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光明正大的亲你/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光明正大的亲你

在雨林里,会生存的人永远不会饿着。ziyouge.com

像周佳佳他们那些粗暴的人,捉的全是肉食动物,但都是族群壮大的,不属于保护类。而陆朔、袁帅、魏勇三人有荤有素,剩下的辛格和约翰则都是素的。得,晚饭可以荤素平衡了。

吃生肉,这在血刺不希奇,不过能吃熟食谁也不愿意吃生的。

至少陆朔就是其中一个,这项训练她也从没有合格过。小时候被她爸吓的。

陆朔看周佳佳用一种生物手法宰杀小动物,心里骂了句没人性,但她却是最热衷的一个。

“龙朔,拿打火石来。”

“是!”

“龙朔,锡纸。”

“来了!”陆朔一听到打火石,就知道今晚有热腾腾的野味吃,跑得比谁都勤快。

看周佳佳、苏仲文他们麻利的把包了锡纸的肉放无烟火上烤,暗想着以后就跟他们两一组,饿不着!

在不远处防守的刺头很哀怨的想:他们也会啊!

“天黑得好快。”吃得心满意足的陆朔,抬头看巨高大树叶隙的天空。刚才明明停下休息的时候太阳还高高挂,虽然她在地表没见到多少阳光,可现在还没一个小时,感觉就到七点。

“雨林的天黑得很快。”辛格躺在一截枯木上,跷着二郎腿望着头顶不见天日的茂密树叶。

陆朔也维持仰望的姿势,没看到像以往丛林那般的炫丽美景。雨林的上面就是云林,那是遮天蔽日,常年被云雾笼罩,在它下方的雨林要是能轻易看到星辰倒奇了。

“小美人,饭后水果。”处理餐后痕迹及食物味道的周佳佳,用衣服兜了大堆有红有黄有青的水果。

陆朔拿了几颗,瞅了又瞅,然后挡住要吃的梁柯。“我先试试。”

梁柯一怔,看她大意凛然的模样不觉好笑。“一号,这是无花果,放心吃。”说着整个扔进嘴里。

陆朔看周佳佳继续把果实分给别人,便谨慎的咬了小口。咂吧咂吧嘴,味道还不错。“这个时候就有果实吃了?”现在还没到秋天。

“这无花果是雨林少数常年结果的果树。”周佳佳说着折回来,将剩下的几种果实给她。“雨林里比任何一家餐厅的食物都丰富,这里动植物上千万种,有近百分之四十的是能食用,如果加上稀少动物类,能有百分之五十的东西是可以食用的。”

“都去休息,憾山、帅哥你们两个值第一轮班。”莫默看了看时间,在指挥官的示意下,打断他们的闲聊。

正听“周老师”传授知识的陆朔,听到要去睡觉了,噘了下嘴,但还是服从命令的去搭睡袋。不过这次她把睡袋搭得离周佳佳很近,想睡下后再听听雨林新奇的事。

“龙朔,分开一定距离,你不想被人一锅端了吧?”莫默看到排排搭的睡袋,黑着脸让她另找地方。

陆朔瞧了眼莫默,又看陆龙的方向,确定这不是爸爸授权,才不紧不慢挪地儿。

无烟的篝火照明范围有限,虽然有驱虫剂,但还是靠近火要好一些。陆朔选定位置,吐出嘴里果实的核,就动手搭建睡袋。

在帐营外边的陆龙和苏仲文在说话,看到离火不过半米远的人儿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每隔两小时联系一次。”

