可是……那个……呵呵……有点大。”是很大!

“那就做好准备。”

**

陆朔一路上都在纠结雨林一事,回到靠河的破烂小房正好碰到也回来的莫默。

莫默背着个眼熟的黑色大袋子,看起来很沉。

陆朔吹口哨。“收获不少啊。”

听她这流氓似的话,莫默有点哭笑不得,随后一正身向陆龙讲:“列池他们最近在环游世界,能给的就这么多。”

他那个袋子是有点大,但远远不够去对付雷珊,也没有得到陆龙想要的武器。

“这事另外再想办法,先进去。”陆龙没多说,颔首就走进院里。

陆朔落后与莫默一起走,悄悄问他。“默默,你们以前有没有去过热带雨林?”

莫默边走边看她,想了想点头。“去过。怎么了?”

“那是什么雨林?有多大?”

“没多大。”那些任务关乎保密条令,莫默答的含糊。

没多大呀?陆朔听到这个愁得眉毛都打结了。“那默默,你对亚玛逊热带雨林有什么看法?”

听了半天的莫默这才恍然大悟。“你是说刚才照片的事吧?这里是厄瓜多尔,雨林就那一个,我以为你知道。”

陆朔:……

你们都好聪明,我笨不成么?

“那个很大呀,很大!”陆朔掷地有声的加重那个大字。

这个时候屋里的周佳佳笑嘻嘻接道:“小美人别担心,有哥哥们在,丢不了你。”

她不是怕自己丢啊,是怕大家都丢了。而且没人知道照片上的地址,这么大的雨林他们要怎么找?

慕佐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她刚才说到亚玛逊热带雨林,便热情的讲:“都丢不了,陆小姐别担心,地球是圆的知道么?走错了总会绕到正确位置”“我跟你说,以前佑佑跑离目标位置五公里,最后竟也让他找到了。所以我说别担心……”

陆朔:……

慕佑特淡定的擦枪,深情的完全无视兄长的话。

“默默,死池就给这些东西么?”陆朔甩下慕佐,跑去莫默身边,看他理整武器。

“嗯。”莫默把拆散的武器进行组装,做好校准确认没问题又折散放回原来的位置固定住。

这些武器分别是重火力机枪,但血刺这次需要更猛、更重口味的,可这里一样没有。

陆朔挑出颗子弹,抛了两下撇嘴。“这死池太不敬业了,有生意不做,跑去环游世界!”

莫默讶异的瞧她,认真讲:“环游世界不轻松。”

“当然,想看风景是要付出代价的。”

莫默觉得她还是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便直接讲:“他们正被一伙海盗追着跑,现在他们正逃命去了阿拉斯加。”

陆朔:……

我笨还不成了?!

**

“艾西小姐,经过我一天马不停蹄的打听,终于问到那个进过雨林的人了。”沙尔曼一脸阿谀奉承的笑着,像Z国版的龟臣相。

陆朔很受用的点头,矜贵的挑着下颌,几分飘飘然的讲:“你辛苦了,以后我保证不打你。”

沙尔曼脸上挂着谄媚的笑,眼睛时不时瞟全程面无表情的陆龙。打我的不是你,是这位高冷的大哥。

对沙尔曼即害怕又崇拜的视线视而不见,陆龙步伐稳当从容,没有快一步也没慢一步,恰恰好与陆朔并行。

陆朔自然是发现沙尔曼的小心思,不过她正紧张的跟着爸爸脚步呢,没空管他。对她来讲,只要能一点与爸爸同步的事,都是件值得她去认真看待的。

三人一路保持这种微妙的气氛来到小镇最为繁华的地方。

站在石砖成的街道上,陆朔还有些恍惚。这里与昆卡差太多了,简直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写照么?可这区别也太大了!

