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琵琶一曲谁人泪/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缩了一下眼神,只见这琵琶做得精致无比。-www.ZiYouGe.com-上等的马鬃毛落弦成曲,琵琶身绘百花争艳图,颜色经年褪去,愈发显得朦胧若仙境飘渺。弦根底部嵌一颗上好的老坑翠玉珠子,周旁缀一圈七彩琉璃碎石。

“这样的东西,倾尽天下也独此一件。”看出叶贞的错愕,俞太妃口吻自豪而傲慢,“此乃先帝所赠,铸以南山华木,以北海鲛珠碾磨成粉,金漆描绘百花争艳。 取蓝田之珠嵌入,配之西域的七彩琉璃石相缀。”

无论哪一样,都足见名贵,更显当年俞淑妃的圣宠优渥。

只是……

盛宠如何?始终逃不脱【一朝红颜落,冷宫寄终生】的宿命。在整个宫闱内,唯有皇后才是最后的赢家。

说完这些,俞太妃眼底的光忽然黯淡下去,不觉鼻间嗤冷,“不过那又如何?先帝宾天,无所出之妃嫔都是与本宫一样的下场。方才你看见的是禧太嫔,当年她的风头可是盖过本宫。夜夜荣宠,容貌惊为天人。可是那又如何?还不是与本宫一样,等死在这深宫之中,无人问津。”

许是沉寂了太久,俞太妃打开话茬便显得有些神情恍惚。

叶贞看着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一个困守国公府北苑十多年的女人。母亲的苦苦等候,换来的是儿女受辱伤残,自身命丧屠戮。叶贞的视线泛出稍许的氤氲,竟然有些失神的盯着眼前喃喃不休的俞太妃。

她的母亲,当年也曾风华万千,多少人簇拥着想要成为花魁的入幕之宾。可是她的母亲选择了位高权重的丈夫,便是踏入门口的那一瞬,就注定了他们要深陷宅门厮杀的宿命。

亲情尚且厮杀,何况宫闱。

眉睫微微垂下,叶贞心头起伏,袖中拳头紧握。

俞太妃忽然拍案而起,眉目大怒,“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连你都觉得本宫疯了?本宫是困在冷宫多年,但本宫没有疯!本宫还有多年的夙愿未了,本宫必须活着,清清楚楚的活着。你明不明白?”

叶贞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住,随即跪身,“奴婢不敢!”

察觉叶贞眼角的泪,俞太妃心头一颤,脸上的表情隐隐散去。仿佛意识到自己失控,俞太妃的脸上有着扭曲而狰狞的纠结神色,“本宫……本宫只是不想再自说自话而已。”

她的声音沉下去,虚弱而低冷。

叶贞看着她,这句话分明是俞太妃说给她自己听的。

一个人在冷宫活了太久,自说自话了太久,心性多多少少与正常人有所差异。但叶贞不念其他,她的心思都扑在这琵琶上。

“太妃若觉闷得慌,不若弹一曲琵琶,权当舒缓心情。”叶贞恭敬的俯首,言语间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战栗。

许是以为自己真的吓着叶贞,俞太妃的眼神有些散乱,好似很怕叶贞会就此离开。一个人寂寞了太久,会特别渴望有人相伴。哪怕只是听自己说说话,也是极好的。

“好好好,琵琶……琵琶……”叶贞看着她尽力平复激动的心情,心头不由升起一丝怜悯。

冷宫可怕,冷宫里的女人最是可怜。

永远的不见天日,永远的自生自灭,孤独终老,无人问及。

叶贞看着俞太妃抱起琵琶,指尖轻轻一拨,瞬时妙音无数。

轻拢慢捻抹复挑,眉目若现两生花。容颜依旧花常在,一曲霓裳艳惊四座。音若珠翠落玉盘,玉手还旧当年情。冷泉幽暗门前过,常去午夜不白昼。快如马蹄碎疆场,驰若美人踏细步。指尖快慢错杂弹,四弦裂帛声终歇。

叶贞的泪缓缓而下,似又看见自己的母亲,血染衣襟的模样。

怀抱琵琶的俞太妃早已泪流满面,抬眼竟见叶贞哀戚的模样,不觉心中一暖,“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陪本宫落泪的。”

“太妃娘娘的琵琶,果真是世间第一。”她的母亲也弹得一手好琵琶,只是后来入住北苑,便再也无缘触碰。母亲曾说过,她此生色艺无双,琵琶唯输宫中淑妃。于是她便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思及此处,叶贞泪如雨下的跪身在俞太妃跟前,“奴婢斗胆,恳请太妃娘娘教奴婢琵琶,奴婢万死谢恩。”

俞太妃显然一怔,老泪纵横,抱着琵琶的手不断颤抖,“你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