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01/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透明色的阳光穿过花园的天堂鸟落在绿叶上,蝴蝶在一阵微风佛来时翩翩起舞,随之还有美丽的天堂鸟花。一切都很美好,在这个冬天,只是……

“爸爸!”一声高吭嘹亮的炸呼声,惊得蝴蝶扑哧扑哧着翅膀飞走了。

无聊的陆朔毫无预兆的大喊,接着懒得绕路的她直接翻出窗户,像蜘蛛侠似的扒着墙壁爬进隔壁的房间。

正在穿裤子的陆龙:……

陆朔:……

“嘿嘿,爸爸你继续,我不过来。”

“再走窗户,就把你窗户封了。”陆龙淡淡斜了她眼,从容穿上裤子、T恤、羊毛衫、风衣……

趴在窗户外边的陆朔瞅着他傻笑,觉得爸爸不管做什么都这么好看。纯好看,她没有什么不良思想?!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基地?”等他穿好,陆朔小心的问。

“很想回去?”

“嗯!”从亚马逊一战后,她就没有回过基地,而周佳佳他们在下机后就被护送不同地方进行医治,到现在她还没有见过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他们一定早就回基地恢复训练了吧?肯定的,有爸爸这么变态的长官在。

薄唇微抿的陆龙,看着镜子里希冀、期望的女孩,缓慢将衣袖调整,有拖延速度的嫌疑。

他已经把衣服每一处皱褶抚平,可他还是迟迟不说话,陆朔望着他的心越来越紧崩。

“换衣服。”最终,陆龙抬眼帘,深邃的黑眸凝重而叹息的看着她。

陆朔心里一紧,什么不问,转身原路反回。翻进自己的房间,风速打开衣柜……

不出两分钟,人模狗样的陆朔冲出门,恰恰撞到出来的陆龙。看到他,陆朔强装轻松的笑。“爸爸,我速度怎么样?”

“还有进步空间。”各种禁欲高冷的陆龙睨了眼扣子没扣好的大兵,迈步下楼。

陆朔紧跟其后,同时将扣子重新扣好。

“少爷,小小姐。”小琪看到楼上走下来的一对金童玉女,恭敬礼貌的问安,便低头贴墙站,待他们离开才抬头看他们两背影。金童玉女?奇怪,少爷明明是小小姐的父亲,她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呢?

不过真是各种萌呀!一个如此高大,一个如此漂亮,帅萌、美萌,还有……最差身高萌!

——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银色的器具,屋里的一切与窗外的阳光形成对比,似一墙之隔,便是一个寒冷北极,一个温暖南方。

病床边低着头的男人在削苹果,一圈一圈很仔细的将皮削成一条龙。没多久,男人削完把苹果给床上的男人。

床上的男人正在看窗外各种诗情画意,眯起眼睛似就处在阳光下般。现在被人打忧微略各种不爽。

“你够了周佳佳,快把苹果吃掉!”苏仲文眉尾抽了抽,把苹果扔他身上就去扔皮。

周佳佳看到滚手边水灵灵的家伙,动作麻利的捡起,张嘴就咬掉小半边。“文文,你应该像小美人那样削成小块喂我。”咔嚓咔嚓嚼着果肉的周佳佳开始挑剔。“你这样太粗鲁了,我可是病人。”

“等你什么时候手断了,我想我会这么做。”回到座位,苏仲文长官式口吻的说完,就跷着二郎腿,眼睛蔑视着床上的人。他这样不像来伺候病人的,更像是来气病人的。“佳佳,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

“你知道为什么你每次考试成绩总不好吗?就是你这德行,什么都不想,等发生时就临时抱佛脚。”

周佳佳轻噗了声。“你这是嫉妒。”

“确实挺嫉妒你的。”苏仲文感叹,目光虽是望着周佳佳,却像是看着远方。“临时抱大腿还能找着老婆,还有个智商比你高一倍的儿子。”

“你儿子就等着被我儿子压吧!”“对了,我受伤的事,我老婆不知道吧?”周佳佳得瑟完自己的儿子,想到美貌如花的老婆,立即担心她知道自己的事。

苏仲文鄙视了他一下。“这次参与任务的人全部分开医治,独立谈话,属性最高机密,你老婆就算是CIA的人都不会知道。”

“这么严重?”周佳佳正经起来,眉宇轻皱。“长官呢?”上次血刺差点被改整,他们可再受不得惊吓了。

“别担心,例行公事的谈话,你知道的,上面的人有一万种方法让我们忘记不该记住的事。”“长官嘛,你以后会知道的。”

“说中文的,你存心跟老子过不去,快说!”周佳佳挥舞双臂,若不是他行动不便,真会扑上去掐他。

苏仲文笑得欠扁。“嘿嘿,你小样儿,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房了?小的们还指不定谁压谁,至少现在是我压你!哈哈……”

“?”