“他们说是一个要饭头子,我去问问那些小要饭的。”沙尔曼看到蹲在墙角的小男孩,向他们说了句就主动跑上去问。

陆朔看到是那个小男孩,便跟了上去。

大兵都去了,做为长官的陆龙自是没落下。

小男孩听到沙尔曼的话,又看到昨天清早那两个人,顿时就芥蒂起来,同时又嚣张的讲:“我就知道你们还会回来。”

陆朔:……

“小乞丐,你告诉我那个进过雨林的人是谁,这十美元就是你的了。”沙尔曼见他小眼睛凶悍的似头牛,立即换了种方式,心疼的拿钱消灾。

男孩看看他手里的钱,一把抢过就后退戒备的问。“你们找他做什么?”

他这完全就像村里出来的小土豹子,对谁都有敌意,别人一靠近就做出咬你的姿势。

陆朔阻止要去抢回钱的沙尔曼,笑眯眯的讲:“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

结果人家听到她的话,弓起的背崩得更紧。

陆朔无力,求救的看陆龙。

陆龙轻飘飘扫了她眼,才看向男孩,勉强算得上平和的讲:“我们想请他带路。”

小男孩听到他这话,跌破陆朔眼镜的放松下来,偏了偏头就说:“随我来。”

陆朔:……

现在小孩都怎么了?怕软不怕硬?

陆朔、沙尔曼两人心里疑惑,跟上去时就好奇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去见什么?

“爸爸,你刚才怎么做到的?”竟然让这只土豹子收起爪子。

陆龙用眼角看了她眼,平静讲:“告诉他我们想要的。”

“就这么简单?”

“嗯。”瞧她一脸诧异不能理解的样,陆龙解释的讲:“我们不说明来意,他无法分辨出好坏,自然会戒备。”

陆朔听了嘀咕。“可我觉得我们也不像好人啊。”

陆龙一巴掌拍她后脑勺上。

前面已经停下来的沙尔曼一反头,正好看到那男人在打女孩,不禁缩了缩脖子。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打?真残暴!

“孩子,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陆朔打量这比贫民区还贫的肮脏巷子,皱着眉问那个在门边等的男孩。这地方,爸爸会不会还没进去就被自己的洁癖给杀死?

沙尔曼不屑的讲:“想见人就进来,不想见的滚,我这儿地小。”

得,小孩就是嚣张,不过谁让他们有事相求?

陆朔仰头望着陆龙,心说爸爸你要是不想进去,我一个人进去也一样。可她这话还没说出口,陆龙便走了进去。

洁癖晚期的爸爸都进了,陆朔二话不说就跟上。

沙尔曼看看灰败的门,与不远的死老鼠,想里面一定不会好过外面,便捏住鼻子,忍着怪味的侵袭站在原地不动。从他们绑架大哥,再要到大哥的地址,现在还能平安无事的,一定是非常人物,自己被他们这些黄皮肤人打的够多了,他还是能远离就远离的好。

走进果然更加脏乱的黑屋子里,陆朔返头看门外的沙尔曼,心想他是明智的。

小男孩走进不过三十平的小黑屋,在黑漆漆的墙壁上摸到灯开关。

屋里亮里小黄灯,陆朔闻着霉味与各种味道参夹的空气,盯着那微微摇晃的小黄灯瞧。这玩意儿,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东西,现在还有得卖吗?

“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研究完灯泡,陆朔看像猴子似的跳桌上的男孩问。

男孩一幅大哥模样的挑着下巴,比秦朗还拽的讲:“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说吧,你们为什么要去雨林?”

“你?”陆朔下巴掉地上,托起下巴就要拉陆龙走。

“我怎么了?”小孩哗一下站起来,似受到极大侮辱的讲:“信不信随你们,慢走,不送!”

陆朔脾气也上来了。她虽然也是从小受过打磨、棍棒式教育的,可她走到哪不是战友们捧着,佣人们伺候着?现在他冲自己这么大口气,这千金脾气瞬间就上来了。“我这下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惨,就你这样肯定要不到钱!”

