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02/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善良勇敢相互关心,欧,可爱的蓝精灵,可爱的蓝精灵!”《蓝精灵》

阳光下凉意刺脸的风中,刺头们对着升起的太阳在机械师的带领下,一嗓子嚎得震耳欲聋,直冲云霄。

一身终于合身能穿出几分味道的迷彩作训服,一张似不知世界深浅的纯真容颜,黑色贝雷帽上的国徽在太阳下闪着金辉。笑得露出两排整齐白牙的机械师转身,边后退边冲后边的一干刺头大喊。“今天我们集体欺负小白杨,都给我拿出真本事出来!”

“一定的!”刺头们的配合度无比好。

听到战友们的话,陆朔笑开了花,刘昴各种苦闷。

刺头们一般不轻易开玩笑的,这答应的事自然是争分夺秒的完成,所以好不容易才勉强跟上他们的刘昴,很快就被他们甩出一大节。

渐渐越来越落后的刘昴,嘴唇泛白,喘息的只能张嘴呼吸,即使吹着初冬的凉风都汗如雨下。又坚持了阵,体力严重超支的他倒在路边呕吐起来。

他妈的他不想干了!眼泪跟汗水一起跑得欢畅,从小养尊处优的刘昴锤地,升起有段时间没想过的念头。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他来这里到底是干嘛?跟老爸赌口气?那现在也够了,他已经在血刺呆了四个月,这足以向他证明!

晨跑的终点是座山顶,完成任务的陆朔跟老兵们坐的坐、躺的躺,在露水晶莹的初阳下,享受片刻宁静。

莫默舒服的坐在悍马里,巡视的看了一地刺头,满意的点头。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包括那个还不见影子的小白杨。

看到他的陆朔麻溜的窜起来奔向他。“默默,我爸爸呢?”

“长官在办一些事情。”莫默看她透着青春气息的脸,摇头想着这么大了还没规没矩的。“陆朔上校,在部队里要注意点。”

陆朔也不生气,腆着脸嘿嘿的傻笑。“嗯,我知道啦。”反正犯错了,默默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爸爸是在忙袁帅的事情?”袁帅经过那次任务后,被正式转入血刺,记录名册,只是这手续有点多,毕竟是从白色大楼调进军部。

“嗯,估计再几天我们就能看到袁帅。”

“到时我们就有得玩了!”

看她摩拳擦掌的样,莫默挑了挑眉尾。“玩?”

“玩菜鸟啊!”看到遥远的山下终于出现小白杨的影子,陆朔笑得更加猥琐,说完便转向一干刺头们:“好了好了,休息够了,我们早点回去吃早餐吧!”

跑起来的刺头有人大喊:“机械师,能不能让小刘别老煮鸡蛋啊,现在我看到鸡蛋就想吐。”

“还有鸡肉!”

“还有红萝卜!”

“还有……”

“滚!有啥吃啥!”听他们一大通抱怨,陆朔很彪悍的回了他们五字。

梁柯、魏勇几人默了默,小声议论。“你们不知道这是长官给机械师搭配的营养餐么?世界著名养生专家开的,你们知道足吧!”

刺头们:“我们再吃也长不高了!”

梁柯:“怪不得你们还只是大兵,动点脑子。”全都吃营养餐,机械师想挑食都没法挑啊!

陆朔自然是知道爸爸的用心良苦,不过反过来一想,大家都跟自己吃一样的,她心里似乎平衡不少?哈哈,她才不是什么好人!“小白杨!加跑五公里!”

跟她擦肩而过的刘昴:……

陆朔没看他,说完这话就继续往回跑。后边的刺头们齐齐扭头看刘昴,但都没有说话。跟在后边的莫默同样没说话。于是这事就这么默准了。

吐过几次,还是强撑往终点跑的刘昴看他们一脸木然,心里越发冰凉。他要离开这里!明天就走!

——

“陆朔少校,请去一趟指挥室。”

“知道了管家。”陆朔脚步一转,往指挥室走去。

里面的指挥官似乎心情不好,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更加冰冷,有山雨欲来之势。

走进去的陆朔心里咯哒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放轻手脚,并且中规中矩的敬礼。

听到她的声音,陆龙转动靠椅望她。“行动报告写好了吗?”