“我是错过什么事了吗?”推开门的陆朔看到里面二人,动作微僵。

“没有!”周佳佳看到她,呆滞两秒反应过来,把苹果核咂向苏仲文就立即道:“什么都没有,小美人你可不准乱想!”

陆朔做出个很苦闷的表情。“我本来什么都没想,现在你一说,我想到很多东西。”

周佳佳:……

看他一脸想磕墙,陆朔蔷薇似的唇角绽放出惊艳的笑容。其实她和爸爸早就到了,只是听里面两人聊得很欢快才没有进去,之所以会这么恰到好处撞开门,是她往爸爸身上靠时紧张的出了个小差错,所以才会这么突然。

“别哭丧着脸上,你跟文文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了。”

“什么!”周佳佳一脸被雷劈的惊恐模样,说话都不利索。“不、不是,小美人你知道什么了?!”

陆朔天真一笑。“当然是你们两是发小啊,难道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周佳佳:……

苏仲文微笑。

陆龙无可奈何。“陆朔,不准欺负病人。”

听到长官的话,周佳佳咬被角,哀怨的望着陆龙。长官,她没有欺负我,真的没有欺负我!

看周佳佳小媳妇的样,苏仲文没忍住笑出来,在感到自己被一道X光扫过时,立即唰的站起敬礼。

陆龙走进病房,在门外兵哥把门关上时向他回敬,便坐到苏仲文的椅子。“感觉怎么样?”

被长官这么“温柔”的问候,周佳佳背脊一凉,说话严谨了不少。“回长官,感觉很好。”

“医生怎么说?”问这话的陆龙已经拿起了床尾的病历看。

看到病历的周佳佳有些吞吐起来,不过最后他依旧轻松的讲:“医生说我这算幸运的了,修养两个月可以正常走路。”

从上车到看到医院,心越提越高的陆朔在听到这话后,就像被人抽掉主心骨,手指发软无力握紧。

屋里周佳佳笑得无所谓。陆朔脸色发白。苏仲文虽是早知道这个消息,可他现在脸色发青,眼睛里太多复杂的感情。而陆龙看着病历久久没动,不知是医生的字太难辩认,还是其它。

气氛一下凝结起来,渐渐的周佳佳脸上的笑挂不住,垂下头看着雪白被子。

“没有其它办法了吗?”许久后,陆龙从病历里抬头定定看着周佳佳。

周佳佳摇了摇头,头低的很低。

苏仲文替他讲:“医生说没有办法,他送来的太晚了。现在最佳的恢复状态,是能够如常行走。”

听到苏仲文的最后审判,陆朔睁大眼仰头,艰难又苦涩的吞咽了下,努力深呼吸几次才镇定下来。

周佳佳只一味的低着头,苏仲文看不过去的转身一拳打在墙壁上。

时间沉默的久了,房里的抽气声渐渐变大,惹得陆朔红了眼眶。

周佳佳抽动的肩膀频率越来越大,在他哭出声时陆龙抱住了他,紧紧按着他头。

“呜呜……长官,我不想离开你们……我不想……”紧抱住陆龙手臂的周佳佳嚎啕大哭,眼里一片血红,如几岁孩童抱住离家的父母一般不舍与无能为力。

“你不会离开,血刺也不会让你离开。”陆龙拍着他背,按着他头的手没有放松力道。

听到最高指挥官的话,周佳佳、苏仲文、陆朔都没有由此感到高兴。他们都知道,长官这只是安慰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哪是想留谁就留谁的?做为十几年的老兵,周佳佳更加清楚这一规则。

明知道,但几人都没有反驳。

哭了阵的周佳佳渐渐平息下来,松开手看到长官衣服上的水渍与皱褶,又看到他身后的陆朔,脸皮薄的直想撞墙撞死算了。

相比眼泪汪汪还一幅羞愧无地自容的周佳佳,陆龙只是挥了挥衣服上的皱褶,并没有敢把眼泪擦他身上的大兵给拖出去砍了。“这次任务已圆满完成,雷振山在昨天已执行枪决,毁灭行动就此结束。”