“是!”苏仲文应着就拿电台走进帐营里边。

陆龙则走向正在搭睡袋的女孩。

“啪。”一颗雨水透过树叶隙咂在陆朔脸上。陆朔抬头望天。

暮色的夜空下起了豆大的雨点,很快就将无烟火浇灭。

陆龙拧起还在发呆,睡处没弄好的女孩走向自己的睡袋。“各自寻找避雨处,检查睡袋四周是否安全,小心泥石流。”陆龙有条不紊叮嘱完,就把人扔了进去。

摔在睡袋里的陆朔立即抬脚,把鞋子外套脱了,以防弄脏指挥官的铺。

现在已经不能说是铺。做为丛林做战的常客的刺头们,虽然在睡袋的上方搭了个简易棚,上面铺着的大叶子遮住了雨滴,但挡不住地表流淌的水,所以他们只能算是睡在防水帆上。不过这样也比弄湿衣服或是吹一夜风要好。

陆朔在水将睡袋底下的土地都浸失后,便不舒服的拱起来,不想再睡。

“必须休息,后面的路会越来越难走,”陆龙把棉被全给她,让她垫一边盖一边。

今天初入雨林,只前进了三公里,明天随着深入,保守估计能前进两公里都是好事,这要是放在平时,他们每天的晨跑都是三十公里,可见这个雨林有多难搞定。

陆朔看到都给自己的被子,捏着眉又分一半给陆龙。“爸爸,我可以忍受。”周佳佳他们能睡,自己也能睡。

一股作气,陆朔掀开被子就躺冰冷的地上。

陆龙拉了拉薄被,帮她盖好在她额头上吻了下。“晚安,陆朔。”

“晚安爸爸。”陆朔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也没有抗议要亲嘴,她就一动不动躺着。

这么恶劣的环境陆朔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可是再经历她也还是讨厌睡在水里,所以,理所当然她失眠了,开始数小棉羊。

外面魏勇、袁帅已经和慕佐、慕佑两人换岗,这说明两个小时过去了。

吵人的雨停了下来,雨林一片蛙叫、虫叫、还有许多不知明的大型动物。

数很多绵羊的陆朔,听着从叶尖滴落的水声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转瞬间,雨水演变成飓风、狂风暴雨、海啸掀翻巡洋舰、淹没城市、大地失色……

感觉掉进冷库的陆朔唰的坐起,看到睡袋外重新燃起的无烟火,和同样醒来的陆龙重吸口气。是做梦,原来是做梦。

“做恶梦了?”陆龙把她抱进怀里,拉好被子搓她手臂与冰冷的背。

陆朔哆嗦的点头,用力回抱住他。“末日电影看多了,没事。”

末日。陆龙听到这两字深思,没有说话的让她睡自己身上。“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再睡一会。”

“嗯!”躺在他温热的怀里,陆朔虽然觉得这很残忍,但是她很舒服?

感到她使劲缩小自己,把棉被尽量都拉到他背下,陆龙摸了摸她后脑勺。养熟了就好。

养了只宠物,然后为了让宠物睡得舒服,被当了四个小时人肉坠的陆龙早上起来时,正常人类反应全身麻了。

陆朔精神倍儿好,狗腿的给他捏,直让刺头们看得羡慕不已,就连一句话没说过的约翰都说话了。

他说什么,血刺们没听懂,个个一头疑惑看辛格。

辛格撇嘴讲:“他说你们两父女关系很好。”

陆朔点头,敛着眉笑嘻嘻看被自己伺候的陆龙,啾一下在他嘴上亲了下,然后在一干下巴掉地上时对约翰讲:“你们的亲人关系也很好,跟你们学的。”说着咧嘴笑。

约翰愕然张大嘴,久久没说出话。

辛格翻白眼。“那是M国,还有不是亲嘴。”

“那好吧,下次我亲别的地方。”陆朔无所谓的耸肩,似刚才她只是与指挥官道了个早安。

对陆朔刚才惊世骇俗的举动,陆龙仅扬了扬眉,在她伺候得手脚恢复过来就起身走进帐营。

而莫默、周佳佳、苏仲文、秦朗这几个老兵,他们惊讶过后心里只一句:这是突袭么?让人心头一跳啊。

袁帅与梁柯早有心里准备。年青一代么,心脏杠杠的,受得住摧残,经得起打击,所以他们很快收拾情绪,开始收拾睡袋。

但是还纯纯的相信长官与机械师之间是清白的魏勇,一早上都在郁闷。

剩下的慕佐、慕佑两人是激进派,在基地就怀疑,这下怀疑变成事实,很好,他们如愿以尝了?!

