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背后有人/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玫瑰园里的玫瑰开得甚好,大老远便能嗅到馨香的味道,让人心驰神往。……www.ZiYouGe.com……拎着竹篾篮子,就着开得最好的一块玫瑰,叶贞与月儿摘了不少花瓣。正欲原路返回,谁知那头忽然一声太监尖锐的叫喊,“那个作死不长眼的,小主们的玫瑰花也敢糟践。”

一声音落,随即有三四个太监围将上来,将叶贞与月儿拦住,却是瞪得跟乌眼鸡似得,恨不能生吃了她们。

叶贞忙行礼道,“奴婢华清宫宫人,若然得罪各位公公,还望公公海涵。”

那是个瘦弱而略带跛腿的太监,却是一脸的尖酸刻薄像。叶贞抬眼望去,那太监眉毛尽落,只剩下一堆乌眼珠子,惨白容颜没有半分血色,教人徒生诡异惊惧之色。月儿往叶贞的身边靠了靠,这般阴霾的天气又是临近傍晚,只怕谁见了这副尊容都要肝颤三分。

“哟,原来是华清宫尹妃娘娘的人。”那太监脸上的表情随即一百八十度转变,略显谄媚,眼底的光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吃人的冰冷。 蓦地,太监冷哼一声,这态度却教人颓然一股寒气直冲脑门,“你可知杂家是谁?”

叶贞一怔,新帝无后,宫闱名位排列则是:一贵妃,四妃,九嫔,贵人与美人则不计数。能将尹妃都不放在眼里的,除非是四妃之首,要么便是这后宫里独一无二的贵妃娘娘!

思及此处,叶贞忙拽了月儿跪下,“奴婢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贵妃宫中的公公,还望公公恕罪。奴婢新晋入宫,着实不知深浅,谢公公提点之恩。”

月儿心惊,便是再也不敢抬头。

那太监显然一怔,想不到这小妮子慧眼识人的功夫倒是不错,便是稍稍提点就能知晓自己的身份。当下顺心不少,扬了扬手中的拂尘不紧不慢道,“起来吧!见你们也是新来的,便饶你们这一次。只是下次,再教杂家看见你们拨弄这一块的花草,小心你们的皮肉。”

语罢,命人将叶贞与月儿手中的玫瑰花瓣悉数收走。

临了,那太监还不忘狠狠道,“贵妃娘娘早有训斥,若是华清宫的人再不守规矩,嗯哼……”

直到这些人走远,月儿才搀了叶贞起身,“贞儿姐姐,这可如何是好?花瓣都被收走了,这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再不回去,怕是来不及的。”

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却不似月儿这般轻松,一心扑在花瓣上。她很清楚,新晋的宫娥遇见这些宫中的老人,随时都能被弄死。额头不禁渗出冷汗,方才可是惊险。

奴才们成日在主子面前叩头谢恩,一直自轻自贱。

如今她又是逢迎又是恕罪,自然讨得那太监的心中松懈,一句提点之恩,便让那太监心中的杀气顺去不少。否则按照宫规,她们动了贵妃的东西,就是被乱棍打死也不为过。

是自己不够小心,那些个太监只怕早就看见她们。却一直等着她们采摘完了才过来,分明就是懈怠惫懒,想着不劳而获。

叶贞攥紧了手中的空篮子,“继续找找看,赶紧摘了回去,否则是要吃苦头的。”

月儿急忙点头,却突然惊叫出来,“贞儿姐姐你看!”

两篮子的玫瑰花瓣竟然置于身侧的假山脚下,摆明了是旁人有意为之。只是……叶贞迅速环顾四周,却没见半分人影。

何人如此神速,竟来去无踪,叶贞眸色一转便冲月儿故意道,“不明之物无法生受,免遭祸事连累。月儿,你我还是自谋多福,自个儿去采摘为好。”

假山那头传来一声轻笑,“我不过路见不平,信与不信全凭一心。”语罢,便没了动静。

月儿挑眉,“这声音好熟悉。”

叶贞快步朝着假山后头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