“很不巧,昨天早上有个傻逼送一箱子钱给我。”

“你!”昨天早上不就是自己?感情自己给钱还给错了?陆朔顿时就炸毛,跳起来就要将他拽下来揍。

看她像一个普通小孩跟人争得面红耳赤陆龙,在欣赏够了后长臂一展,将她锢臂弯里。

陆朔像头倔驴,使劲挥舞手脚想挣脱出来。

结果当然是没成功。

“我们要去里面采药,你愿意给我们带路吗?”陆龙锢着躁动的人,问桌上的男孩。

雨林里的药材满地都是,而且许多都极为罕见,将它们晒干偷渡出国卖,是笔比毒品走私还要赚钱的活。

男孩转了转眼珠,反问。“我为什么帮你们?我帮了你们有什么好处?”

“你进去过,你进去能做什么?无非是采药草卖。”陆龙平静一一回答他的问题。“我们能帮你解决危险。我想每年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可他们进入雨林却很少再出来,这应该是你为什么还会过着嗟来之食的原因。”

“好,我可以带你们进去,但所得药材的钱我们要四六分,我六你们四。”

“可以。”

“成交!”对他的爽利,男孩跳下桌子就自来熟的讲:“我叫辛格,以后我们就是盟友了。”

“谁跟你是盟友,破小孩。”终于挣脱出来的陆朔冲他吼。

额头黑亮黑亮的辛格完全不在意她的敌意,笑着讲:“你也是破小孩。”

“我比你大!比你大!”最讨厌别人说她小了!

“我今年十三,我看你也最多十三四吧?”

“我十六!我看你才只有八岁吧?”

“我这是营养不良,吃好喝好绝对比你高一个头。”

“卧操,不准黑我身高!”

看她据理力争的模样,陆龙若有似无的笑了起来,心情愉快的讲:“辛格,等动身时会有人来通知你。”

听到这话辛格停止对陆朔的人身攻击,不满意的问。“听你口气暂时还动不了?”

“你很着急?”

“我要赚钱!”

“正好我们也是。但雨林危险性很高,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准备。”

辛格看他犹豫不决,最后在看到愤怒的陆朔时讲:“我这有准备!”说着弯腰从床底下拖出个大木箱。

木箱上落了层厚厚的灰,他一动那灰就满天飞舞。

陆朔鄙视的撇着嘴瞧他。

辛格拖出箱子就找东西撬开盖子。当盖子掀到地上时,陆朔、陆龙都往后退,等那股灰尘落定才走过去。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陆朔眼里闪过抹惊讶,但很快就露出幅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

大箱子里装了反器材步枪、加特林、M82a2、勃朗宁重机枪等等重火力武器,这些正是血刺现在缺的。

“看来你准备了很久。”陆龙淡漠如常。

辛格嫌弃的挥手。“都是以前老头子留下来的。”

“你父亲是……?”

“他啊,好像是被什么人追到这里的。啊,对了,那部队好像很牛叉,叫什么ASA部队,你们听过吗?”

陆朔:原来高手真在民间!

陆龙:“略有耳闻。”“明天早上六点,来西边的渡口。”

“这么早?!”

瞧他一脸震惊的模样,陆朔哈哈大笑。“你不会起不来吧?就你这样还想学人家偷药草卖?你还是乖乖去要饭吧!”

辛格恨恨瞪她,咬牙讲:“我会起来的!”

“那明天见,过时不候。”陆朔说完向后边的小孩挥手,与陆龙一起扬长而去。

外面沙尔曼还在等,见到他们出来就立即迎上来,关心的问。“怎么样?你们的事情办好了吗?”

“嗯,办好了。”陆朔点头,见他松口气笑嘻嘻讲:“做为报答,我决定……”

“不用、不用!我什么都不要!你们事情既然办好,那我就先走了,再见!”沙尔曼打断她的话,像见到瘟疫似的说完就唰一下跑了,还是那种边跑边往后看,似生怕有人追他似的。

正想说带他去赌场嬴钱做为报答的陆朔,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只得讪讪合上嘴。她没这么可怕吧?

看她呆样,想刚才她和辛格的拌嘴,陆龙展臂搂住她肩膀。“陆朔。”

“嗯?”

“没什么。”

陆朔:……

爸爸,你什么时候也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爸爸,我们现在回去吗?”

“还有点事要办。”

“什么事?”