所以对于陆朔亲陆龙的事,只有魏勇那老实孩子认为世界被颠覆了!

“勇子,你没事吧?怎么收个睡袋都要这么久?”离他最近的袁帅关心的问。

魏勇愁着眉,看帐营的方向。“长官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呢?不说话不就是默许了?”

袁帅:……

拍了拍他肩膀,袁帅语重心长的讲:“接受现实吧。”

“可是他们这不是乱伦么?”

噗。袁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哈哈,勇子,你好纯洁!”

这跟纯洁扯不上关系啊,他们是父女!

看他纠结的眼神,袁帅不解释,把他扔下就跑去帮周佳佳弄早餐去了。

魏勇一脸忧愁,直到新世界的来临,他才知道真相。

“哇哇哇,你们快来看,发芽了发芽了!”全不知自己给队友带来困扰的陆朔,蹲在自己搭一半的睡袋前惊奇怪叫。

几个闲着的刺头围过去,看她发现的新大陆。

一颗翠绿的新芽已破土而出,并且两片叶子已经伸展开来。

陆朔瞧着新芽新奇的讲:“我昨天晚上吐在这里的,你们看,核还没有埋进土里,太神奇了。”

“有阳光。”秦朗抬头看晴朗的蓝天,虽然阳光被厚厚的树叶遮去许多,但还是几缕透过缝隙照射到了地表。“在拥有上千万种植物的雨林里,低矮植物它们必须迅速生长才有可能吸收到更多阳光,所以一晚发芽不算什么,这里生长最快的血桐,每年可长高八米。”

八米?!陆朔惊骇,瞬间想到自己身高。她不要长八米,每年长八厘米,在她十八岁前都能有一米七往上。

“我得给它找块好地方把它栽起来。”它好歹也是被自己吃过的,不能让它死在这么激烈的竞争中。陆朔拿出匕首在它旁边挖了个坑,把它移栽进去就听到指挥官的声音,立即麻利的收拾东西。

**

越往里就越难走,陆朔跟着钻过交横错壁的藤蔓植物,便看到一些死掉的枯树,它们上面长满青苔与植被,看起来就像嫩绿色的雪。

跨过绿地似的枯树,已经走了一个上午的几人开始疲惫,呼吸急促,让陆朔惊讶的是,辛格那个小屁孩居然没有掉队,也没有罢工。

辛格看到她的视线,傲气的讲:“别瞧不起人,小时候爸爸经常带我来。”

“你爸爸好厉害,后来呢?你怎么现在混得这么惨。”陆朔停了停,等到他就好奇的问。能够一个人带着娃穿梭雨林?是个高手!

辛格眼神一暗。“他死了。”

“啊,这么厉害也会死?”陆朔刚问完就后悔了。为什么瞪她?她是真的想知道,那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死嘛。

“死了就是死了,关你屁事!”

被吼的陆朔摸鼻子,正委屈呢,就被袁帅拖走。

“哎呀!”频频反头看红着眼睛的辛格,被什么东西打中头的陆朔,摸着被打的地方抬头寻找原凶,便看到头顶那颗枝繁叶茂的大无花果树。刚才掉下来的想必就是无花果。

陆朔想到昨晚吃的果子,又看后边不高兴的辛格,脑袋灵光一闪,甩出风暴在莫默等几个战友的制止与叫唤声中荡上高高的无花果树。

这东西味道挺不错,她要多摘点给辛格道歉。看到硕大一个个散发香味的果子,陆朔拉开衣服就像捡豆子似的挑最大的摘。

“龙朔,快下来!”莫默看她摘得欢快,在无线电里急着喊她,最后甚至用到了命令。

“一号,我们求你了,快下来吧!”梁柯、袁帅几人简直把她当祖宗了。

最后他们怎么说都没用,陆龙都出声,让她立即滚下来。

“爸爸,我就是想摘点无花果……哎呀,谁打我!”听到陆龙的声音,陆朔探头看他们,正不解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时,就又被东西给打了。

