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月儿的身世/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似的跑回房间,叶贞重重合上房门,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www.ziyouge.com)看着身上遍布的血迹,她忽然抱住自己的双膝,将自己的头生生埋入怀抱中,瑟瑟发抖。

直到夜幕降临,她才抬起惊魂未定的脸,深吸一口气。她还活着,一切都必须继续。她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资格软弱。不管那片林子里发生过什么,也不管自己是否与死神擦肩,只要还活着她就不能软弱。

换去染血的衣服,洗去身上的血渍,叶贞还是当初的叶贞。眉目清冷,眼底永远只有黑暗的深渊。

将三七清洗干净,一半外敷一半内服。

叶贞小心的照顾着月儿,外头人影浮动。她知道是谁,却并不打算让对方进来。床榻上的月儿,面色蜡黄,即便闭着双眸,却有着与她一样的倔强。可偏偏是这样的性子,注定了无法平静度日。

不断的为月儿替换冷毛巾,一直到下半夜,月儿的高烧才退去。叶贞松了口气,趴在月儿的床沿,昏昏沉沉的睡去。

清晨的光,慵懒无比。

月儿的指尖微微跳动,却仿若碰到一个柔软的物什,眸子缓缓睁开。浑身上下散架般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冷气,不由的脑子嗡的想起自己挨打之事。该死,这是哪里?

床沿,竟然趴着倦怠已极的叶贞。月儿心惊,咬牙撑坐起身,推搡叶贞几下,“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突然睁开眼睛,叶贞猛地抬头,眼底的光似恨似怨,似惶恐似惊惧。蓦地,看见月儿安然无恙的坐起身子,叶贞这才松了口气,“你醒了。”

“这是哪里?”月儿扫一眼破落的屋子,她不明白皇宫里为何也有这样落败的设置?皇宫殿宇,不该金碧辉煌?不该奢华无比吗?

“冷宫。”叶贞说得很轻,起身端起脸盆往外走,“我去打水,你洗漱一下。”

月儿一怔,“为何我们会在冷宫?”

叶贞脚步顿住,眉目间晕开清冷的光,徐徐转身,“只有在这里,你我才能活下去。”她望着月儿蜡黄的脸,溢开凄凉的绝望,嘴唇微微颤抖,却不知在自己嘀咕什么。轻叹一声,叶贞走出房门,不多时便端着干净的水走进来。

捏了一把湿毛巾,叶贞递给月儿,“是我连累你。”

她看见月儿的手攥紧了身上破败的薄被,下唇紧咬,刚刚醒转的面颊上泛起一丝青白,“不,是我太鲁莽。”

轻轻擦拭着月儿的脸颊,她看见月儿不敢置信的眸子,还有眼底泛起的氤氲,“怎如此看着我?”

“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月儿的死活。”月儿哽咽,身疼,心更疼。

叶贞羽睫微扬,不觉凝眉,“那你是如何进宫的?”

月儿的眼眶瞬时泛红,缓缓流下泪来,“娘亲早逝,爹爹嗜赌如命将我卖给青楼填债,是我抵死不从逃出来。谁知半路遇见了人贩,便将我卖入了皇宫。”

入了宫册,此生别想逃离,否则被抓到将处以绞刑。

长长吐出一口气,叶贞看着月儿稚嫩的面庞,不由的腹内酸涩。父亲?父亲?月儿的父亲卖了月儿填债,可是她的父亲又做了什么?

她的父亲贵为国公爷,却要杀了他们母子三人。她亲眼看着母亲惨死,哥哥残废,自己容颜尽毁,像狗一样的被丢到大街上。

许是同命相怜,许是触动了叶贞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她只是握住了月儿的手,低低的呢喃着,“莫怕,早晚会有报的。”

月儿重重点头,泪如雨下,“我恨我爹。”

叶贞抬头,唇角微微抽动,噙泪颔首,目光冷冽而深远,“那就好好活着。”

活着,才能看见代价的真实存在。

门外,传来清冷无温的声音,“若然真有报应,何至于等到今日?”

叶贞回头,看见抱着琵琶,款款而入的俞太妃。她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冷冽凄寒,只是那双烁烁的眸子,残存着清晰的残阳冷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