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栖凤宫之行/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丽珠嬷嬷脊背寒凉,冷汗不断的从额头淌下,忙不得道,“自然自然!娘娘您想,如今哪宫小主不想风华盖六宫,以得贵妃相依附,借机得皇上宠幸。……www.ZiYouGe.com……若是娘娘反倒清素,更显得大度气质,怕是连贵妃娘娘都要不及。”

一提起贵妃,尹妃脸上的怒气才慢慢消散,眉色微挑,“栖凤宫样样都比本宫好,何以会不及本宫。”

抹了额头冷汗,丽珠嬷嬷忙上前搀了尹妃坐到梳妆镜前,声音还在颤抖,“娘娘天生丽质,又是四妃之一,得皇上如此荣宠,怕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呢!”

尹妃嘴角微扬,“素日里也不见你如此机灵,怎的今日脑袋开了窍?”

丽珠嬷嬷忙逢迎道,“奴婢跟随娘娘,自当为娘娘分忧,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指尖掠过自己的眉,尹妃冷笑两声,“是吗?料你也不敢背叛本宫。”素颜淡抹,一袭清素为主的浅粉广袖流仙裙,只在裙摆处绣着精致而小巧的缠枝牡丹纹路。

青丝挽髻,一支赤金东珠点缀的牡丹步摇,长长的流苏垂落鬓间。

分外雍容,却极衬气质。

眉心花钿,凤眸扬起,眸色备显凌厉。

徐徐起身,尹妃冷冷昂起头,扫一眼那些奢华的锦衣,眼底尽是不屑与轻蔑,“走吧!”

尾音拖长,却带着一种风雨欲来的阴霾。

栖凤宫?哼,那丑妇便是仗着母家的势力,想要染指凤冠?也不消看看自己的尊容,今日便要看她洛丹青怎样出尽洋相。

叶贞跪在回廊里,看着丽珠嬷嬷搀着素丽的尹妃缓缓出门,唇角却微微勾起。想必那丽珠嬷嬷是断不会告诉尹妃,让她素颜出门便是自己的主意。如此正好,正合她的心意。

见尹妃走过跟前,叶贞只毕恭毕敬的跪身在地,平静而从容道,“愿娘娘阖宫得敬,得殊荣而归。”

脚步顿住,尹妃骤然转身,“你这奴才倒是会说话,想必读过书。”

“奴婢幼年识得几个字,由母教授《女则》《妇容》之类,实不敢在娘娘跟前献丑。不过见娘娘尊仪万千,实在未曾忍住。娘娘恕罪,奴婢颓不敢造次。”叶贞不卑不亢的表现却让尹妃挑眉,扫一眼身旁的丽珠嬷嬷,眼底的光寸寸冰冷。

深吸一口气,尹妃突然道,“你叫什么?”

“奴婢叶贞。”叶贞并不错愕,她的容貌如今是渐变,当日尹妃不过是一面之缘,现下认不出来便正好证明蚀骨丹的药效极好。

尹妃一愣,“叶贞?”昔日她万死不敢离身抱琵琶的话语犹在耳际,想不到短短数日,她的容貌竟……与昔日判若两人。

丽珠嬷嬷心下着急,生怕叶贞抢了自己的风头般厉喝,“娘娘面前岂容你挡道,还不快滚开。”

叶贞心头冷冽,丽珠嬷嬷便是这般蠢钝,殊不知尹妃生性傲娇,岂容旁人在自己跟前指手画脚?也不知这丽珠嬷嬷是如何混到这般田地的?竟也做了华清宫的教习姑姑,真当是尹妃身边无人,莫怪尹妃受宠多年还是位居妃位。

不紧不慢的挪动身子,叶贞依旧伏跪在地,“奴婢恭送娘娘。”

尹妃眉色陡然一沉,冷冷睨一眼丽珠嬷嬷,突然冷道,“跟着来。”

语罢,鼻间冷哼一声,瞬时拂袖而去。

丽珠嬷嬷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叶贞起身,却是冲着丽珠嬷嬷行礼低语,“叶贞多谢嬷嬷提点之恩,以后必定好生侍奉嬷嬷。嬷嬷是娘娘身边的老人,谁都不能动摇您的地位。叶贞愚钝,还望嬷嬷切莫嫌弃,叶贞定然跟着嬷嬷多学多看。”

如此一说,反倒提了丽珠嬷嬷的辈分。心道这丫头也算是个料子,若然能为自己所用,在尹妃面前也能给自己张脸,捞不少好处。

何况自己确实是尹妃身边的老人,这些个后生晚辈要想靠近尹妃,总归要巴结自己才行。想必叶贞也要讨好自己,才能让自己荐于尹妃左右。

摆好了姿态,丽珠嬷嬷冷哼两声,“既然娘娘开了口,那便跟着吧,管好自己的嘴就是管好自己的脑袋,明白吗?”

叶贞躬身,“奴婢省得,必定谨记嬷嬷教诲,不敢轻纵放肆。”

“哼。”丽珠嬷嬷睨她一眼,紧追尹妃的脚步而去。

起身,叶贞的唇角是浅淡的冷笑。

栖凤宫,不过是宫闱里又一座牢笼,又一座人间炼狱。炼的不是人,是鬼!一张张妖艳的面孔,一副副蛇蝎的心肠。

牡丹芍药开得正盛,栖凤宫的院子里铺着长长的流水席,各宫妃嫔按照位份等级依次落座。花香四溢,容颜娇嫩,新晋宫妃无一不以应邀栖凤宫觐见贵妃而倍感殊荣。自然,女人多的地方,少不得攀比,少不得勾心斗角。

今年的宫闱选秀,皇帝只册了两位贵人,其余的为美人和才人。

一步一摇晃,容姿温婉而端庄,言行举止尽数大家风范。嫩黄色的罗裙衬着瓷肌胜雪,眉心一点朱砂红痣,凤羽扬起,眸色如水温柔万千。

纤纤作细步,口若朱丹,盈盈一笑间风华盖过无数。

这番姿容正是鲁国公府嫡长女——叶蓉!

叶蓉刚踏入栖凤宫,便得一水天蓝衣的妙龄女子迎上去,“姐姐怎的才来,妹妹等了好久,都道姐姐不来了呢!”

“你这急性子,今儿个这么多人,也没个规矩么?”叶蓉含笑,虽说是训斥,却没有半分责怪的口吻,倒似家常。

谁叫眼前这个水天蓝衣的女子,便是自家妹妹——叶杏。

叶杏,人如其名,杏眸明媚,眼中流光熠熠,眼角微抬自成娇媚。尤这胸口的蓝色蔷薇刺青,更衬着娇艳的人儿多了几分野性与恣意的傲气。这娇滴滴的容颜稍稍凝起,骨子里便淌出与生俱来的风流韵味。

闻得叶蓉暗示,叶杏便冲着叶蓉行了常礼,“姐姐万福。”

叶蓉浅笑,羽睫微扬,“杏儿多礼。”

这般也不过做给旁人看的,免叫落了人家话柄。因为叶蓉身为贵人,故而不少位份教低的美人与才人便齐齐过来与她行礼。

叶杏瞥一眼,只鼻间发出低低的冷哼,极为不屑。转身便领着母家带来的婢女朝着回廊一处走去,大抵是寻个地方行方便之事。

叶蓉却不这般,皆一一颔首免礼,极尽高门宅第的风度。

外头响起一声:宁妃娘娘到、尹妃娘娘到。

百样女子百样容色,或敬畏或好奇,或欣羡或傲娇,皆齐刷刷跪地,高声尊呼,“参见宁妃娘娘,尹妃娘娘,娘娘万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