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早已设定的棋局/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留着吧。……www.ZiYouGe.com……”尹妃也不多说,甚至只是看了叶贞一眼,便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向她的花园。

刘贵随即跟着尹妃去了,也不知说些什么,叶贞随着领路的宫娥,与月儿一道朝着偏阁走去。那是宫女住所,而她此生将会从这里,渐放光华。

偌大的房间里有十多张床位,都是齐刷刷铺着的。叶贞与月儿挨着床铺,两人刚刚坐定,便看见一个教习嬷嬷走进来。正是华清宫的教习嬷嬷——丽珠。

叶贞急忙与月儿冲那人躬身行礼,唤了一声,“姑姑好。”

“嗯。”丽珠嬷嬷点了点头,身段稍显肥胖,但丝毫不掩其凌厉的眸子,一眼便可知其素来是个手段狠辣的性子。眉梢的一颗痦子让她整个人显露出几分精明的算计,偏是这样的人,喜好越发明显,倒也无需叶贞费心去应付。

“我是华清宫的教习嬷嬷,你们可以叫我丽姑姑,以后便好生跟着我伺候娘娘。咱家娘娘出身名门,乃当朝大学士的掌上明珠。娘娘温厚大度,却是个赏罚分明之人,尔等入了这华清宫,自当小心谨慎,勿要给娘娘添堵。明白吗?”丽珠嬷嬷声音抑扬顿挫,冷冷的睨了二人一眼。

“奴婢自当谨遵嬷嬷教诲,不胜感激。”叶贞与月儿再次行礼。

微微颔首,丽珠嬷嬷道,“是个懂事的。”

“娘娘最是珍视院中的花草,故而你们两个小心着点,切莫损伤半分。否则娘娘怪罪下来,别怪我没提醒。”丽珠嬷嬷的口吻缓和了下来,看了二人一眼,又道,“还有,娘娘虽然仁厚,但是眼里容不得沙子,若是你们不守本分,做出些不知羞耻之事,小心你们的脑袋!”

叶贞颔首,月儿却有些疑惑。

“奴婢省得。”叶贞道,“嬷嬷放心,奴婢必定与月儿小心伺候,绝不敢大意。”

“如此甚好。”丽珠嬷嬷点了头,“你们两个去御花园采摘新鲜的花瓣,晚上娘娘要侍寝,故而需要熏香沐浴。记得,要上好的玫瑰花,这样出的玫瑰花汁才够馨香。”

“是。”

叶贞与月儿送了丽珠嬷嬷出去,看一眼丽珠嬷嬷留下的几套崭新宫女服,心下道这个丽珠嬷嬷虽说是个刻薄之相,却显得刀子嘴豆腐心。教训呵斥,不过是每个人新入宫的宫女必得受的,否则哪日闯出祸来,连累的还是自家主子。

换上新宫服,叶贞与月儿去工事房取了篾竹篮子,便急急忙忙朝御花园赶去。

“贞儿姐姐,为何不走正道,此处鲜少有人,看着怪阴森的。”月儿嘟着嘴,跟在叶贞身后。

正道只怕遇见叶氏姐妹,她这也是防范于未然,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所幸如今天色不早,天色渐暗,叶贞便道,“此处较快些,以免你我耽搁了,会在尹妃娘娘面前受训斥。”

月儿颔首,“那便快些走吧。”

再阴森,哪里及得上冷宫。不过是无人的假山丛,何曾比得上百鬼园的万中之一。

高高的假山上头,凉亭独立,帷幔深深,隐约可见两人身影。

听得棋子落盘之音,便得一人清脆声响,“此二人不过寻常尔尔,何劳你挂在心上?还费心折损一名暗卫,做了这司乐监的人皮灯笼。”

顿了一会,又道,“我倒也不是可惜那暗卫,左不过若然慕风华查起来,万一查到你我头上便是不妙。”

棋子再次落入棋盘,发出咯噔之音,听得一道飘渺无根之音幽冷吐出,“若不如此,她哪有命走出司乐监,只怕要做了慕风华的掌中灯。徒教慕风华觉得是国公府要杀她,倒能让她活出一条路来。如今不是正好,由你出面调了她出冷宫。”

闻言,便是一声轻叹沉重冰凉,“你可知那尹妃非泛泛之辈,只怕容不得她太久。”

“既已为她铺好路子,生死自当握她手中。也不枉费那日百鬼园屠戮,纵她一命!能只身独闯百鬼园的女子,想必胆魄非常人可比。不如你我赌上一局,看最后谁输谁赢。”

话音刚落,只听得又一道棋子落盘之音,那飘渺之音发出低冷笑声,“你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