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华清宫尹妃/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远的,有人影从前面一掠而过,叶贞低着眉倒也不大看清,但是那身影倒是有几分眼熟。(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虽然是一瞥,却有种似曾相识从错觉。

怎么在这宫闱,她还有熟识的人?

也不做声,叶贞怀抱琵琶。

月儿箭步上前,边走边冲着刘贵行礼,“公公,您这是要带我们去哪?”

刘贵也不屑停下脚步,只是鼻间里哼出刺耳的声音,“又不是去阎罗殿,作死般吓成这样?跟着走便是了。”

叶贞眸色微转,拉了月儿一把,示意她不要说话。否则刘贵怕是要发性子了,到时候对谁都没有好处。何况她细细观察了一下,刘贵走的都是大道,非是无人的小径。故而必定是受了谁的指派,将他们派到哪个宫里。

按这个行走的方向,好似后宫哪个娘娘的宫殿。

心里咯噔一下,叶贞不觉握紧了手中的琵琶。不会是叶氏姐妹?若然真是她们,那她必定在劫难逃。这样想着,不觉脊背一阵冷汗,手心濡湿。

察觉叶贞面色有恙,月儿小声的凑过来,“贞儿姐姐?”

陡然回过神,叶贞扯出一丝凉薄的笑意,“何事?”

“你脸色不太好,可是哪里不舒服?”月儿凝眉。

摇了摇头,叶贞只道,“许是受了些惊吓,不碍事。莫说话,待会无论见着哪位主子可都要小心点。”

月儿会意的颔首,转眼间,两人进了一座宫殿。

叶贞抬头看了一眼,宫门口写着“华清宫”三个字,心里稍稍松懈。赐宫而居的,定然是嫔以上的小主,新入宫的美人、贵人,除非圣宠优渥,否则是无法入住的。

一路走来,花木甚多,且都一一打理得当。可见主位娘娘必定心思慎密,按着这些花木的长势甚好,大抵是个沉稳内敛之人。

宫闱甚大,装饰却也不过尔尔,倒没有什么过分华丽与张扬。一切都已暗色调为主,反而衬得花木摇曳多姿,胜似花园而非一宫娘娘的寝殿。

叶贞走在回廊里,细心的留意周旁的一切,但听得前头刘贵掐着声音冷道,“这儿住的可是尹妃娘娘,你们两个给杂家注意着点,若然出了乱子,杂家必不轻饶。”

话音未落,回廊转角处却传来一声低柔的呵斥,“刘贵,你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过是新晋的宫人,何必惊喝她们。若是外人见了,还以为本宫不会教育奴才。”

闻言,刘贵急忙跪在地上,叶贞忙与月儿一道跪伏在地,高声遵呼,“娘娘千岁。”

叶贞跪在那里,低垂的视线只看见一双金丝绣牡丹的华美绣鞋,以及粉色的裙摆上,绣着花开富贵的纹路。她不敢抬头,只是寂静无声的跪在那里。

“这琵琶倒是精致。”

语罢,便有一宫女俯身要取叶贞的琵琶。

“娘娘恕罪。”叶贞突然伏跪在地,狠狠磕了一个头,“这琵琶乃是冷宫俞太妃所赐,奴婢身受太妃娘娘教授之恩,如同师恩之德。这琵琶乃是俞太妃毕生之宝,奴婢万死不敢离身。”

“哦,万死不敢离身?”那尾音靡丽而悠长。

刘贵忽然转身,怒不可遏斥道,“作死的东西,不知道是尹妃娘娘在此吗?何敢造次,不要命了?”说着便挥手让人来夺琵琶。

“不许碰贞儿姐姐!”月儿扑上来。

“好了好了!”一声极不耐烦的音色从叶贞顶上传来,众人即刻散去。四下沉寂了良久,叶贞一直在等,等着期待中的答案和后果。

果不其然,她听见尹妃低冷的声音,带着几分缓和的口吻,“起吧!”

众人谢恩,起身的时候,叶贞依旧垂着眉眼,双手死死握住自己的琵琶。听得尹妃冷冷的道,“抬起头来教本宫看看。”

深吸一口气,叶贞不卑不亢的抬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明艳的脸,脂粉新颜。尹妃的五官属于温婉大气,并不十分精致,但眉目间有种大家门第的尊贵气质。只那一双眸子晦暗不明,让人看不清眼底的神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