没等陆朔找到原凶,紧接一颗、两颗、三颗……

看到朝自己飞来的无花果,还有藏在树叶后边的黑色物体,陆朔被打得抱头鼠窜,最后不得以跳下树回到地面。

铺天盖地的凶器从天而降,刺头们来不及责怪,拉着她就跑。

“吼~吼吼~……”“吱吱……吱……”黑猩猩怒吼的叫声带起一整片的叫声,此起彼伏,真真切切让陆朔知道什么叫“两岸猿声啼不住”?!

猴子们一叫,顿时一片混乱,刚才呆在无花果树上的黑猩猩跑下树追,苍尾猴等小个猴子从这颗树跳到那颗树,同样追着他们嗷叫,当然还少不了攻击。

而逃路的一行人因为路不好走,被猴子打中无数下。这玩意儿虽不比子弹,可那么高的地方咂下来也不是好玩的。

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奔跑,终于甩掉猴子的刺头们超出了原先预定路程,个个张嘴呼吸躺地上起不来。

这是他们血刺有史以来最狼狈的一次,两支小分队集体逃命,还是被一群猴子?可以说是唰新了血刺的又一项记录!

满头包的辛格刚想骂人,就看到面前许多被挤烂的果子,脸色一阵怪异。

“辛格,这果子快熟透了,一定很甜。”帽子上还粘着无花果叶的陆朔,笑得露出两排米白牙。

“笨蛋!不吃!”

“所以你吃了就不是笨蛋了!”

辛格:……

看他们两个吵嘴,喘了会儿气的刺头们坐起来,在她转而把果子献出来时,心里那点说教的话都飞了,而指挥官也下令暂做休整。

刚才跑时陆朔怕果子掉了,所以捂得很紧,许多被压破。她把果子分完后,剩下的十几颗只有几颗是完整的,她把它们都挑出来就跑向陆龙。

瞧着她粘了许多白色桨液的手,和三颗圆润透着暗红的无花果,陆龙无奈,拿出帕子给她擦脸。“你自己吃。”

“我这还有,爸爸你吃吧。”陆朔笑得大方,见他不拿,就把果子塞他衣服里,自己捡起几个模样不错的吃起来。不是她要装好人,而是这压破的肯定是最熟的!嗯,果然很甜啊。

中午没有太久休息时间,十分钟的时间补充了体力,就又继续上路。

雨林充满太多未知,比如说刚才的猴子,这还算好的,毕竟它们不吃人,最多就是把入侵者赶走。而血刺他们越走,碰到的东西就越凶猛,只得不断绕路避开它们,因此这两天他们连睡觉的时间都缩短,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到达亚马逊支流。有支流,就说明快到文明社会了,可他们不是要从一个文明社会走到另个文明社会,他们是来执行任务的。

“顺着左边这条大的支流走不久就能看到人烟。前面这条是通往巴西的方向,另一边是阿拉斯加。”莫默看了看地图,望前后左三条支流发愁。“利刺,不如我们分两个小组?”

算上新加的慕佐、慕佑两位狙击手,刚好两支完整的小分队,以现在的情况来讲,只能是分两组行动。

望着翻腾河水的陆龙看向后面休整的部队,看到他们个个灰头土脸,脸上藏不住的疲乏之色,没有马上决定。“时间不早了,先扎营休息一晚。”

“是!”

**

《提示:爱护动物人人有责,以下情节各种扯蛋,切勿当真。》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血刺他们选定在支流旁扎营,晚餐怎么可能少了鱼?

只是他们有杀人工具,让他们捉鱼可就没有工具了,这得交给机械师去解决。

陆朔拍胸脯保证,便拿着兰博刀进山了。

看她一个人行动莫默不放心,叫上周佳佳和慕佐陪同。

“一号,你想要怎么做?”慕佐。“不然我们随便砍两根竹子削尖?”