陆龙说完深意看了屋里三人一眼。“上面对此大加表彰,所有参与者提衔一级,获勇者称号,获一等功,获终身军籍待遇,血刺军团在你们回归后会正式独立,并且永不受改整。”

听到前面那些,周佳佳、苏仲文、陆朔三个还没多大表情,可听到后面时都不自觉露出喜悦。

血刺独立,永不受编制约束,这就代表血刺会一直存在着,无论他们回归哪里,无论他们是否老去和死亡,它都会一直耸立那里,也无论他们的灵魂如何漂荡,都将知回归何处。

“我知道这些对于你们来讲都不算什么,但这是你们应该得到的。”在自己带领的军团获得如此大的成就后,陆龙还是淡漠平静,并且似乎不怎么在意。“周佳佳上尉的事我也不是说说。”

听爸爸掷重的语气,陆朔眼珠一转,嘴边便挂着一抹邪笑。“佳佳,别扭捏的像个大姑娘,不就抱着长官哭了通么?这没什么,长官一点不会放在心上是吧?”

闻言周佳佳唰的抬头看陆龙,苏仲文则看着陆朔。

机械师是没事想找抽是吧?刚才是情势需要,长官当然是不会在意,毕竟他们当初可是从战友转变成上下级关系的,不过她这么大刺刺的问出来,还让长官自己来回答?记忆中,长官从来不是个能聊天的伙伴。

“嗯。”略冷的一声单音,吓呆了陆龙长官的一群小伙伴。

陆朔笑得更加灿烂,同时非常标准的立定敬礼。“报告长官!”

“讲。”

“我需要一名副手,来记录各项机械参数及分析代码语言。”

陆龙探究的看了眼笑成花的首席机械师,在她余光看向床上的周佳佳后,言简意赅两字。“批准。”

“谢长官!”

看她笑得这么开心,周佳佳很郁闷,感觉自己不能再跟她愉快的玩耍了。他刚才哭得那么丢人,她还在这里笑,太可恶了!

陆朔放下敬礼的手转向周佳佳,非常严肃的叫他。

“有事?”蔫了的军医。

精神抖擞的机械师:“周上尉,我需要一位很厉害的副手,你知道的,代码非常庞大,雷珊的那个安全系统是Z国系统的一半,我需要一个人来协助我完成研究。”

“我知道。”反正你牛逼就是了。

“所以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探寻代码的奥秘呢?”

“啊?”

陆朔笑得像绵羊。“就是想请你当我的副手。”血刺独立,但毕竟是个军团,周佳佳想要留下还是很困难,可她刚才可是跟长官打报告的,跟他要了周佳佳,这么说来一切合理,其它军部敢吭一字?

周佳佳被她问的措手不及,呆愣半天才急忙摇头。“我不行,我对代码的认识为负数。”

“你是爆破手,熟知每个炸弹的参数,又有军医的细腻,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而对她的自信满满,周佳佳知道她这是想帮自己,可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不想成为血刺的弱点。

“你一分钟能打多少个字?”

周佳佳瞅着她越发漂亮的脸,防备的讲:“两百多个。”这得多亏他以前上学不务正业,跑去网吧玩游戏玩出来的惊人速度。

本来只是随便问问的陆朔咂舌。“平均每秒能有四个字,你完全合格当我的副手!”看他一脸不信,陆朔自暴其短。“我每秒钟最多一个,你知道雷珊的安全系统有多少个代码吗?五十六万组,我需要花掉许多时间来编写破解码,许多时间!”

“所以说,我真能用得上?”周佳佳不懂这些,但是他听懂了自己可以比她节省许多时间就能编写完代码。

“当然!”

“所以说,我真的可以留下来?”

“当然!”

周佳佳挠挠头,傻笑。苏仲文也是一样。陆龙则摸了摸笑得意洋洋的陆朔的脑袋。

“扣扣。”“陆龙少将,探望时间到了。”专家级主治医生进来赶人。

陆龙点了点头,跟周佳佳、苏仲文交待两句就带着陆朔离开。

年老的医生目送这位史上最年青的少将出去,眼里无不是赞赏。“佳佳上尉,恭喜留下来。”

“不要叫我佳佳!”

其实香瓜比你们更想写番外,我比你们付出的感情更多,只是没有多少人等待,心灰意冷了一段时间,甚至想过从此不再写文,可最后还是继续写了(找虐的)。

PS:许多时候,梦想是需要一些认可的声音与人来支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