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叶杏受罚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蓉凝眸,沉静的面颊上,掠过一闪即逝的冷光。(www.ziyouge.com)那个背影,何其相似。只不过……

小心翼翼跟在尹妃身后,搀住尹妃上了轿辇,谁知还没走几步,便见车窗处尹妃素手轻招。叶贞快两步上前,垂首道,“娘娘有何吩咐?”

撩开车帘子,尹妃眸色异样,“丽珠何以还不回来,你且去看看,别教她惹出什么事端,若有事出速来禀报。”

叶贞颔首,早知道尹妃是耐不住性子的,便行了礼站定原地,看着尹妃的车辇缓缓而去。心头微微的冷,尹妃这么快便要开始试探自己么?看样子,尹妃是着急了。

一声叹,后宫充盈,不着急才不正常。

转身,叶贞谨慎的朝着栖凤宫折回。心里却隐隐有种不安,想着叶蓉不知走了没有,栖凤宫内各位小主未必全部离席,该有那么一两个想要巴结贵妃的还会留在原地不肯离去。只这叶蓉心思缜密,即便要依附贵妃,却也不会明着来。

栖凤宫里三三两两的还站在名为赏花,本意寻伴的小主们。

深宫不易,总该有几个可以与自己相扶相持的人。

叶贞绕过这群人,沿着回廊半低头走着。

隐隐的假山那头传来爽朗的笑声,心头一顿,叶贞下意识觉得这种笑声绝然不是太监。怎的贵妃宫里还会有男子?眉心骤然凝起,脊背一阵寒凉,急忙加快脚步朝着另一头走去。无论是男子还是太监,总归不是她可以沾染的。这等事情,迟早是个祸害。

绕过九曲回廊,叶贞一眼便看见大树下隐隐的人影,果然是丽珠嬷嬷无疑,只一侧的灌木后头竟还有一人。

唇角微咧,这不就是叶蓉的奴婢碧夏么?

翘首,却见前方不远处的偏殿内传来元春的呵斥,“放肆,既无贵妃娘娘传召,何以擅自入内?虽说小主是美人,到底也不是贵妃的位份,何以如此的不识礼数,在贵妃娘娘面前也这般恣意妄为,若然纵了你出去,岂非要六宫嘲笑娘娘管治无方,便是自家宫里都出了这档子事?”

洛丹青是从后殿进去的,故而没经过叶杏跟前。却只是落座在偏阁里间,隔着层层叠叠的帷幔,幽然品茗,冷眼看着外头端坐的叶杏。隔着帷幔,只能依稀可见叶杏曼妙的身段,看不清容颜。只不过这一瞧,洛丹青倒是觉得鲁国公府的女子,果真一个个赛过宫中的其他新晋女子。

心想着,训斥几句便罢,总不至于跟鲁国公府真的撕破脸。无益后宫,也无益父兄的前朝。

谁知那叶杏本来便是傲娇惯了,眼见着元春这个奴婢也对自己指手画脚。且不说鲁国公府二小姐的身份,便是宫中的美人位份也胜过宫女千万,何以被一介贱奴指着鼻子骂?当下便愠怒,忘了早前叶蓉交代的尊卑,竟在洛丹青跟前耍起了蛮辣。

“放肆,本主乃是美人,岂容你这小小的贱婢颐指气使?”说着,那叶杏竟然一个响亮的耳光子便甩在了元春的脸上。

元春当下愣了许久,自打她跟着贵妃入宫,还从未有人打过她脸子。如今这一记耳光来得突兀,不是吓着了,却着实将她打蒙,顷刻间没能反应过来。

叶杏却当元春是被自己恫吓住,继而怒声呵斥,“这一记耳光便是要你记住自己的身份,贱婢便是贱婢,一身的贱皮贱肉,只会犬吠不懂人话。如今便给本主好好记住,免得下次再皮肉受苦!”

“你!”元春这才回过神来,脸上却是火辣辣的疼,眼底泛着红光,似怒不可遏又似委屈非常。

“怎么,还嫌本主的耳光不够响亮吗?”叶杏冷哼一声,“本主倒是想起来,方才便是你唆使本主来此休憩,说什么贵妃传召,想必都是你这狗奴才恶意害本主。待本主回去查清楚,若然当真与你有关,必定将你剥皮拆骨,剁碎了喂狗!”

说着,叶杏拂袖便走。

心中只恨长席怕是结束,自己未曾出席,想来是要招贵妃嫉恨的。

谁知身后陡然几声峻冷的寒笑,“二小姐这便要走吗?如今做了一回栖凤宫的主子,想必心中舒坦不少。不若与本宫说上一说,这剥皮拆骨到底是何种滋味。”

叶杏骤然转身,心头咯噔一下,待内头撩开帷幔,面色霎时惨白如纸。

小叶紫檀的桌案上,香几杳渺的吐着百花清香,精致的描金茶具置于案上。一身贵重华服的洛丹青眉目低垂,只是细细的摆弄着手中的茶具,举止优雅的演示着精湛的茶道。却是不看叶杏一眼,自顾自的神态不怒自威。

身旁的婢女梧桐急忙低唤了一句,“小主。”

叶杏陡然回神,一下子跪在地上,声音都有些轻微的发颤,“娘娘万福。”

“本宫怕是当不得你的一句娘娘,如今你都能做本宫的主,还有什么万福可言?你这响亮的耳光子,本宫可是心生惧意呢!”眉目微抬,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置于桌案上,四下霎时一片地狱般的冷寂。

洛丹青眯起危险的眸子,她道是想纵叶杏一次,谁知这厮不知死活,竟然放纵至此。她早已说过,眼底是容不得沙子的,如今这叶杏算是自个儿撞枪口上,莫怪自己拿她开刀。总归这后宫刚刚入了人,也该有个实打实的警醒。

免得人人都学了去,将日都要造自己的反。

思及此处,洛丹青鼻间冷哼,幽然转头直视叶杏跪地的身子。

“嫔妾实不是有意冒犯,还望娘娘海涵。奴婢乃是鲁国公府叶杏,家父……”

外头,叶贞听得嗤笑。

也亏得叶杏脑子转得快,竟然提及鲁国公府,希望借着母家的地位,让洛丹青手下留情。殊不知这鲁国公府与盈国公府同为三公,但盈国公府地位远胜过鲁国公府,如今她这是在打洛丹青的脸。

如今这鲁国公府自从叶惠征交出大部分的兵权后,地位早已一日不如一日,现下更是明里暗里的巴结着盈国公。

分明是悬殊的地位,却一同位列三公,盈国公府早已不满。

果不其然,只听得洛丹青冷哼一声,“你这是在拿鲁国公府压本宫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