陆朔望望四周,扬了扬下巴。“我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原始的东西?”她是机械师,可不是原始人。

只是……

“一号,你确定这个不原始?”跟着机械师走了许久的慕佐,望着她最终完成的弓皱眉。

陆朔拉了拉用棕榈树做成的弓,刚试下手感就“嘣”,断了。

扔掉断两截的木头,陆朔特淡定的讲:“我们还是用帅帅的弓去铺鱼吧。”

慕佐、周佳佳:……

“小美人,我们找些吃的再回去。”看她垂头丧气的要走,周佳佳叫住失落的人儿,给她找些事做。

陆朔看周佳佳,然后重重点头。“嗯,好!”

机械师一去就不回,这边袁帅已经带头捉鱼了,同时魏勇的冷兵器起到极大的作用?

他拧开警棍的手柄,从里面倒出鱼丝和鱼勾就开始制作鱼杆,而梁柯负责去挖鱼食,几个后起之秀搞得风风火火,不一会儿就满载而归。

莫默看到打鱼的都回来了,机械师与军医还有狙击手都没回来,又看太阳越来越倾斜,就在无线电叫他们几个快回来。

“是,这就回去。”周佳佳收到副队的命令,摘下面前黄色的花就折回。

陆朔找食材完全是扫描式的寻找,她锁定一块区域便迅速扫描,剔除掉陌生不认识的,然后再确定认识的这个东西能不能吃,所以她找得特别快。

周佳佳回到刚才的地方找了圈都没找到她身影,便在频道哪里叫她。

“鱼刺,一号在你那里吗?”

听到慕佐的话,周佳佳心里一紧。“不在我这里,你最后看到她是在什么地方?!”

“约定方位十点钟方向前进五十米。”慕佐的呼吸粗重起来,没一下他从茂密的灌木丛跑向周佳佳紧切讲:“这里已经是雨林的腹部,我们得快点找到她。”

周佳佳已经掏出枪,往十点钟的方向走。“小心点,我们得在一起。”

“明白。”慕佐放下背上的特制合子,将狙组装起来,谨慎跟在周佳佳身后。

此时的树林里只可勉强分辨物体,而时间过去的越久,周佳佳、慕佐两人则越担心,最后在太阳落山时周佳佳不得不向莫默汇报他们这里的情况。

莫默听到机械师不见这话浑身一震,看到长官与苏仲文还在帐营时自己带着慕佑去他们的坐标。

“一号一号,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周佳佳一边呼叫她一边找,在无线电还是一片安静时对身边的慕佐讲:“她最讨厌你的声音,你跟她聊聊天。”

慕佐完全不介意他的用词,调到她的频道就讲:“这里是刺客这里是刺客,听到请告诉我们你的坐标。”

还是没人回答。慕佐看周佳佳一眼,继续讲:“如果被捕就用力呼吸,如果碰到困难屏住呼吸。

两刺头竖起耳朵聆听,没听到任何的声音。

百分之五十的五十确定她是碰到困难,慕佐想没有什么困难是她克服不了的,清了清嗓子就讲:”一号,美味的大餐已经做好,你难道不想吃吗?鱼好大一只啊,我们已经在吃了哦。“

”哗啦……沙沙沙……嗷呜“风声、无线电里的杂音、虎啸声顷刻响起,汇织一起则是猛烈、激情奋昴、如地震般的疯狂。

虎叫声越来越大,可以说是离他们越来越近。周佳佳、慕佐听到机械师急促的喘息立即大喊:”一号一号!“

拔腿狂奔的陆朔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快点跑,所以她在感应到他们两个在不远处时吼得比他们还大声。”没死!你们两个再不跑就要死了!“

”怎么回事?你又惹着谁了?“

”虎群,卧操,虎群!“

周佳佳、慕佐两人吓了大跳,在看到地上的小石子被震起来后,相视一眼,拔腿跑!