“药品。”

雨林里不仅毒物多,而且还有大型动物,受伤几乎是不能避免的,因此在那样一个纯野生的环境,药品同武器一样重要。

只是……

“小美人,你抱这么多避孕套真让我激动啊!”

“哗哗。”杜蕾斯全部咂在周佳佳脸上。

陆龙:“周佳佳,今晚你负责站岗。”

周佳佳冲天一嗓子大吼。“是!”

快艇里堆满集装箱,几个身穿没有任何标志黑色迷彩的刺头们,或坐或躺或斜靠着集装箱,表情平静散漫,有几分黑鹰雇佣兵气息。

趴在艇边的陆朔眼睛直勾勾望着空荡荡的巷子,有点儿意料之中的讲:“爸爸,果然让你猜中了。还好你故意把时间提前一个小时,不过我现在希望他只迟到一个小时。”

陆龙站在岸边,望着摇远大河的尽头,没有在意那个辛格是否会按时前来。

周佳佳、苏仲文两人蹲河边,拿石子扔冒头的鱼,好不悠闲,根本看不出他们等下就要深入危险重重的雨林,或是他们的目标即将会是血腥的、残暴的、疯狂的,现在他们看着就像个邻家大叔,安静而温和。

在艇上的慕佐和慕佑一个深沉,一个不时看陆龙,习惯性上扬的唇预示他现在有很多话要说,可因为某种原因而生生瞥住了。

因为指挥官以前说过……一句废话一公里!

所以被狠狠教训过的慕佐,在指挥官面前都会相当小心,不管这个适合分析两句算不算废话,但保险起见,他还是什么不说。

沉默中,太阳从河的尽头缓缓升起,陆龙看时间,对苏仲文讲:“准备出发。”

苏仲文听到这话,立即跳上艇坐到驾驶位。

周佳佳紧接坐他旁边。

坐前面风景好啊,又刺激。早想坐前面的陆朔唰一下跨过栏杆滑下去。

看哧溜一下跑到前面去的一号机械师,几个刺头的视线也随着她跑,最后在她面露新奇时不觉多望了两眼。

莫默从女孩脸上转过视线看也上来的陆龙。“利刺,不等那小子了?”

“走吧,没有他我们也能避开那些人。”

莫默想了想,对苏仲文讲:“启程。”

“等一等!”在水箱轰轰的声音中,一声高吭到破音的声音让陆朔捕捉到。

她拉住苏仲文,反过身看巷子,在看到一个男孩和一个高壮的黑人时,忐忑寻问的看陆龙。

扛着巨大箱子还跑得游刃有余的高壮男子,手臂肌肉一块块隆起,黝黑肤色泛着光,似坚实到刀枪不入。

陆龙看了眼辛格和男人,才让苏仲文停下来。

跑到河边的辛格喘气如雷,不满的质问陆龙。“我们说好一起去的,你们刚才为什么不等我们?!”

“超出约定时间。还有,是你,不是你们。”陆龙言简意赅的对男人讲:“武器给我,你留下。”

“不行,约翰是我搭档。”辛格拉着高壮的男人坚定望着陆龙的眼睛,没有一丝惧怕。“如是你们想要进入雨林,就必须带上他。”

“这里一切物需只有十二人份……”

“他可以和我用一份!”辛格未等他讲完就急急打断。

陆龙鲜少受到这样的不尊重,也鲜少有人能打断他的话,除了那个让他头疼的兵。但现在看辛格满是决绝的表情,又还有扛着大箱没放下来的男人,沉默良久颔首。“撼山,装货。”

“是!”

魏勇撑着脚边的集装箱就要去接那个大箱。

谁想高壮的约翰在辛格对他点头后,直接扛着箱子踏上离岸边有点距离的艇里,轻松的如箱子里什么没有。

艇因为有了他的加入而摇晃,水波一圈一圈荡开。

陆朔望轻轻放下箱子的约翰,搭着周佳佳的肩膀讲:“我估计那箱子有三百斤重,佳佳,你移得动吗?”

“移得动,搬不动。”周佳佳如实讲。

然后陆朔露出大大的笑容。“可他搬得动呀!”