“没……”

“毒鸩的安全系统与机械人代码分析报告?”

“没……”这声有点颤抖。陆朔塞毛炸起,神经高度紧崩。

看她随时准备跑路的模样,陆龙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薄唇微抿着,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没有生气。

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而这两者不管是前是后,陆朔都觉得自己死定了。嗷呜,她早上不该这么欺负小白杨的。

“嗯,没写就没写。”

啥?陆朔下巴掉地上。

“不过行动报告还是要补上,其他人的都交了。代码分析报告,随便写写。”

随便?写写?她是早上跑太快,身体机能出现状况了吗?还是这是在做梦。

“有问题?”

陆朔唰站直,中气十足的吼。“没有!”

陆龙点了点头,向她勾勾手指。

看他犀利的眼睛透着股慵懒,修长的手指那么一勾,各种春心荡漾的陆朔寒毛坚的很整齐,惊恐又小心翼翼地走近他。

“你很怕我?”

“没有!”不怕你才怪啊。

身子都发抖了,这是不怕的表现?陆龙眯起眼睛,一时没有决定怎么调教这个口是心非的大兵。虽然已经是少校,可在他手上永远都是个兵蛋子,这跟军衔无关。

陆朔被他看得发毛,十分惊悚,就在她想主动退下时,陆龙终于开口了。

“下午的训练是什么?”

“武装泅渡。”

“除了必要训练,其它训练你可以不参加。”

为什么?陆朔满脸疑惑,但她不会傻到问他。因为她想快点离开。爸爸现在好恐怖!

“要参加国防大的期末考试吗?”陆龙靠在椅背上,瞧着脸色瞬息万变的人儿,像在逗弄一只兔子。

陆朔斟酌了会儿才讲:“没多少时间了,我这个时候去,要是考出好成绩他们一定说我开挂。”

“嗯,也对。”

“爸爸,你有啥事就直说吧,我胆小你别吓我。”内流满面的陆朔撑不住了。

听到她这话陆龙笑起来。看到他震人心魄的笑,让陆朔连想到冰封之地开出的小野花。

“这个星期回家,好好去准备下。”笑够了的陆龙不再逗她,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便挑了挑下巴。“出去吧。”

“是!”陆朔不敢怠慢,敬礼转身,正步走出去。

看她崩直的背影,陆龙再次扬起唇角。“明天把代码分析报告送给柳先生。”

原来是国科院的事。陆朔终于找到原因所在,正经的转身就帅气的向他敬礼。“是!长官。”

——

一个晚上写出来的代码分析报告?不用猜都知道有多敷衍。不过爸爸说了,随便写写,嗯……反正有爸爸给我撑腰,怕什么?

陆朔拿着薄薄的三页纸,开着陆龙那辆拉风的越野车去国科院。

一路上顺风顺水到达国科院,向门卫表明身份,陆朔就洋洋得意的将车开进大门里。这开车对于机械师来讲,真的是很容易的事嘛。心情异常好的陆朔在警卫的手势下,转动方向盘把车倒进空着的车位。

能在国科院工作的人,都是各种高大上,因此开的车都不是一般的车。陆朔瞅着戴白手套的双手,缓慢将大车退进左右都是名车的停车位。

“往左边一点,再左边一点,好,往后退,退退……”

“碰!”

警卫:……

陆朔:……

是你让我退的!

警卫瞧着一脸无辜的车主,很想说是让你退,不是让你快退!

自知自己闯祸的陆朔紧张的跑下车,看被自己撞到的倒霉家伙。车前盖上有个小银鱼,车牌上面是两个重叠的R……囧,好贵气的样子。

“那个,这车谁的?”陆朔胆战心惊的寻问警卫。

警卫也不是很着急的样子,毕竟见过世面大了,也知道在这里工作的人不一般,能进来这里的人也不一般,所以基本不会有他啥事,就非常淡定的讲:“柳先生的。”

“柳如风?”

“嗯。”

“那没事了。”陆朔挥手,把车钥匙丢给他。“帮我停好,车主问起来就说是我撞的。”

“请问小姐你是?”

“一号。”

警卫:!

陆朔熟门熟路的进入国科院,进了电梯,透过玻璃看每层楼里忙碌的科研者们,想着这里还是一样,从认识到现在。

“陆朔?”一声不太确定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陆朔转身寻找的看过去。

是妖孽博士!