”我靠!你确定没看错?虎怎么可能成群!“还是一群进行攻击!

”我视力现在可以看到你们了,你们快点跑啊,我去引开它们,你们快回去通知大家!“陆朔远远看到周佳佳他们,说完便甩出风暴将自己荡向另一边,借着冲力落到一颗高大树枝上,就看到像蛮牛冲向自己的老虎。

八只老虎紧追到树下,有只刹车没即时,撞树上晕过去了。

陆朔:……

看下边毛色靓丽的晕虎,陆朔很想问它亲戚是不是兔子。

”沙沙沙……“”龙朔,简报。“无线电像被人干扰发出沙沙的声音。

正打量四周的陆朔听到陆龙的声音,低头看下面七只朝自己嚎叫的老虎,直接一句:”虎视眈眈。“

”位置。“

”一颗很大的树上。“陆朔说着看手上的手表。”位置是10°N~10°S,73°W~40°W。“”我想我这里暂时安全不必担心,你们不要过来了,它们等段时间可能就会走开。“

”已经离你不过百米距离。“

陆朔听到这话抬头找,粗一眼没发现,一感应就知道他们方位,便对他们那个方向讲:”它们很可爱,你们别过来,免得惊动它们。“

很可爱?刚才被震动的地给吓得跑路的周佳佳、慕佐,实在无法想像那群随时可能把自己撕成块吃掉的老虎有什么可爱的。”

陆龙沉默了一下,用望远镜看她树下的老虎。“七只,很少见的现象。”

陆龙看完把望远镜给莫默。

莫默接过望远镜看那些老虎,同样疑惑。“安理来讲,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现在这里奇迹的同时出现七只,而且七只都追着机械师?确实奇怪。”

“不是七只,是八只。”陆朔嘿了声。“你们有见过撞树上的老虎吗?兔子我就听说过。”

听到她这话,陆龙再次用望远镜寻找,如她所言,树灌下还找到一只晕过去的老虎。

陆龙沉吟:“龙朔,详细报告这次事件,从头到尾一丝不漏。”

“是。”陆朔应着就把自己怎么碰到这群虎的经过详细阐述了遍。

“你是说,它们刚争夺完食物不久?”

“是的,因为它们看上去好像很累,开始还有两只趴在地上许久才起来。”

“可有发现食物的踪迹?血或者皮毛。”

“没有。它们又像是在休息,不然我也不会离它们那么近才发现。”陆朔一讲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特倒霉。都跑进虎窝了还没发现,若不是自己躲的快,恐怕早被它们追得满大山跑了。“我本来想等它们离开再走的,可是你们着急,频繁的无线电通话似乎惊扰了它们。”

无线电惊扰?陆龙皱眉,深沉的讲:“老实在上面呆着,我们会在这里扎营。”

“爸爸,别。”陆朔伸长脖子看树下的虎,紧张小声的讲:“它们似乎发现了你们,现在很不安,你们再退一些。”

陆龙斟酌了下,吩咐莫默。“你带他们撤退五百米,刺客刺杀两人留下。”

“是。”

跟着莫默他们走的辛格不断反头看,小声的嘀咕。“那虎皮不错……”

“我看你小子的皮不错。”周佳佳一巴掌拍他后脑勺,差点把人打翻。

等其他人都撤走,陆龙对慕佐慕佑两人讲:“寻找隐蔽点。”

“是。”异口同声,两兄弟应完就身手利索的消失树林,不知跑去哪里躲起来了。

听到指挥官留下两名狙击手,陆朔担心的问。“爸爸,出什么事了吗?”

“我希望什么事没有。”陆龙紧盯那几只躁动的虎,脸色紧崩。

陆朔又瞅了眼树下的老虎,想应该不会有事,就攀着树又爬上一些,找个舒服的地方就用绑带把自己和树绑一起,免得等下睡着掉下去,成为老虎的大餐。

可是她好像没吃饭?唔,这个时候小命重要,就饿一顿吧!

