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5章 追迹之于阳炎 (十一)/光灵行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75章 追迹之于阳炎 (十一)

"我在演出,先生。"面对贝迪维尔的询问,灰兔人放下萨克斯风,机械地回答着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他抬头看着狼人青年,再度举起萨克斯风:"感谢你的赏赐,先生。但我真的要继续演奏了。"

"行了啦,休息一下吧,跟我聊天。"贝迪维尔再投下一枚银币,试图就这样"买断"兔人青年的演出。事实上,看这孩子吹了大半天都只赚到几个铜币而已,狼人青年连续投下两枚银币,道理上算是个大客户了,对方停下吹奏听听贝迪维尔说话,自是理所当然吧。

"好吧......"兔子叹了一口气,彻底放下萨克斯风,抬头看着贝迪维尔:"你想聊什么,先生?要到巷子里去的......那种[聊天]吗?我今晚还要去打工,如果被弄得太脏的话可不好......"

"噗------"贝迪维尔差点吐了一口老血:"不是!你都在想什么,下流!"

对方皱了皱眉,有点不明白贝迪维尔的意图。

"小子,我只想问你个问题。"贝迪维尔把双手插进裤兜里,背倚在墙边问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兔人青年起初是一阵错愕,不知道贝迪维尔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尔后他又马上冷静下来,反问道:"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先生?"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姑且还是说明一下。"狼人青年搔了搔头:"简而言之,我最近觉得身边的人都很奇怪。不管我跟哪个熟人说这件事,他们都露出一副大愿已达成,一本满足的样子。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有其事,反正我觉得自己突然处身于一个没有痛苦,认识的每个人都感到幸福的世界。我知道自己再问熟人也是没有用的,所以来问问你,一个我从不认识的陌生人。我想知道你的看法如何,你有什么梦想,又希望得到什么。"

"嗯?哈哈哈哈哈......"听完贝迪维尔的问话,灰兔人青年突然吃吃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

"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想在我面前炫耀。但听完你的话以后,我发现你只是个傻子。"灰兔人青年冷眼看着贝迪维尔,答道:"一个世界的人,永远不可能理解另一个世界的人的真实感受。你觉得他们都陶醉于幸福,只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把自己真正的不幸告诉你罢了。即使拥有了一切,高高在上的亚瑟王陛下,也因为自己多年没有子嗣而烦恼着。你所看见听见的这些幸福,说不定只是人们用来掩饰自己不幸的说辞而已。实际上到底谁是幸运谁又是不行,这种事情只有这些人自己心里最清楚。"

"是吗......"

"听着,陌生人。"兔人青年继续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活下去,因为我母亲在临死之前嘱咐过我,要我照顾好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这个愿望还挺难达成的------因为我病得很重,不动手术治病的话,我的寿命估计不足一年了。动这个手术需要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需要技术精湛的医生,换句话说它需要庞大的资金,而我只有一年时间无凑齐这笔巨款,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办到。但是你知道吗......"

他放下萨克斯风,从坐着的肮脏的街角地面上爬起来,"我不会放弃的。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继续挣扎下去。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为继续活着而努力。我还没死,这一切就不算是完结,我就有继续追逐我的梦想的本钱。所以------咳咳咳咳咳咳!"

他的话是被一阵强烈的咳嗽所打断的。伴随着咳嗽吐出来的是血,暗红色的血,象征着内脏的坏死与衰竭。那家伙说自己不能久活于世,看来并非在骗人。

"喂喂,没事吧?"贝迪维尔大惊,"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不......"半跪在地上的兔人青年挥手阻止了狼人青年:"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自会处理。"

"听着,"他喘着气,艰难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幸福,每一个人都满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有,那只说明你身处于一个虚假的世界。好好去回想吧。你到底从哪儿来,又要到哪里去。即使这个世界全心全意地接纳你,想把你挽留于此,但选择权还在你手上。到底是继续留在这个希望满溢,处处满载幸福的世界中,还是回到真正属于你的世界去受苦,去追寻你或许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寻获的幸福------就看你自己了。"

语毕,灰兔人青年抹走嘴角的血,坚强地爬起来,带上行李转身就走。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街角的暗影之中,贝迪维尔都没能和那人再搭上半句话。

然而远远看着灰兔人青年离去的背影,狼人青年逐渐记起了什么。

回到家以后,狼人青年看见莲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间不早,她应该已经把哈斯基哄睡过去了,而且虽然在看电视,却把电视的音量收得颇小,也是为了避免吵醒在儿童房里睡觉的哈斯基。

"你回来了?"莲音微笑着,把目光投向刚推门进屋子里的狼人青年:"我听说你要进入骑士团当亚瑟王笔下的近卫骑士了。所以,一切都顺利吗?"