于是在有大力士加入后,快艇轰轰发出更沉重的引擎声,但它还是很坚固的发动,朝着太阳的方向飞驰而去。

陆朔看到飞溅挡风玻璃上的水,一惊一乍的跟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喋喋不休,时而感叹,时而望着越来越宽的河面上少见鸟类,在她一声大叫下扑哧扑哧拍着翅膀飞走了。对此慕佐十分哀怨,不时瞄面无表情坐对面的指挥官。

慕佑翻白眼,决定无视哥哥委屈,专心听那小孩悦耳的乍呼声。陆小姐才十六岁,没见过这些自然感到新奇,不管是用嘴还是用肢体语言来表达,都会让人觉得很可爱,并且她因从小加入血刺的原因,鲜少会有这么一幕,所以大家均有种宠溺心里,如果换做是慕佐……呃,血刺没有这么白痴的兵!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水上旅途,从小河到大河,再从大河进入越来越茂密的林中河域,在最接近雨林中心的地方停下。再往前就出了厄瓜多尔,而这既使是离雨林中心最近的地方,可要想到达地心之肺的中心,不知需要多长时间。

莫默第一个下艇,踩着浅浅的河水注意四周的水面率先上岸。

接着是慕佐、慕佑两人,他们上了岸抬头注意头上。

后面是周佳佳、苏仲文、魏勇几个将集装箱与包都拿上岸。

陆朔看莫默和慕佐、慕佑三人,心想不用这么紧张吧?血刺三个狙击手这模样,会让她觉得敌人就在眼前啊。

约翰继续扛着他的大箱子,辛格跟在后面。

陆朔提着自己的箱子等他们把东西都搬空,才从座位上起来,准备登岸。

几十米宽的大河,水质是泥土色,安静而不息的流淌、贯穿雨林深处。岸上的周佳佳放下最后一个包,看到准备下来的陆朔,快步淌水去接她。“小美人,快点来,踩着我过去。”

看到周佳佳献出的膝盖,陆朔疑惑,但没多想,扶住他便踩着他扎马步的腿。

岸上的刺头紧张望着他们,有几个盯着离他们不远荡起一圈圈波纹的地方。

感到战友们都高度紧崩,陆朔想去看陆龙,可一抬头就看到河里一只巨大眼睛正望着她,顿时吓的啊一声尖叫。

刹那间,河水剧烈动荡,水花四溅。周佳佳没被眼睛吓到,是被她叫声吓到的。他一把捞住要摔下去的机械师,抱起她就拼命往岸上跑,而岸上的刺头也迅速的拿东西往后退。

一头巨鳄掀起几十仗高的水花猛追上岸,那速度比子弹还快,可却不知比子弹大多少倍。

鳄是两栖动物,所以并不是他们到达岸就安全了。

刺头们一边跑一边往后看,个个掏出手枪以防巨鳄伤到周佳佳和陆朔,到那个时候可不管它是什么物种了。

第一次措手不及被战友抱着跑的陆朔,清晰看到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巨大而锋利牙齿的怪物扑向她和周佳佳。只半米不到的距离,她甚至还闻到它不刷牙的口臭味,脸色难看的想她现在是掏枪,还是掏电脑?子弹虽然是经过改良的,可是这家伙的皮肤密度比机械人还厚,也不知有没有用?

就在陆朔瞪大眼紧张想这些有的没的时候,巨鳄因为体型原因,没有咬到跑得飞快的周佳佳,碰的摔河岸边上咂出泥土与水溅了陆朔与周佳佳两人一身。

“它追上来了,追上来了!”看到两只巨短腿迅速冲他们爬来的鳄,陆朔拍着周佳佳大叫。

周佳佳拔腿狂跑。

后面的巨鳄追上岸不远便停了下来,玻璃似的大眼睛看着他们会儿,就慢悠悠的转身爬向河,优雅的滑进水里。

与战友同一阵线的陆朔松了口气,腿软的从周佳佳身上跳下来扑向陆龙。

同样松口气的刺头们,看到抱一起的父女两,见怪不怪的拿东西准备上路。

在熟悉的怀抱,陆朔刚呼口气,安心不少时看到盘在大树上手腕粗的花色长绳,哗的抱紧陆龙。“爸爸……”

