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初始谋划/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撑着伞,走在雨里,腕上是墨轩亲手系上的红丝线,却成了她的心上朱砂。-www.ZiYouGe.com-雨水簌簌落下,叶贞抬头,看着伞面上清晰的墨色莲花,唇角是一抹冷冽,眼底化作冰冷入骨的肃杀。以后,只可绝情弃爱。

宫外的一切,都已成往事。

哥哥未死,她所有未了心愿皆已了却,再无挂碍。

墨轩的红绳,便是她最后的念想,如今……隔世不可留,来生有缘再续吧!

身后,一道青光冷冷的注视着叶贞离去的背影。即便身着宫娥服饰,她却如此的不染灰尘,一个人守着心中的悲欢离合,恨也好痛也好,都与旁人无关。

“爷,要不要属下……”身后的太监作势杀人之姿。

徐徐转过身子,慕风华峻冷的容颜漾开如雨般的寒意,飞扬的眼线微微挑起,眼底的冷厉教人心惊胆战。微白的唇匍出清冷的声响,阴柔至极,“宫中长日寂寞,这小东西倒也有趣,寻着玩玩也是不错的。只怕你们这些个破铜烂铁,还宰不得这小东西的半根毫毛。”

话中有话,却分明有种威吓在内。

身后的太监顿时敛了眉,皆作惊恐恭谨状。

“随时来报。”慕风华指尖妖娆,手握玉质上乘的白玉笛子缓缓而去。青衣逶迤,步履不快不慢,却是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凌厉教人望而生畏。

白玉面,白玉手,白玉长笛曲幽幽。

转回华清宫时,月儿一把拽了叶贞便回房。叶贞一顿,“作甚这般紧张?”

月儿忙道,“贵妃娘娘召集各位小主去栖凤宫品茶,却不知为何,尹妃娘娘的面色极为难看。姐姐还是莫要出去,免得教娘娘发落。”

叶贞不说话,只是漫步走到镜子前头,看了看自己俨然与原来判若两人的容貌,疤痕早已淡去。若然施以粉黛,怕是不会有人看出来。

“姐姐?”月儿一怔。

“月儿,你说贵妃与尹妃,何人为尊?”叶贞幽然转身,眼底的光带着教人无可捉摸的朦胧。

月儿浅笑,“姐姐便是戏耍我么?自然是贵妃娘娘为尊。尹妃娘娘虽是四妃之一,母家虽然荣耀,却比不得这宫中独一无二的贵妃娘娘。想那贵妃娘娘母家是盈国公府,位列三公之首,盈国公战功赫赫,谁敢与之匹敌。”

说到这里,叶贞却是笑得冷蔑。

“怎么,月儿说错么?”月儿不解,只是觉得叶贞笑得格外怪异。

叶贞摇头,“没错。只不过……我倒是觉得尹妃娘娘比之贵妃,更有优势。”

闻言,月儿愈发愁眉不解,“姐姐说什么胡话?宫中人尽皆知,贵妃娘娘乃是内定的皇后之选,如今执掌六宫位同副后,这凤冠加身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位同副后,终归也不是正宫。”叶贞话有深意,“月儿,无论何时不要与贵妃走得太近,明白吗?即便是要依附宫中的任何小主,都不能靠近栖凤宫一步,更不能与栖凤宫任何人有牵扯。”

“这是为何?”月儿愣住,实不明白叶贞的深意。

看着她明亮而干净的眸子,叶贞一声轻叹,这般单纯的心思,怕是……

叶贞拂过月儿明镜般的容脸,“要想活着,便听我的。”

月儿似懂非懂的颔首,“好,贞儿姐姐说什么,那便是什么。”若不是叶贞,她早已死在冷宫,哪里还能活下去。

便也是她这三十大板,让叶贞还愿意将心中鲜少的信任,付诸于月儿。尽管月儿心思简单,却是个执着之人。

叶贞看着她,仿若世间残存的善良还依稀犹存。

唇角勾勒出一丝浅笑,叶贞看着月儿,心底却沉重无比。

栖凤宫,她终归都是要去的。若是此路无白骨,莫教森森入寒夜。三更魂梦惊心魄,一夕生死谁堪握?

“姐姐你去哪?”月儿心惊,却见叶贞开门走了出去。

叶贞回眸看她,笑得有些冷,“自然是去栖凤宫。”

“姐姐不是说……”

不待月儿说完,叶贞已经迈开步子,在月儿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消失在回廊的尽处。

寝殿内,尹妃怒气正盛,茶几瓷片丢了一地,偏是发髻未梳,妆未上,锦衣未穿。

“哼,你们便要本宫在六宫面前出丑么?一个个笨手笨脚,要置本宫颜面于何地?哪日将尔等全部打发去慎刑司,皆是些不中用的东西。”尹妃怒斥,扫一眼战战兢兢端着托盘的宫婢。

托盘上皆是尹妃的锦衣,极尽奢华。

丽珠嬷嬷在外头急的团团转,眼看车辇到了宫外,贵妃娘娘限期的时间便要到了,尹妃还在发脾气,若是贵妃怪罪下来,谁都吃罪不起。

“姑姑?”叶贞眉色微转,小声的凑上去,“姑姑这是怎么的,面色竟这般难看?”扫一眼不断端衣进去,不断被训出来的宫女,叶贞温婉道,“姑姑可是为了栖凤宫之事么?如此倒也不必悬心,叶贞倒是有一计可行。”

“什么?”丽珠嬷嬷正在关口上,如此一听,便是饮鸩止渴也算值得,“快说来听听。”

叶贞附在丽珠嬷嬷的耳边细细说了一番,丽珠嬷嬷眉色微微凝起,怀疑的打量着叶贞,“可行吗?”

“横竖到了这时候,姑姑便只管去试试,若然不行也好过干着急。”叶贞道,“姑姑放心,若是尹妃娘娘大怒,叶贞愿意替姑姑俯首认错于娘娘跟前。”

心中疑虑消去不少,丽珠嬷嬷看一眼还在不断被训出的宫女,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娘娘。”丽珠嬷嬷跪在尹妃跟前,身子颤了颤,也不敢抬头,却是带着微颤的声音清晰开口,“六宫美人如云,娘娘即便芳华万千,却也难以独占鳌头。”

“放肆!”还不待丽珠嬷嬷说完,尹妃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丽珠嬷嬷吓得当下便求饶不已,“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婢……奴婢并非此意,娘娘风姿万千,岂是寻常俗物可堪配比。如今后宫充盈,新晋宫妃一个个貌美如花,争相斗艳。娘娘随波逐流岂非自低身份,不若一身清素更显落落大方,反倒别具一格,尊显身份。”

尹妃眉头微挑,眸色微转,“果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