"嗯嗯......"狼人青年敷衍地答道,有点心不在焉。

"我也向默林大师征询过意见了,明天早上把最有一点研究工作完成,我就可以申请离职了。那时候我不工作,就在家里照顾哈斯基,当个全职的家庭主妇如何?这样一来你也总算可以安心地在外面工作了,对不?"

"......莲音,我有话想跟你说。"仿佛下定了决心,狼人青年低声说道。他甚至没有找椅子坐下,就站在门口处,一脸严肃地说出这样的话。

"我想我是时候该回去了。"

"回......回去?"莲音眨了眨眼:"你在说什么呢,亲爱的?这里不就是你家吗?你还打算回去哪里?该不会是打算离开大不列颠骑士团,再一次搬家回去西西伯利亚吧?你真的打算那样做吗?我知道你不习惯大不列颠的气候,但是天......西西伯利亚那边也实在太冷,太过荒无人烟了吧?"

"不。"贝迪维尔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我是时候回到属于我的世界里去了。"

"噢。"莲音露出一脸的尴尬,表情从原本的嬉笑转变为严肃:"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在不久前,有一名年轻人提醒了我。"贝迪维尔眨了眨眼:"然后就突然把一切都响起来了。"

"原来如此。"莲音叹道,从沙发上站起。

周围的景色突然变暗,变成了只有他和她的二人世界。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得了你的觉醒,对吧。"莲音叹道:"如果不对你说明这一切,你还是会选择回到原本的世界去,对吧?"

"即使说明了,我也......"

"你确实不属于这里。"莲音抢在贝迪维尔之前说道:"在三年前,这个世界的你就已经死了,死在[白雪凯神]的凶刃之下。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和哈斯基两人,而我们除了逃走,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这不是幻境,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平行世界?"狼人青年审视着莲音,追问道。

"你可以这样认为。但对于我们而言,这才是我们本应存在的世界,你反而是从另一个平行世界过来的人。"莲音的眼角有泪光闪动:"你永远不会明白,当我再次看见的的时候,到底有多高兴。我知道你和这个世界的贝迪维尔是不同的两个个体,但其他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不管怎样,你出现了,我们一家人再一次完整了,你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奇迹。所以,亲爱的,请不要走。留下来吧。我相信这是个比你原本所在的世界,更为完美的世界。------事实不也正是如此吗?你所见所识的亲朋好友们,有哪个不是面带微笑,过着幸福洋溢的每一天?"

"是的,每一个都是。"狼人青年不带感情地答道:"却正是因为他们每一个都只对我诉说他们的幸福,却从没有人抱怨过自己的不幸,我反而觉得这一切太过虚假。我不属于这个世界。这样的世界也不是我应该待在的世界。我要回去了,莲音,回去属于我的真正的世界里去。那里才有属于我的苦难在等着,有属于我的责任要去承担。我不能把这一切抛下不顾。"

"你不在乎我,也至少在乎一下哈斯基。"莲音却哭着挽留道:"如果再一次失去你的话,那孩子又要陷入悲痛之中吧。你忍心让那孩子再一次失去父亲吗?"

"......照顾好这个世界的哈斯基吧,莲音。"贝迪维尔却断然拒绝道:"而我也要去找到我那个世界的哈斯基。这个世界的哈斯基还有你陪伴着,至少不会孤独。但我那边呢?我甚至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哈斯基在如今哪里,和怎样的人一起渡过每日。说不定他正躺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独自哭泣,等待着他的爸比去救他呢?因此我必须回去属于我的世界。不要阻止我,莲音。"

"我明白了。"帕提摩少女长叹了一声:"你一直都是这样子,贝迪维尔。不管在哪个世界里,你都是这副样子。你决定的事情就绝不会改变,不管我怎样劝你也没有用。"

"对不起。"

"那你就回去吧,亲爱的。"莲音叹道,走上前来轻轻拥抱了狼人青年一下:"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找到属于你的幸福。愿那个世界里的哈斯基和莲音仍然活着,你们一家人能够再次团聚。"

"谢谢你,莲音。"狼人青年也紧紧地拥抱着他另一个世界的妻子,和那个莲音相吻。那是如同初吻般的最后一次亲吻。

然后,一切便彻底暗了下来。世界消失了,贝迪维尔搂在怀中的莲音消失了,有的只是一片黑暗与空寂。

月光盈照,[月亮之神的月轮]再一次浮现在半空中,默默地注视着黑暗之中的狼人青年。

贝迪维尔也抬头看着月轮,以及守卫着月轮的十二枚如同星辰般的小球。

"首先感谢你,把我带到那种美好的世界里,让我做了一场美好的梦。"此刻的狼人青年对月轮举刀相向,眼中已经没有了半点迷惘:"但这才是属于我的真实,我不需要梦。

再一次,我要挑战你,击败你,然后继续追寻我的梦想。

------我的梦想由我自己来实现,不需要你插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