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竹园小调,引祸上身/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何其清楚,西域天蚕丝何其珍贵,去讨要根本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盗。(www.ziyouge.com)但是就凭她这样柔弱的女子,想要偷盗如此贵重的东西,又如同天方夜谭。

现下,该如何是好?

横竖先去司乐监打探才是,如此也能心中有数。

半低着头,叶贞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沿着幽冷几近的宫道垂头走着。这般才能避开叶家姐妹,避开所有人的耳目,也免得自己脸上的伤痕会引来他人的注目。

司乐监顾名思义,乃是宫中的教坊所在。

一概宫中乐师舞姬皆出于此,但凡进入司乐监,便算是了不得的人物。因为司乐监的掌事乃是东辑事首座慕青的义子——慕风华,也是宫中除去皇帝外,唯一一个正常的男人。司乐监之事,便是慕青都甚少插手,可见对于这个义子,心狠手辣的慕青是怎样的青眼相待。

传闻,慕风华善乐,一支长笛从不离身。

传闻,他手段毒辣,最擅剥皮拆骨。

走在冷寂的宫道里,叶贞缩了缩身子,并非前往司乐监而是直接去了竹园。站在竹园门口,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阴霾,这天气瞬息万变,好似再过不久便要下场大雨。

竹园与司乐监仅是一墙之隔,爬上墙头她便能清晰的看见司乐监的情形。

只是她未料到,竹园的门上着锁,她纵然有心也是插翅难入。

怔怔的站在竹园门口,叶贞哼哼了两声,抬头望着已然绵绵下起的小雨。终归时不我与,能奈如何?

坐在竹园前的回廊里,她怀抱双膝,将头埋入膝中,娇眉紧紧拧起。脸上的疤痕在冷风冷雨中格外的疼,一直疼入肺腑。

俞太妃勾弦断音的画面不断在脑子里盘旋,四声裂帛般的震响就像哥哥断骨之音,刺得她的心生疼生疼,唇瓣几乎咬出血来。

无助、无力、茫然就像蚀骨的毒,倾袭而来。天蚕丝……如若不得,那她此生岂非要终身为婢,一辈子做冷宫清扫?

不,娘,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岂能让你的血白流,岂能让哥哥的腿,白白被打断。娘,贞儿不甘心,可是贞儿真的……贞儿真的好想娘……

一片竹叶从墙头飞落,恰好落在她的脚边。

叶贞俯身拾起,犹忆母亲当年的巍巍梵音。犹豫了一下,叶贞将竹叶送到唇边轻轻含着,吞吐间,一曲杳渺之音缓缓而出。

无悲无喜,眼底空了一切,风雨中,她一曲悠远绵长的小调宛若有一种平静心神的力量。外头的雨越下越大,她没有蓑衣没有伞,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栏杆处,任凭风雨打湿她的鬓角。

雨水沿着她消瘦的脸颊缓缓而下,她却置若未闻,视线定定的望着天际,吹着那首梵音般的歌谣。叶儿有心入卿唇,铺一曲浅殇,奏一回寂寞的喧哗。

平静的容颜,眼底重新绽开坚韧的精芒。

不远处,一抹青色的身影慢慢走着。身旁伴着一名太监,高举着青色的油纸伞缓缓而去。

“带她来见我。”淡薄的声音,有着清泉般的清洌干净。

“是,爷。”身侧的太监将伞面全部倒向他,自己悉数打湿也浑然不惧。青色的油纸伞落着冷冷的雨,伞面遮去了他的容颜,只留下宽大的青色披肩被风吹出呼啦呼啦的声音。

他越走越远,雨越下越大。

叶贞微微一怔,随即涌上来一群太监,将她困在中央。眉睫微微挑起,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竹叶,羽睫上滴出水来,“何事?”

“走吧。”为首的太监尖细锐利的声音,让叶贞不禁打了个冷战。

她没有反抗,事实上也容不得她反抗。在这寂寂宫闱,她命如蝼蚁,任何一个人都能将她踩碎。她只祈求,不是叶家姐妹便算万幸。

殊不知,那人却比叶家姐妹更恐怖,几乎成了她此生梦魇的始作俑者。

叶贞深吸一气,跟着这群太监的身后,绕过九曲回廊,走进了一座地狱般寂冷的宫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