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他是墨轩/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昏昏沉沉的世界里,漆黑一片,她伸手想要抓住那一丝光亮,却发现自己深陷泥沼无法自拔。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ziyOuge.com叶贞哭着喊着娘亲,徒剩下一张闪烁着明灭烛火的人皮灯笼,幽暗的光就像母亲最后的恨意阑珊。

她的手,死死抓着床单,指甲皆断裂出血,道道血痕浸染白色的床单。

昏暗中,她听见有人低低的交谈。

“如何?”

“性命无虞,只是喝下太多的红花,此生都难以成孕。”

“那她的脸……”

“唉……”

一声轻叹,换她两行清泪,一身之殇。

微弱的光一丝丝钻入她的眼睛,浓密的凤羽之睫缓缓张开。叶贞深吸一口气,脸颊上刺辣辣的疼痛让她幡然坐起身子,原来她还活着,是真的还在苟延残喘。

扫一眼陌生的周围,极为考究的红木大床,精致的一副桌椅,尤其是桌案上那套描金的茶具,更显昂贵。

终于,她的视线落在门口那道颀长的背影之上。

晨曦落下,金色的流光落在他乌墨般的发髻之上,荡开迷人的光泽。他双手负背,孑然而立,却不叫人看清他的脸。若迷雾氤氲难散的桀骜气质,只一眼便能让人心颤不已。

风雨中,他见证了自己最狼狈的生死一线,也救了她一命。

“你是谁?”她低低的问,口吻依旧残留着对国公府的浓烈恨意。

转身,晨曦明媚。

俊彦的男子剑眉星目,阳光落在他的身后,他刀斧雕刻般的五官,精致而明亮。她看见他唇角勾勒出的浅淡笑靥,却没能找到本该属于他的眼底温度。

幽暗的眸子如墨般沉冷,即便站在阳光下,依旧透着隐隐寒凉。

她望着他半分幽冷半分明媚的妖异,分明是极为矛盾的情愫,但结合在他的身上,却有一种魅惑众生的邪肆,直教人挪不开眼睛。

“墨轩。”他轻语,简短二字后,眉宇间英气勃发,那一刻竟宛若神祗。

叶贞望着他,眼前渐渐模糊,湿润的错觉让她有种极度压抑的悲恸。她带血的十指深深攥住被单,眼底的光却坚毅得让人心疼,“我哥呢?”

墨轩侧过身子望着远处的天际,“你自己尚且难保,何苦还要惦着旁人?”

“那是我哥。”她斩钉截铁,一字一顿。

他回眸看她,尤美的面颊上刻着两道刀疤。那一刻,他几乎可以看见刀刃划开皮肉的鲜血淋漓,这样细嫩的皮肉被生生切开,她却忍受下来,从醒转到现在没喊一句疼。

“他伤势太重,我已安排人妥善医治,只是短时间内你们无法相见。”墨轩敛了眼底的幽暗,换上一种晦暗不明的光线,直勾勾落在她惨不忍睹的脸上,“你也伤得很重。”

叶贞突然掀开被子下床,虚弱的身子只是迈开步子便已开始打颤。才几步路的距离,她却踉踉跄跄走了很久。

额头满是细密的冷汗,她昂起头,终于可以直视眼前俊彦非凡的男子。

只是那一眼,她撞进了他幽暗如深渊的眼底,宛若飞蛾扑火,更似抓住了汪洋大海上的一根救命稻草。

“你为何要救我?”她无力的倚靠门口,大口喘着气,脸颊上的伤因为汗水的浸湿,更加鲜红惊悚。疼痛让她止不住颤抖,却依旧不肯放下最后的倔强。

墨轩清浅一笑,却不置一词。

叶贞的身子一软,瘫坐在门口,羽睫微微垂下,不叫他看清自己的表情,“我什么都没有。”

她的口吻清淡如水,却有着刻骨的疼,锥心的恨。

他低头,看见叶贞的手藏在袖中,死死攥紧了拳头。

“若是这个呢?”

一语既出,叶贞骤然抬头,却见他的手心持着一枚东珠点翠的银簪。上头精心雕刻的并蒂莲花,让她忽然哭出声来。

泪眼朦胧间,她看见母亲慈爱的目光,交替着临死前的仇恨,反复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墨轩蹲下身子,眉睫微微眨动,只是摊开她的手,将莲花簪子置于她的掌心,“你哥说这是你母亲的遗物,原是你的嫁妆。如今他无法再保护你,以后唯你一人坚强。”

她扬起羽睫,泪水沿着脸颊缓缓而下,“我哥到底在哪?”

“回宫去吧。”墨轩起身欲走。

“墨轩!”她脱口而出,竟抓住他的手。

他回眸看她,眼底的光清浅不一,“他会很好。”

仿佛意识到什么,叶贞陡然倒退几步,喉间发出如鬼魅般的咯咯冷笑,“你要我回宫?你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你到底意欲何为?”

阳光落在他的眉睫,漾开教人无法捉摸的深邃,“因为我们有仇。”

叶贞愕然抬头,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清冷如月的男子。晨曦的薄雾悉数落在她的眼底,带来宿世的冷冽。她缓缓松开他的手,退至数米之远,如蛰伏的豹子等待着最后的撕咬。袖中,五指蜷握。

她陡然明白,为何他不肯告知哥哥的去处。

原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