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九十五章 俱伤上/百炼飞升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翕魂珠自爆所现的神魂能量冲击,如果仅是浩瀚激荡,当然不会对玄灵后期、顶峰之境的修士造成多么大的威胁。

可是翕魂珠并不是寻常收集神魂能量的宝物,其本就是弑幽圣尊炼制的一种强大神魂攻击宝物,其强大,非是寻常之人能够知晓。

如果是弑幽圣尊施展那六十四颗翕魂珠,就是两三名普通大乘存在,也势必难以轻易抵御下来。

秦凤鸣自然不知这翕魂珠的可怖。

他得到这些翕魂珠,看重的只是翕魂珠之中所蕴含的难言神魂能量。只是将翕魂珠当成了一件容纳浩瀚神魂能量之物炼化使用。

而他自身修炼的数种神通,可以说都需要神魂能量消耗。

如果他知晓,这些翕魂珠,乃是一名真魔界元始圣尊当做自己依仗魂宝在滋养,以后会当做自身一项恐怖杀手锏之用,秦凤鸣势必会后悔的要死。

一位元始圣尊祭炼了数十甚至上百万年之久的魂宝,仅是想想,就足可让人脑海轰鸣,血脉澎张了。

可以说,秦凤鸣实在有点暴殄天物。如果弑幽圣尊知晓此刻秦凤鸣所作,定然会暴跳如雷,惊怒无比。

此刻这两颗强大的魂宝爆炸,呈现方式各不相同。

秦凤鸣主动引爆的那颗,乃是第二魂灵花费了数年时间好不容易炼化,打算慢慢让其释放神魂能量,以助第二魂灵修炼之用的。

这一颗能够受其操控引爆,自然是秦凤鸣在上面布置了众多符纹之过。

而另一颗,却是受到外力强力攻击所致。

翕魂珠,并不是凭借自身坚韧攻击的魂宝,而是需要弑幽圣尊用特殊玄奥咒诀激发翕魂珠之中的浩瀚神魂能量,展现特殊攻击手段的魂宝。

里面蕴含的神魂能量在无人操控之下骤然受到猛烈攻击,自是会瞬间爆裂。

这骤然而现的恐怖神魂能量冲击之中,蕴含有一股可以直接肆虐修士识海的恐怖气息。

此股气息,是一种奇异的神魂能量,其却不是修士轻易可以炼化的能量气息。

就算是弑幽圣尊,也是无法对此种能量气息准确定义的。

当年弑幽圣尊设置辰荒殿六十四尊巨鼎,以收集闯关修士的神魂能量,为的便是修炼自身精魂之用。

可是弑幽圣尊很快便感应到了异样,在那些聚集的大量修士神魂能量之中,蕴含有了一种他从未曾知晓的奇异气息。

那一气息融合在神魂能量之中,一时极难发现。

可是那种气息进入他体内,用在修士精魂之后,他霍然感觉,那股气息并不能被其炼化。虽然那气息开始对他自身并不造成什么损伤,可是以弑幽圣尊谨慎性情,自然不会对其不理。

苦思之下,这才想到了炼制翕魂珠,让其专门净化修士注入巨鼎的神魂能量。

而经过弑幽圣尊苦思觉察到的那些奇异气息,更是震惊。

那种气息,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损害,可是他发觉,那气息对修士玄魂有极为强大的滋扰之力。

如果能够将其此种功效发挥,自是能够成为以强大攻击手段。

弑幽圣尊自然是惊才绝艳的逆天存在,既然知晓了那诡异气息存在,自然要设法将之利用。

只是说说此事简单,可是真要着手进行,就是强大的弑幽圣尊,也是一时难以寻到合适之法。

就是到被困,弑幽圣尊也未曾真正思虑到用何种术法,能够将翕魂珠中那种凝聚一起的奇异能量气息善加利用,不过也有了一些眉目。

秦凤鸣在不知情形之下,竟然用翕魂珠中的能量修炼命魂丝,并修炼化宝鬼炼诀,不得不说他运气极为不凡。

那翕魂珠之中的恐怖能量气息,竟让他生生用仙界符纹术咒化解了。

当然,这也只是说那两种仙界神通虽然不能炼化那诡异气息,可是也足可让那能量气息并不作用与秦凤鸣体内。

此刻,身为玄灵顶峰的张世河在那能量气息刚一入体,就感应到了一股陨落危险临身,足以说明这一翕魂珠爆炸冲击之恐怖了。

狂暴凶狂的神魂能量冲击四周,方圆之地,顿时被恐怖的能量席卷。

好像一座高大山阙突然自高空坠落在了无垠的海面之上一般。

浩瀚的海面之上,顿时形成了数十上百丈高的巨浪急速向着四周翻滚而去,犹如道道硕大的城墙在宽阔的海面之上急速移动。

能量狂涌,在海面之上肆虐涌动,一时间隆隆之声久久不息。

十数日之后,滔天巨浪早已远去不见,先前被肆虐,塌陷下去的深沉海水,重新恢复了原貌。

波涛如先前般涌动,不再有丝毫异样存在。

先前电光火石攻击之中的三名修士,此刻已经不在了当场。

到底这一番攻击谁生谁死,就是当初在现场的三人,也是无人知晓。

因为此时的三名修士,自从那一番爆炸能量席卷之后,就没有再见。

激发了一枚奇异令符的张世河,虽然顷刻便将恐怖神魂能量冲击抵御了下来,可是侵入其体内的那股诡异气息,并未被其抹除。

一口精血喷吐之下,他并不敢在当地久待,故此急速驾驭遁光逃离而去了。

随着其全力驾驭法力远遁,其体内的伤病,终是在那股诡异气息肆虐之下全数迸发了。

一口口精血喷吐,一阵无力之感,陡然袭扰在了张世河肉身之上。

大把丹药急速服食,依旧难以压制住体内恐怖气息肆虐。

仅仅飞遁出两三百里之遥,张世河便已经急速停下了身躯。没有丝毫迟疑,直接便进入到了一座小岛之上。

随着双手舞动,一座法阵展现当场。

没入法阵之中的张世河,就此消失不见了踪迹。

而另一边的溧阳真人,此刻也并不比张世河处境好上多少。

在那恐怖神魂能量肆虐之下,溧阳真人开始并未将之放在眼中。可是气息入体,他才陡然知晓,那股肆虐识海的神魂气息,非是他可以承受抵御的。

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将当初在他进阶玄灵之境时,本体赐予的一枚保命玉牌便被其一捏而碎。

面对那肆虐识海之中的恐怖气息,溧阳真人知晓,如果他不抵御下那恐怖气息入体,他顷刻便会昏厥当场,陨落,将是毫无疑问之事。

抵御下了凶狂神魂能量冲击,可是体内的气息袭扰,却与张世河一般,难以摒除。一口口精血,在肆虐的气息袭扰之下喷吐而出,让溧阳真人一时惊恐到了极处了。

就在溧阳真人也欲远遁之时,契约反噬之力,也随之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可也是溧阳真人命不当绝,契约反噬之力强大不假,可是他捏碎的那枚玉牌,还是护卫住了他的身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