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儿垂危/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泪流满面,容颜哀戚,却让脸上的伤痕越发鲜红刺目,“奴婢自知身份卑微,不敢奢求太妃娘娘赐教。|www.ziyouge.com|实在是奴婢思念母亲,所以……”她是真的心疼了,眼泪渗入伤口,脸上的伤疼得刻骨。

美丽的羽睫凝着晶莹的泪水,一点一滴的滑落,她声音颤抖,容颜悲怆,“奴婢的母亲,生前弹得一手好琵琶,奴婢却从未听过。奴婢、奴婢只是想常常听到母亲的声音,奴婢……”

说到最后,叶贞已然说不出话来,整个人沉静在黑暗的悲恸之中难以自拔。

“你的母亲……”俞太妃声线哽咽,褶皱的手,轻轻抚上她的发髻,“若本宫的孩子还活着,也该有这么大了……”

叶贞泣不成声,“娘娘……”

“起来吧。”俞太妃强忍住内心的颤动,低眉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怀中的琵琶,老泪纵横,“本宫的琵琶,除了皇上,从未有人碰过。那年本宫被挪至冷宫,什么都没有带走,唯独带走了这琵琶。你可知,这便是本宫的命。”

“奴婢明白。”叶贞磕头,深吸一口气,悲伤的抚去脸上残泪,“奴婢自知微贱,不敢痴心妄想。太妃娘娘好生休息,奴婢收拾了房间,便来替娘娘清扫。”

她转身,幽暗的眸倒映清冷。眼泪滑落,无声无息。

身后,俞太妃盯着她亦步亦趋的背影,眼底的光溢出无边的悲凉。若她的孩子还活着,应该也这么大了……只是……

破落的房间内,叶贞推门而入,看一眼床榻上躺卧着的月儿,不由的轻叹。快步上前,却见月儿面色潮红,干裂出血的唇发出低低的呻吟。

一探她的额头,叶贞不觉缩了缩手,“好烫。”

糟糕,发烧了。

急忙翻过月儿的身查看伤口,伤口有些溃烂红肿,想必是感染发炎了。叶贞怔了怔,去外头的水井里打了一桶水,而后将湿布敷在月儿的额头。

冷宫里什么都没有,如果将月儿置之不理,她未必能抗得住。尤其是月儿这瘦弱的身子,叶贞不由的想起了当年的自己,被叶杏用鞭子狠狠抽打,险些丧命。她记得是母亲与哥哥去挖了三七才治好了自己的伤,可是这寂寂冷宫,何来的草药?

终归,月儿也是因为替自己打抱不平才会……

叶贞深吸一口气,转身望着外头辽阔的天空,眼底的光清浅不一。她看见飞鸟掠空,心底落下一排阴霾。

听说冷宫后山曾经有一片园子,那里曾经种植大批的药材。然……听闻后山锁着恶鬼,食人肉寝人皮,尤喜年轻的女子,敲骨吸髓教人不敢轻易踏入。

眉睫垂下,深吸一口气,叶贞在犹豫。

蓦地,她大步朝外头走去,天知道,她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踏出这一步。她的命,不是用来挥霍的,她的命是用来复仇的。

可是……她也是个女人,曾经善良的女人。月儿虽然与她无亲无故,但毕竟因为她而落得如此下场。让叶贞眼睁睁看着月儿不治,她做不到,她的心也做不到。

外头的阳光很好,心却阴郁不散。

娘,贞儿答应你会好好活着,一定会让你看到贞儿复仇的那一刻。可是贞儿不能眼睁睁看着月儿死,娘,您在天之灵保佑贞儿。

转角处,俞太妃现身,望着叶贞独自往后山的方向走去。翘首房内,躺着年轻的面孔,奄奄一息的性命。

俞太妃眼底的光黯淡了一下,轻叹一声原路折回。

叶贞站在廊柱后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俞太妃折回的背影。她知道,俞太妃一定会来,她也知道自己此举会给俞太妃带来怎样的灵魂震撼。

一步一顿走到后山,她抬头看见圆形拱门上头苍虬有劲的“百鬼园”三个字,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