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一入宫门深似海/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停在皇宫最不显眼的侧门,叶贞走下来,抬头望着巍峨的红墙金瓦,宛若囚困的牢笼。-www.ZiYouGe.com-以后,她都要在这个四四方方的人间炼狱里挣扎,只为迎来鲜血的洗礼。

深吸一口气,她望一眼徐徐而来的太监,想必墨轩早已安排妥当。

拎起裙摆迈开步子迎上去,叶贞没有犹豫,也容不得她犹豫。

她,早已没有选择的权利,也没有软弱的资格。

“这是掖庭宫的掌事刘公公,你这丫头可要机灵着点。”一侧的灰布太监尖锐的嗓音有些刺耳。

“嗯!”掖庭掌事刘贵示意手下禁言,只上前一步,左右查看叶贞带伤的脸,略带可惜的摇头,“你可要知道,奴才带伤是不得伺候主子的。”

叶贞颔首,恭敬的躬身行礼,恪守宫婢的本分,声音低浅而谨慎,“奴婢不求伺候主子,只愿在公公手下安分度日。公公只管吩咐,奴婢必然竭力完成,绝不让公公忧心半分。”

“是个懂事的。”刘贵点点头,虽说脸上带上,好歹也算懂事。

身后的灰布太监拿出记事簿,勾去了叶贞的名字,瞥一眼垂眉顺目的叶贞道,“跟着来吧!”

叶贞也不抬头,只是冲着刘贵浅浅行着宫礼,“谢刘公公。”

说完,叶贞这才跟着灰布太监走入宫闱。

一如宫门深似海,从此天涯无比邻。

眼角的余光扫过周围高耸的墙,辉煌的殿宇楼阁,僻静的宫道幽深而没有尽头。她跟在灰布太监身后,心头有些扑扑的跳。记事簿上的红笔勾欠不断在她脑子里排旋,她知道,此生皆已赔付。

可是她不悔,这才刚开始,怎容得她后悔。

该后悔的是国公府,是叶杏,是叶赫,是所有践踏凌辱,带给她血腥屠戮的人。

掖庭是每个新入宫女必然报道的地方,多少宫人从这里被分配下去,有人成了娘娘们的贴身宫娥,从此可以颐指气使。

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是世间所有黑暗的聚集地。

每一步都必须如履薄冰,一旦行差踏错,就会万劫不复。

掖庭院舍层层交错,住的都是新进的宫娥,越过高高的围墙,便是净身房,那边全是清一色的太监。

偌大的院子里,围着一簇簇的宫人,一张张鲜嫩的面庞。皇帝选秀,自然也要招揽宫娥入宫,否则那些个贵人娘娘教谁人伺候?

叶贞独自站在角落里,眸子迅速掠过在场的所有女子。

一个个欢悦的表情,好似入宫便能得到皇家富贵,殊不知这四四方方的天,从未有过真正的晴天。

“哟,丑八怪也能入宫?”人群中发出一声尖锐的谩笑,所有人都将视线停驻在叶贞身上,灼热的目光就像刀子狠狠剜着她的心。

她本就想躲开她们,谁知女人多的地方,便是她想躲也是不能。

音落,随即爆发哄堂大笑。

叶贞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只是用冰凉的眸子掠过她的脸,清冷无温的光有种刻骨的凛冽,能刺人肺腑。宛若一阵阴冷的风,拂过那人的脊背,冷得让人望而生畏。

那女子身子微微一颤,笑容僵在唇边。

这双眼睛,竟有着来自地狱的冰冷。

“你们太过分了。”尖细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众人侧目,却是一名身材弱小的女子。面色蜡黄而憔悴,却有着一双灵动无比的眼睛,流淌着澄澈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