“嘘。什么不要说,不要动,爸爸抱你去过。”陆龙就着搂住她的姿势,将她抱起来,让她拿上包便悄声无息与莫默他们一同走进雨林。

越远河床,路上的地渐而干燥,辛格从容的跑在约翰身后,一路跟他们解说。“现在这个季节雨林十天有五天是阳光,剩下的五天不是下雨就是大雾。”

听到辛格的话,陆朔扭头看他,想了想便推陆龙。“我可以自己走了。”好丢人呀,那个小屁孩明明比她还小,她不能表现的太窝囊。

陆龙审视的看她,最后松手放她下去,拿走了她身上的包。“跟紧,别走丢了。”

陆朔使劲点头。她才不会乱跑的!

阳光透射的雨林里,鸟儿与虫子交织着华丽乐章,不知名的美丽蝴蝶翩翩起舞,小花被风吹得摇拽,未见过的新物种欣欣向荣,空气因晨间而带着一丝清凉的甜味,这与都市甚至是丛林不能比拟的。这里充满一切新奇的事,在此时的太阳下也是一片详和之气,如是没有刚才迎接他们的鳄与蛇,陆朔一定会喜欢上这里。

陆朔紧跟在陆龙屁股后边,后边就是两支小分队的战友,在没再次遇到用特殊方式欢迎他们的动物后,大胆起来。

“爸爸,这里有没有蟒蛇?”想到刚才手臂粗的蛇,觉得这里很可能有那种超级恐怖的家伙。

陆龙背着作战包,手握血刺,走在满是植被的路上,谨慎望着四周,没有看她的点了下头。

“那么老虎呢?”“还有狼?”深刻记着这两种动物的陆朔揣揣不安,戒备的弓起背来,像被惊吓到的猫。“应该没有豹子吧?”

“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你想不到的,这里也有。”

陆朔:!

“爸爸,我们去叫飞虎大队来吧,他们有战机!我们飞去找毒鸩!”

刺头们:……

“小美人,这是亚马逊雨林,不是长白山,飞虎队恐怕还没出境就被打下来了。”周佳佳与苏仲文和抬一个集装箱,背着重达三十六公斤的背囊,还能跟轻装的机械师调侃。

“龙朔,想像这里是丛林,没你想的恐怖。”莫默是副队,安抚队员是他的职责。

陆朔不时瞧莫默,不信他说的,但他是莫默啊,潜意识他是不会骗自己的。“可是这里跟丛林不一样,丛林只有大蛇,没有蟒蛇,也没有鳄鱼。”

莫默瞧她一幅我见犹怜的模样,想说大的丛林也有蟒蛇的莫默,很理智的没有告诉她这一点,怕她以后丛林都不敢进了。

和梁柯搭档的袁帅想了想讲:“龙朔,别忘记你是一号,牛逼的机械师。”

“可是那些不是机械啊!”陆朔抱头。“它们速度已经不能用普通的计算方式,灵活度是机械人的几倍,并且它们体积庞大还不会出现故障!”卧操,越想越可怕。

没折了的刺头们:……

辛格听不懂他们的谈话,但见陆朔越来越消沉便讲:“动物都是有灵性的,我们不去伤害它,它们就不会攻击我们。”

陆朔愤愤反驳。“刚才我们也没拿那条鳄怎么着,可它还是攻击我们!”

“因为你吓着它了。”

陆朔:……

是它先吓着我的!