陆朔紧了紧衣服,靠树杆上打算先闭会儿眼睛,乐观的想也许她再睁开时,下面那些可爱的老虎已经走了。

雨林再次恢复平静,动物们按照各自己的演奏时间,在上演动听的乐章。

而此时不管是隐蔽的慕佐还是慕佑,还是望着她没有移过视线的陆龙,还是五百米外莫默他们,他们均担心的无心睡眠,倒是那个身在虎口之上的机械师睡得酣畅。

不过陆朔也没睡多久,因为她被饿醒了。正是长个的时候,又一个下午在穿越雨林,不饿才怪。

“莫默,我好饿。”这种撒娇的事,只能告诉莫默,如果是指挥官,他一定会严肃的说:饿着吧,少吃一顿饿不死。

从个人频道听到陆朔的话,莫默走了个来回,看到无烟火堆边周佳佳放在地上的草就讲:“你找找周围有没有黄色的花。”

“黄色的花?”陆朔依言抬头张望,看到离自己不远的藤蔓上开着一朵朵黄色的花就点头。

“它的花心是什么颜色?”

“褐色。”

“就是这种花,它可以吃,你摘点充充饥。”莫默确认她找到的花,就把周佳佳采的放回去。

另边的陆朔解开身体与树枝的绑带,趴在树上爬着去摘花。

这个花也能吃?只摘了一朵,陆朔放进嘴里嚼了两下,被苦的哇一下吐出来。“默默,好苦!”

“怎么会?这种花是兰花的一种,花应该是甜的,叶子是涩的。”莫默皱起眉,正好看到回来的周佳佳,便向他确认那花。

“副队,这不是兰花啊!”周佳佳大惊。“这是一种可使身体机能短暂麻痹的花草,我是怕后边兄弟们有个什么伤,可以捣烂当麻醉药。”

陆朔:……

“默默,我刚才吃了!”

周佳佳看莫默脸色凝重,便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一号刚才吃了。”

“她吃了没事,最多麻醉几分钟。”

听到这话,莫默脸色更加苍白,他边往睡袋走,拿起自己的装备时接连点了几个人的名。

也在名单里面的周佳佳还疑惑呢,后在知道目标是指挥官方向时瞬间想到:妈啊,机械师现在可是在虎群的树上!

陆朔骂了句莫默害人不浅,就立即把自己绑树杆上,可是她刚拿出绳子就感觉手脚僵硬,神识退出大脑,强行撑着把自己左手固住就软趴树上,直到意识完全抽离时心里念着:爸爸快来救我!

一直注视她的陆龙,在看到她突然滑下树,只手攀着树枝时,倏的起身正要问怎么回事,就听到莫默他们的脚步声。

匆匆忙忙赶到的莫默,看到吊在树上的陆朔重吐了口气。“长官,机械师因为我的失误,误食了剑草花,请允许我去将她救下来。”

“这里风暴谁最熟悉?”陆龙扫视他们几个,在他们都站出来后淡漠讲:“你们都留在这里,一但那些老虎有什么异动……直接杀掉。”

“……是!”几个刺头略迟疑,但最后都大声应下来。

陆龙再次严厉看了他们眼,没有解释的走了出去。

在他离虎群不过六十米时,那些老虎终于发现他,几只已经转过身朝他做出攻击姿势。

陆龙脚步停下来,在它们愈发躁动时迅猛跑向它们,左右躲闪过它们的袭击助跃上高空时发射风暴,一个漂亮的一百八十度弧射飞荡上大树,再借着冲力到达她所在的树枝。

收起风暴,陆龙没顾树下似要发狂的虎群,小心试探的走近被吊在树上的女孩。

单靠一根绳子吊起整个身体的重量,陆朔虽然没被吊多久,可手腕一圈已经变青,绳子粗糙的边沿陷进了嫩肉里。

陆龙在到她位置时,树枝微微摇晃起,显然这根树枝要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有点勉强。

