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8章 怀悼之于昔影 (二十三)/光灵行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48章 怀悼之于昔影 (二十三)

"穆特?!------"

听见猫人少年突然的抬杠,希洛玛有点不快的地,用他很少会用到的、似是责备甚至是压制的语气说道,希望穆特能闭嘴。

然而并没有用。

"我知道人死了就是死了,什么都不会再感觉得到。"猫人少年抱着老爹送他的泰迪熊玩偶,低声说:"我也知道,即使我们拿到超级杯的冠军,把奖杯放在老爹的墓碑前拜祭他,他也不会复活过来。逝去的人甚至不一定会有灵魂,不一定会因为我们所做的事而感到欣慰。但是------"

他低声哭道,因为伤感,声音都变得格外地低沉和沙哑:"但我还是想这样做。或许不是做给老爹他看的,只是在找寻自我安慰罢了,但我还是希望斯芬克斯老爹的在天之灵,能看到我们球队捧起冠军奖杯的那一刻。如果不这样认为的话,那么我们一直以来的努力,岂不全都失去了意义吗?"

谁都没能反驳。就连一直表现得很理智的希洛玛,也陷入了沉默。斯芬克斯队里的兽人们基本都是一群糙汉子,在平日并不会轻易流泪痛哭,但今天是例外。在追悼会上已经一直忍耐了好久的球员们,感情如今就像缺堤般一口气释放出来,开始啕嚎大哭。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中锋古斯塔跪倒在地哭喊道。作为球队里最膘肥体壮的大汉,这名虎人哭起来甚至可以说是极其有气势。

"古斯塔先生......"穆特也抱着玩具熊蹲在大汉身旁,反而像安慰孩子般摸着虎人大汉的头。

"你们这群家伙......"希洛玛转过身去,不让人们看见他的正脸:"我不管你们都怎么想的,我只是交代了老爹走之前要我交代的事情而已。球队已经解散了,但可以重组。接下来要是谁想继续留在队伍中,明天比赛开始之前出现在球场就好。你们啊......到底是为了报答老爹而踢的足球,还是因为真心喜欢美式足球这项运动,才在进行比赛的?"

"都有。"猫人少年啜泣着低声说:"最初确实是为了报答老爹,但现在暗黑美式足球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怎么可能那样简单地放弃。"

"所以你是真正爱着这项运动,才决定要参加比赛的?"希洛玛又问。

"是的。"猫人少年的声音震颤着,是因为他还在哭,但他的回答并没有带着半分犹豫。

"既然如此,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希洛玛答道。

数个小时之后,利沃夫中央圣殿的避难石室之中。

"嗯......"穆特从一阵眩晕中苏醒过来。刚才的一切只是个梦吗。不对。那是真事,他确信。他是在半梦半醒之中回忆起那一切而已。如今他正躺在虎人青年的怀里,被一种苦涩又甜蜜的感觉包裹着。明知道拥抱着他的这个只是艾尔伯特的分身,明知道这个分身总有一天会被解除,然后就像空气般永远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他却如同中毒般向往着这一切。

"你醒了?"艾尔伯特的分身柔声问道:"刚才......难道是痛晕过去的?"

"不......是累得失去知觉的。那......很舒.服。比想象中好。"穆特低声说:"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有这种感觉......"

"这喵夸张?"

"以前也不是没有被这样对待过,甚至还经常有。但那都是在我不情愿的情况下做的,哪怕我哭喊者哀求都不可能停止。"猫人少年震颤着低声说:"能这样温柔的,你恐怕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在这以后,我恐怕不会再容许任何人碰我这副身体吧。真可惜。如果你是真正的艾尔伯特的话......"

"你又说这个了?都说过我有我要回去的世界,不可能留在这里了。"虎人青年的分身闷哼道。

"抱歉。"穆特低声道歉道。

"不过,你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好提醒真正的艾尔伯特,让他不要再让分身距离自己那样远了。"艾尔伯特的分身又说:"分身距离太远就会取回自己的意识,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他的意识。我的情况是因为我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有等着我回去的人,所以我最终一定会回去。但换作是来自其他平行世界的艾尔伯特呢?要是刚好有那喵一个分身,来自一个更为凄惨的平行世界,在那里他的家人和朋友全都死了,只有他一个活了下来,你说他会愿意回去那样的世界喵?"

想到这个,穆特不禁有点害怕:"不愿意回去的话......会怎样?"

"分身大概会试图杀死这个世界里的艾尔伯特的本尊,并取代他的位置吧。如果他留在了这个世界,并成为这个世界的本尊,那喵他就不用回去原本属于他的世界了。"艾尔伯特的分身答道:"使用分身术把无数个平行世界中的自己召唤过来,往往就伴随着这样巨大的风险。"

"但你也说过了,距离不超过一公里的话,本尊可以完全控制住分身们的行动,同时也压制分身的意识......"穆特好奇地问:"如果必须待在一公里外,分身想杀本尊也杀不了吧?"

