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四弦天蚕丝/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良久没有声响,叶贞羽睫微扬,那身青衣已然站在她的眼前,她看见那双金丝绣四爪蟒纹的黑色皂靴。(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眨眼间,他如鬼魅般的俯下身子,冰冷的手陡然掐起她精致的下颚。力道之大,让叶贞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他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双幽暗无温的眸子直视她的灵魂深处,“你刻意靠近,到底用意何在?”

她知道,再多的辩解也是无力,尤其在这样一双从不赋予信任的眼睛之前,她卑微得随时能灰飞烟灭。

深吸一口气,叶贞倔强的昂起脸,“奴婢有所求。”

“哦?”他的眼底掠过冷冽的寒光,眉头微挑。

“奴婢欲求四弦西域天蚕丝,重修冷宫琵琶。”叶贞很清楚,在狐狸面前耍聪明只能自取灭亡。他不仅是狐狸,也是狼,更是嗜血的恶魔,容不得他人一丝一毫的伪装。对于这样的人,赤诚相待是最后的以命相搏。

松开她,他起身,“小丫头心思不小,你可知西域天蚕丝可遇不可求?如今却要四弦,果真是了不得。”突然,他冷下眉头,“冷宫那老贱妇倒是一手的好琵琶,若你能习得那一身的技艺也算不亏。”

蓦地,他低眉看着叶贞脸上的伤痕,眼底的淡漠与唇角勾勒的弧度呈现出妖异的邪冷,“是她让你来的?”

叶贞摇头,“不,是奴婢一心想修复太妃娘娘的琵琶。”

小小年纪,却是敢作敢当,在他面前多少男子尚且没有这般骨气。

“那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我又是何人?”

叶贞微微颔首,“司乐监,慕大人。”

慕风华倒是颇欣赏她的勇气,看她的身形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却俨然一副持重老成的姿态。不卑不亢,不怒不喜,跪在那里就好似虔诚的教徒,分明骨子里有着谁都无法比拟的傲气,却要蛰伏隐忍。

他忽然想知道,她与国公府之间,到底有何纠葛。

国公府那老匹夫何以要将自己的幼女,送宫为婢?

只是……

国公府的人,除了那两个有了位份的,其余之人都不能留。这是命令,也是他一贯执行的原则。

手心,微微扬起,既然她已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死了也该瞑目。

只可惜了这样聪慧的女子,这般好的音色。

突然一道寒光掠过,骤然一道黑影扑上来,冷剑直抵慕风华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慕风华翻手为掌,眼底嫌恶冷戾,一掌推在那人剑身,将冷剑径直从眼前震开。慕风华腾然落回寒玉榻,正要侧眉去看惨烈厮杀。谁知那人却一剑直抵叶贞而去,叶贞双眸骤然睁大,侧身一撇,冷剑擦着她的脖颈而过,登时在她颈上留下浅薄的血痕。

叶贞忽然明白,那人不是来杀慕风华的,她才是真正的目标。

慕风华何其锐利,早已看破,却是按捺不动。

叶贞看着太监和侍卫们飞扑上去与黑衣人纠缠,可是黑衣人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却直勾勾的落在她的身上,宛若死神的召唤。

她看着那人狠狠砍杀侍卫和太监,剑,陡然划过黑暗,直接刺向她的心脏。

她觉得自己的双腿如泥塑木桩,根本无法移动,她看着冷剑穿心而来,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她的手突然抓住剑尖,任凭鲜血淋漓也不敢放手。

剑尖已然没入她的心口,只消再用力,她就能穿心而死。

冷风突起,眼前凶神恶煞的黑衣人顷刻间毙命当场。眉心,一颗如血的红石榴籽。

叶贞的身子晃了晃,重重靠在石壁上,手中还握着那柄刺入心口的冷剑。他何时出手她不知道,可是她知道的时,黑衣人倒下的瞬间,她看见慕风华峻冷无情的脸出现在她面前。他的手直接拔出了她身上的剑,不管她是否会血崩而死。

“又多了一盏灯笼。”冷剑在慕风华手中轻而易举的断成数截。

那一刻她才看清楚,昏暗的视线里,白玉柱间的金丝线下,悬挂的是一盏盏人皮灯笼。风一吹发出肌肤摩擦的惊悚之音,宛若来自地狱的冥音无数。

鲜血沿着她的指缝不断涌出,煞白的脸带着惊悚的伤痕,愈发的触目惊心。

叶贞的身子晃了晃,终是撑住了不许自己倒下,耳边却传来慕风华阴冷靡丽的声音,“去取四弦天蚕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