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自请冷宫/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公容禀。(www.ziyouge.com)”叶贞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因为脸上的伤痕而呈现半分的轻贱容色,“此事皆由奴婢引起,奴婢愿与月儿一道受罚。”

王辛眯起细小的眼睛盯着她垂眉顺目的样子,叶贞没有抬头,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顶上传来的炙热。

轻咳了一声尖细的嗓子,王辛冷冷道,“你可知祸乱宫闱该当何罪?”

“奴婢初入宫闱,不知轻重,让公公受累动怒,实在罪该万死。奴婢愿与月儿一起拨入冷宫清扫。”叶贞说完,朝着王辛深深叩了个响头。

一语既出,王辛微微一怔,连周围的宫婢们都有些窃窃私语。

入宫的女子,哪个不想找个贵主依附,以求日后腾达。故而冷宫清扫,那是一千一万个不愿去的。冷宫,一旦踏入就是深渊。即便出来了,也不会有哪个主子会要。

身边带着从冷宫出来的奴婢,谁不嫌晦气。

“你果真去冷宫?”王辛口吻邪冷,带着几分怀疑。

叶贞直起身子,她不是傻子,早已听出王辛的弦外之音。如果不能给这个凌厉多疑的太监一个满意的答复,估计她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伏跪在地,叶贞依旧保持最恭敬卑谦的姿态,“奴婢脸上有伤,无法伺候宫中的贵人。若然教人嫌隙,只怕要令公公为难。奴婢自知卑微,不敢劳烦公公挂心,只好自荐冷宫清扫,也免去今日之事重蹈覆辙。”

王辛略带满意的颔首,“你就不怕来日没了前程?”

叶贞微微抬头,故意展露着面上的刀痕让众人清晰看见,“奴婢不求前程,只愿能扫去众姐妹的忧心。”

她不说为王辛分忧,因为她没有资格,也会让王辛觉得她故意抬高自己。

但是“扫去众姐妹的忧心”这句话,却让她显得更为理智善良,所有人都不去,唯独她愿意前往,可见她是真的不要前程了。

眼见着叶贞的容色残破,确实不适合留在宫里分拨给各位小主,王辛也乐的遂了叶贞的意。何况冷宫无人已久,长此以往若被人挑刺,他也不好收拾。

看一眼躺在地上晕厥的月儿,王辛摆了摆手,傲然冷道,“下去吧!”

言下之意自然是准了。

叶贞面色一贯淡然,仿若不起涟漪的湖面,眼底的光带着几分真挚,“谢公公成全。”

如此却好,免去了月儿的无妄之灾救了她一命,也能在自己容颜恢复之前,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她很清楚,过不了多久,各宫各院就会来点选婢女,若然她在场,这张特殊的伤疤脸必然会惹来众多的侧目。

一旦传到叶家姐妹耳朵里,她会难逃此劫。

索性月儿已经惹怒了王辛,若是不让王辛在新宫女面前抖一下威严,只怕是不行的。

她顺了王辛的意,看着月儿挨了打。自己此时出头,以王辛的多疑与燃眉之急为弱点,便可成功的踏入冷宫。

高高在上的人,总喜欢恭维,总喜欢懂事而不耍小聪明的人。

所以她露出了真挚的眸色,为的就是打消王辛的疑虑,让他以为自己是因为脸上的伤,无望伺候宫里的主子而甘愿避世。

事实上,她成功了。

月儿不会死,而她也能活。

尽管这一步惊险,若然不能打消王辛的疑虑,她会死得很惨。

身后,王辛锐利的嗓门继续传来,“把这东西丢到香房去,以后别给杂家丢人现眼。”语罢,便听得锦秋嘶声哀求的声音,以及被强制拖走的磨蹭。

美其名曰香房,其实就是宫里倒夜香,洗马桶的地方。去了那里,跟去冷宫,基本上没多大差别。

叶贞冷笑,早听闻掖庭王公公最喜欢让人生不如死,如今看来确实是真。

经过一名身材颀长的女子身旁时,叶贞低眉,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那女子面色一怔,定定的看着叶贞的背影许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