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剥皮拆骨/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的是国公府庶出的二小姐——叶杏,不久之后,她便是宫中的美人,即将飞上枝头,成为宫闱豢养的金丝雀。……www.ZiYouGe.com……

青丝束发挽于脑后,小巧的五官嵌在她的鹅蛋脸上分外精致,吊梢眉微微上翘,动怒时凤眸圆睁更显泼辣厉害。一袭水天蓝的绣大朵蔷薇广袖裙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在她雪白的锁骨处,一朵天蓝色的蔷薇刺青格外醒目。

嘴角噙着无温的冷笑,叶杏嫌恶的以手捂鼻,“哥哥是不想吃妹妹的席了吗?这般磨蹭作甚?”

叶赫见叶杏娇嗔之状,竟显出几分垂涎之色,“不知杏儿你想如何处置她们?”

叶贞怒目圆睁,看着叶杏一步一顿走到跟前,猛然一脚踹在自己的心窝,剧烈的疼痛让她浑身战栗。

耳边,却传来叶杏冷若霜寒的声音,“贱人敢与我并殿选秀,我便要这贱人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剥皮拆骨。”

话音刚落,四下陡然一片地狱般的死寂。

“叶杏……”叶贞愤怒的嘶吼,眸色猩红如血。下一刻,她惊恐的看见有人持着明晃晃的刀子,走向自己的母亲。

她挣扎,如蠕虫一般不断的挪动手脚,匍匐在地,泪如雨下,“娘……娘……”

母亲的嘴被堵上,锋利的刀刃割开母亲的喉管。叶贞痛苦的嘶吼着,看着母亲的血如潮而下,染红了衣襟,染红了脚下每一寸土地。

叶贞就像绝望的人,眼底成灰,绝望的哀嚎就像午夜的幽魂在嘶鸣,将一身的怨毒抛洒人间。愿人间皆为炼狱,永世不得超生。

蓦地,叶杏忽然掐住她的下颚,死命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灌入她的喉间。火辣的刺痛灼烧了她的喉管,却让她这双阴戾而仇恨的眸子,最终成了叶杏此生的梦魇。

叶贞拼命咳嗽,迎上母亲死不瞑目的双眸,突然化作一声凄厉的长啸。

天空骤然一记炸雷,大雨倾盆而下。

她亲眼看着母亲被剥皮拆骨,耳边是叶杏尖锐的笑声,“我就是要让这个贱人生不如死。我要让她面容尽毁,让她永远做不了真正的女人,让他们这对贱兄妹趴在地上永世乞讨,被万人践踏!”

那一夜,她一无所有,与被打断双腿晕死过去的哥哥,一起丢在了大街上。脸上两道清晰的刀痕,大雨倾盆而下,再也无法冲刷她的耻辱与仇恨。

母亲临终前睁大的双眼,在她的世界里,烙下刻骨的烙印。

割破的喉管……剥落的人皮……还有白森森的人骨……

鲜血与雨水一起流下,身体与心脏一起冰凉。

耳边突然响起母亲那一句撕心裂肺的怒吼:叶惠征,就算我化作厉鬼,我都不会放过你。

不!我不能死……娘……我不能死……我要为你报仇!

哥?

叶贞无力的撑起身子,寒彻骨髓的身子扑在还剩一口气的叶年身上,“哥……哥……”

天空电闪雷鸣,满目的黑暗与冰冷。

漆黑的雨幕中,羽睫止不住颤抖,她看见一辆马车徐徐而来。手无力的摆动一下,身子晃了晃,顷刻不省人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