下面的虎群还在咆哮,陆龙握住她微冷的手时对莫默他们讲:“注意警戒,小心叫声引来其它动物。”

“利刺,已经来了。”无线电慕佑的声音有点颤抖。“是狼群,起码有上百只。”

莫默听到惊动狼群,立即通知后边的刺头,让他们加强警戒,便紧张望着树上的两人。

陆龙使力把无知觉的人拉上来,解开她手腕上带血的绳子把她抱怀里便缓慢往回走。

“吱……”树杆发出凄惨的吱吱声。

陆龙停下来,望着底下的虎群问。“狼群距离这里还有多远?”

“报告,不到三百米。”

三百米,以狼的速度不过是几分钟的事。陆龙紧了紧手臂里的人儿,看着狂躁的虎群冷冷讲:“所有人听令,立即击毙虎群甩掉狼群。”

“是!”听到长官沉重的声音,刺头们没有任何迟疑的扣下手中板机。

“哔哔”七颗从消音弹管飞射出的金属弹头准确打进老虎要害,本以为放了这一枪就可以走的刺头,刚要收枪就看到那几只虎疯也似的冲他们方向跑来,顿时刺头们只得边打边撤退,途中不断大骂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朝四处窜跑,去追部下的虎群,陆龙松了口气,紧接眼神更加深沉的跳下树,往另个方向跑时告诉他们在什么地方汇合。

慕佐跟慕佑没有被虎群发现,他们在两只去追战友时,紧追其后用了五颗子弹才终于把它们打死。

而在五百米外等的秦朗跟袁帅他们,看到被虎追着跑的周佳佳还笑他,在周佳佳大骂它们不是普通动物后,袁帅抽出一支特殊箭羽把它给炸了。

看到散落一地的血肉,听到狼群嗷叫的刺头顾不得许多,拿装备就跑。

辛格看到后边一双双绿眼睛时,还兴奋的讲:“狼皮也很值钱!”

“我只知道你再不快点跑,会被它们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血刺几人被虎群和狼群冲散,逃命几人组分别是周佳佳、秦朗、袁帅、魏勇、辛格、约翰,他们是人数最多,也是武器最多的一组。另一组则是莫默、苏仲文、梁柯。而慕佐和慕佑解决掉两只虎时,便紧随陆龙的脚步,所以等过不久他们四个最先汇合。

被陆龙背着跑的陆朔,没多久被颠簸的醒来,迷迷糊糊看到倒退的树叶,疑惑的问。“爸爸,我离开虎群了吗?”

“嗯。”陆龙脚步没停,在回到最先扎营的支流边时,毫不犹豫选择去巴西方向。

“我怎么离开的?还有爸爸,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杀了虎群。为什么跑这么快……因为后面有狼。”

“啊?”“爸爸快点快点!”陆朔唰清醒过来,果然感应到朝他们追来的狼。“卧操,这真是后有狼,前有虎啊!”

陆龙没有回答她,在支流越来越窄时,发射风暴跃过支流,撞进另边的树林里。

“嗷呜嗷……”最前几只狼跟着跳,但是没有跳过去,被湍急的河水冲走,后边那些停下来的狼则冲他们的方向嗷叫。

陆龙起身,拉着陆朔迅速离开刚才的位置。狼是聪明的动物,刚才的叫声很有可能是在呼叫这边的同伴。

陆朔跟着跑出许远后,反头看空荡荡的森林。“爸爸,默默他们呢?”

“被虎群冲散,天亮前在前面汇合。”

陆朔听到虎群,深深的皱起眉来。“那些老虎全部死了吗?”那他们是不是犯法了?她不要毒鸩没杀掉,最后因为几只老虎把血刺赔了。

“嗯。”撇了眼愁眉苦脸的女孩,陆龙没逗她,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听后的陆朔不可思议瞪大眼。“爸爸,你是怀疑,它们可能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