面貌依旧俊美,只是眼尾出现几条细细皱纹,不过这对他丝毫不造成影响,反而让他更增添成熟魅力,往大叔方面发展了。

“来找柳先生?”确定是她,姬鸿把文件给自己的学生,走近傻站通道的女孩。

陆朔不自然的笑着点头。

看到她的尴尬,姬鸿安慰的讲:“这没什么,观察你是我的职责,包括你跟陆龙少将的事也在我的范围内。”

可是她跟爸爸亲亲和滚床单你也知道!这不科学!

“柳先生在办公室,你先去找他,完了之后来趟我这里。”姬鸿没有为难她,说完就走回等候自己的学生。

陆朔眨巴眨巴眼睛,看几个穿着白大卦的人进入银白色的房间,想着博士好像越来越有人情味了啊,不再是移动机械了。

“这就是有关毒鸩的代码分析报告?”柳如风将那三页纸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眉头紧皱的问房里的人。

正好奇到处望的陆朔听到他的话,收回要去翻书的手对视他眼睛缓缓点头。

柳如风抚额,深吸口气尽量保持温和的讲:“小朔朔,这份报告对我很重要。”

我知道,可是我没时间写完。

对她天真无辜的反应,柳如风有点凌乱,不过他是谁?他和柳如云是这个国家安全系统的编造者,他有的是办法。很快将这事丢一边的柳如风,顶了顶金丝边眼镜儒雅的问:“小朔朔,你跟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一见他这狐狸似的笑,陆朔就浑身紧崩。

看她睁得圆溜的眼睛,柳如风想着她还真是敏感,一下就从兔子变成刺猬了。

陆朔防备他,是因为去猎鹰比赛时他莫名整自己的事。当初她差点跟爸爸殉情了,这事让她记忆深刻!

“OK,OK,放轻松,关于报告的事我会跟你爸爸勾通,现在我们就随便聊聊。”

“我不想跟你聊。报告我需要时间,是你们摧太紧了。”昨天爸爸就是因为这事而不爽的吧?这么短的时间,她就是不睡觉也弄不完这个报告。

“不是我想摧,而是这对我们很重要。”柳如风咬重我们两字。这份报告不仅是技术性的突破,还能更加完善Z国的安全系统。时代不断在前进,安全系统也必须更新,现在他便开始在做下代人要做的事,他必须将这些东西都收集整理起来,供后人参考。

陆朔吐了吐舌头。“我副手还没出院,我最快半个月内弄好。”

“半个月?”

“一个代码都不会遗漏,只要你不嫌看着累。”

“好!我等着你的报告。”能够拿到原版的代码,这事让柳如风面露喜色,心情放宽不少。“小朔朔,我听姬鸿博士说了些事,有关你跟你爸爸的。”

话题转得太快,陆朔稍稍迟钝了下。上次一战中似乎是用脑过度,陆朔反应稍稍慢了些,不过还在正常范围。

“你没什么想跟老师我说的吗?”柳如风说着露出个迷人笑。“别忘了我可还是你爱的启蒙老师哟。”

陆朔:……

“柳先生,你现在这样特像拉皮条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就不怕我将那些事说出去?”看她走的潇洒,柳如风立即坐正身问只留个背影给自己的人。

打开门的陆朔反头冲他灿烂一笑。“柳先生,博士跟你向来不合,他怎么可能将事情告诉你?”说罢就想走,完了想到什么的冲他讲:“对了,刚才停车时不小心亲了你的爱车一下,我先说明,我不知道你换口味了,还有我没钱,你自个去修。”

门碰的关上,柳如风立即走向落地窗,不意外看到停在自己车旁边的黑色大车。这可是他新换的车!

番外更新不稳定,因为没有存稿,不过香瓜会更尽做到稳定的!

——

推荐墨邪尘的文《冷帝狂妻》纳兰烟,外号血狐,王者T—H佣兵团的团长,纵横佣兵界七年无人能敌,偏生有个男人就爱逮着她不放,唯二两次被抓进监狱都是因为他!

——

推荐爱吃香瓜的女孩文《宠妻之首席设计师》囧,好吧,我就是来卖萌的>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