“想想看那条盘在我们头顶的花蛇。”辛格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缓缓爬动的小蛇。“它们也怕我们。”

陆朔想了想也对,想着自己多加小心,感应到它们位置再避开它们就好了。可是……

嗯?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陆朔低头一瞧,吓得魂飞天外。

“别动!别动!”在她后面的莫默立即稳住大叫的女孩,在周佳佳等战友齐力分散她注意后,折了根树枝,将她脚底下手掌大长毛的未知物体挑走。

陆朔寒毛竖立,十趾抓地,好想尖叫大跳,可是她怕又招来什么陌生的欢迎者。

周佳佳在莫默将那睡在路上莫名被踩一脚的小东西放树叶上时讲:“把它身上的毒去除掉,晒干了能买大价钱。”

辛格也用英文讲:“这什么好怕的,以前我捉了好多。”

陆朔忍着咆哮,崩紧牙低吼。“谁会要这种东西!”说完又愤愤的讲:“我根本没有感应到它!”这不能怪我!

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的莫默安慰她。“龙朔,在雨林里很多东西要用眼睛去看,你感应没用,因为它们的体温比冬天还冷,你的感应无法对它们起效。”

陆朔:……

“我讨厌这里!”

“嗯,但你得喜欢。”

**

陆朔他们走了一天,在太阳还未落山时,指挥官便在一处宽敞的平地处下令扎营。

训练有素的刺头们立即放下集装箱,开始扎营。这个营是给放武器的,因此不是很大,这对习惯做这些事的刺头来讲,分分钟搞定的事。

扎好营便要去寻找食物,梁柯、魏勇他们习惯性叫上陆朔,可吓怕的陆朔坐地上抱着膝盖直摇头,说什么都不要去打猎。

“龙朔,和他们一起去。”正跟莫默说事的陆龙,看到地上的女孩,冷声喝斥。

莫默想说什么,但想了想又没说。雨林确实危险,但是以她的能力是绝对可以应付的,现在就看她自己要不要去克服。

陆朔可怜兮兮的仰头望他,嘴巴一扁,似要哭一般。“爸爸,我跟你一组。”

陆龙没说话,冷冷望着她。

最终,在这次对视中,陆朔败下阵来,委委屈屈的起身加入梁柯、魏勇、袁帅的队伍里。

秦朗和周佳佳、苏仲文三人早走了。

而辛格从约翰扛的那个大箱里找出小锄头和篓子,便与他的搭档也去找食物了。

看他们都走掉,莫默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继续讲:“从照片上来看,那颗桐树起码有上百年,这么大的树在雨林不算稀奇,但它生长的很好,没被贪得无厌的绞杀植物破坏掉,这种现象在雨林是不正常的,由此我们可以将目标锁定在茂盛的桐树。”

“桐树大面积生长在巴西和阿拉斯加,你说雷珊会在哪片区域?”陆龙登录电脑进去搜索,问莫默。“这两个区域相隔上千公里,雷珊知道我们一定会去找她,我们在雨林里多呆一天就多一天危险。”

“这里离厄瓜多尔近的是巴西,雷珊既然选择跟切斯尤利尔合作,并且在厄瓜多尔打下基础,就一定不会选择与厄瓜多尔交通不便路途又远的阿拉斯加。”

陆龙沉默,望着遥遥相望的两个国家,一时没有定夺。

“帅帅,这里冷兵器你用得最帅了,多给我们展示展示一下吧?”陆朔眼冒精光,以仰望崇拜者的姿势瞧他,在他看过来时还眨巴眨巴无辜的眼睛。

跟她多年战友的袁帅还不知道她那小心思?不过谁让他们就吃她这一套?这个总给他们带来太多惊奇,天不怕地不怕的机械师现在也会怕了?这让他们的存在感爆棚,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讲:“小机械师,你就等着吃美味大餐吧!”

“嗯嗯!帅帅你最帅了!”

袁帅笑得阳光灿烂,毫不谦虚的点头。“那是。”

在寻找猎物的魏勇、梁柯集体鄙视他。

于是他们三去捉小兔子,站着无聊的陆朔摘了朵路边漂亮的花玩耍,让回来的袁帅、梁柯、魏勇三人吓得跳起来,冲过去就打掉她的花,还用力踩烂。

陆朔无辜看他们,很伤心的陈述。“你们踩烂了我的花。”

“在雨林里,越漂亮的东西越有毒!”

“可是毒对我又没用。”

三刺头:……

瓜瓜教官的群,欢迎大家加入^~

审核群:21782318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