"正常而言,是这样的。但天知道分身会不会有什喵奇怪的门路。"艾尔伯特的分身答道:"毕竟是从别的平行世界里召唤过来的分身,其实每一个世界里的同一个人,可能都有别的世界里的自己所没有的过人之处。比如我的情况,就是箭法比其他世界的艾尔伯特更好,而且更精通制造对魔兽用的毒药------这个其实是鲁夫教我的。"

"原来如此。"穆特闭上眼低叹道。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警铃大作,不用多说应该是负责撑持[爱之夏]的尼特罗会长睡着了,[大狩猎祭] 也再一次开始了。

"额。"艾尔伯特推开穆特,从床上爬起:"得走了。"

"不用去洗一洗吗?"猫人少年用毛毯捂住还有点湿润的身体,郁闷地问:"我听说魔兽对......那种......气味很敏感的。其他魔兽猎人估计也会嗅到,然后笑话你......"

"稍微擦一下就好,大概。"艾尔伯特的分身迅速穿好全副装备,看来他确实很习惯跟鲁夫干那个了,已经能做到几分钟之前才完事,马上就能收拾心情去办正事的水平:"接下来和魔兽们交战,肯定全身沾满血腥味,也就谁都不会在意这个了。"

"待在这里别乱跑哦,小色鬼。"艾尔伯特的分身开玩笑般哼道,背着一堆装备,全副武装地出门了。

"嗯。"穆特闷哼一声作为回答,但艾尔伯特的分身已经扬长而去。他也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下,在幽暗的石室内缓慢地走动,去把门锁好,把专用于堵门的沉重石头搬动过去堵上门。确信已经营造出安全的环境后,猫人少年才舒了一口气,坐在地板上。

身上还残存着那人的温热,甚至连体内也......

真是糟糕啊。明明已经尽情地发泄过了,他却好像还没有被填满似的,感觉还是很空虚,还想要更多。

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做出绝望的事情。他在最近几天那短短的时间内,才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那么多,没能抓住的又有那么多。以前心灵上的寄托和依靠,已经不在了;仰慕甚至爱慕的人,也有了别的人;而遗留在他体内的,除了这份很快就会消散的温热以外,就只剩下空虚吗。

你应该不至于如此悲惨吧,穆特?他自问道,然后紧抱着斯芬克斯老爹送给他的泰迪熊玩偶,蜷缩在那扇铁门后,在幽暗的房间里低声啜泣。

想要逃避的他,再次拿起了结晶刺剑。

这个现实世界太无情,却有一个非现实甚至超现实的世界,可以让他逃进去。当然,一旦逃进去,便没法确保能够再次回来。深渊是个无底洞,并不是穆特想进去就能随意进去,想出来就能随意出来的,一切都得看深渊晶界的主人的意思。说不定这次逃进去,他就永远成为深渊晶界的囚奴了。

可是------

穆特还是下意识地用刺剑轻轻划破自己的手掌,他的掌心流出一滴血,和结晶刺剑那锋利的水晶表面交融。

深红色的水晶开始在刺剑上出现,到处蔓生,瞬间就把狭小空间内的猫人少年整个吞没。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醒醒,醒醒。"有谁在戳他的脸颊。

"米契吗。"穆特刚睁开眼,就看见那只小白鼠。

"你是傻瓜吗?以前不是有机会逃出去吗,怎么跑又进晶界里来了?"米契看着躺在地上的穆特,有点生气地问:"而且你这副尊容是怎么回事?衣服都到哪里去了?"

"额嗯......"穆特红着脸,捂住下半身爬起。他确实衣冠不整,但他被水晶吞噬,堕入晶界之前,好歹是带着他的纳物口袋,里面有换洗的衣服。

米契白了穆特一眼:"该不会是在外面的世界被坏人......那个了,迫不得已才逃进来的?"

"你想太多了。"穆特没有在乎身上还带着的些许湿气,麻利地穿上衣服。在深渊晶界这种只有他和米契两个人的世界里,羞耻心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他看着衣衫褴褛的米契,又取出一套准备好的,比自己的尺码小一号的衣服:"对了,这是给你的礼物。"

"啊,衣服!太感谢了!"被困在晶界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的鼠人少年早就渴望有套像样的衣服很久了,毕竟他身上穿的衣服经常会被晶界到处存在的锋利的水晶划破,早就破破烂烂,只能说是一堆勉强挂在他身上的遮羞布。可是他不仅没有立即把新衣服穿上,甚至还把穿在身上的破烂上衣脱掉,把它们都妥善地安置在水晶山洞的一角。

"为什么不穿新衣服?"猫人少年不禁好奇地问。

"正打算出去探险呢,要一起来吗?"米契说,"这附近的山上还有一片区域没有查探过,但要爬山,衣服就容易被水晶划破,还是不穿的好。"

"身体被水晶划伤就好吗......"穆特不禁吐槽道。

"在晶界里,即使身体受伤也能瞬间恢复啊。"米契一脸严肃地说:"所以,爱惜身体不如爱惜衣服?"

这是什么歪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