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这是你的/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身形一震,胸口鲜血淋漓,透过指缝染红了衣襟。|www.ziyouge.com|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何以慕风华会突然改变了主意。是因为她与国公府的划清界限,让他觉得可堪利用?还是……胸口冰凉,她的唇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望着叶贞踉踉跄跄离开的背影,慕风华眸色阴冷无温。

看样子国公府的人等不及要杀这个三小姐,想来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叶惠征那老匹夫要杀女,到底是何缘故?

不过,这个三小姐倒是可塑之才,表面恭谨却是个蛰伏高手,分明是那样的骄傲,却不露声色的让人以为她惯来的柔弱。

如此,叶家两姐妹在宫里,怕是不会寂寞。

看她如此尽心去修复冷宫俞氏的琵琶,可见她并非甘心沉寂之辈。

只有人心有欲望,便能为人所用。

一支好曲,没有趁手的乐器,又如何奏得天籁之音。

这算不算绝处逢生?叶贞一步一顿的回到冷宫,面色煞白如纸。进门的那一刻,连带着月儿都险些叫出声来,看着浑身是血的叶贞,浑身战栗。

“这是怎么回事?贞儿姐姐?”月儿身上有伤,只能极力搀住容颜雪白的叶贞。

叶贞觉得自己的身子冷得厉害,好似浑身的血液都在此刻倾泻殆尽。微微颤抖,唇色惨白无光,眼底的光浅浅散去。

“月儿,去、去请俞太妃。”叶贞只觉得眼皮好重,重得抬不起来,视线里的光逐渐消失殆尽,迎接她的是漫无边际的冰冷和黑暗。

无力的跌坐在床沿,胸口的鲜血还在源源的淌着,消耗着她引以为惜的性命。可是娘,贞儿不会放弃,一定不能放弃。

我、我不能睡……不能睡……

门外响起清晰而急促的脚步声,她用尽最后的气力睁开沉重的双眼。她看见俞太妃错愕的目光,清浅的扯出一丝惨白笑靥,手缓缓伸出去,“太妃娘娘,西域天蚕丝。”

掌心,四弦西域天蚕丝,一根不少。

晶莹剔透,光泽迷人,弹性上等。

俞太妃眼底的光忽然蒙上了薄雾,她竟然真的做到了。

叶贞的眼皮重重合上,一头栽倒在床上。

那一剑,离她的心脏只剩分毫之距,叶贞从鬼门关溜了一圈,终于活了下来。她未死,因为不能死,也不可以死。

娘,我还要为你报仇,岂能轻易的死去。

我要笑着看他们每个人生不如死,让他们知道,何为剥皮拆骨。

只是叶贞一闭眼,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月儿衣不解带的照顾叶贞,俞太妃将珍藏多年的金疮药取出,也亏得这瓶大内御赐的金疮药,保住了叶贞一命。

再睁眼,叶贞只看见月儿乌青的眼睛,还有俞太妃泛红的眼眶。

凄然惶笑,叶贞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真好,还会有人想要她活着,还会有人记得她还活着。干裂的唇,发出微弱的声音,“我,还活着。”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以后,这就是你的。”俞太妃抚摸着手中精致无比的琵琶,坐在床沿看着刚刚苏醒的叶贞。眼角眉梢是浅淡的哀伤,眼里噙着泪,“贞儿,你……”

她犹豫了一下,终归没能说出口。

眷眷不舍的看着手中的琵琶,她轻柔的放在叶贞的床头,而后一语不发的走出去。

叶贞侧过脸,看着枕边华贵无比的琵琶,见证了俞太妃毕生的荣宠,也见证了她失败的宫闱厮杀。指尖轻轻拂过她用命换来的四弦西域天蚕丝,清脆悦耳的声音,像极了娘亲低低的歌唱。

泪如泉涌,眼底光芒璀璨。

“贞儿姐姐,太妃娘娘她?”月儿愣了愣。

叶贞的羽睫微微扬起,声音有些哽咽,“太妃娘娘……太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