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叶杏受罚3/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杏一哆嗦,急忙道,“嫔妾不敢,嫔妾不敢!”

“哼!”洛丹青已然恼上了叶杏,如此放肆无礼,与叶蓉竟然何其不似。……www.ZiYouGe.com……虽说都是出自鲁国公府,却这般良莠不齐。索性……

察觉到洛丹青的怒意,叶杏突然道,“娘娘容禀,嫔妾着实不是可以冒犯娘娘。嫔妾来此实有内情,绝非任意为之。”

洛丹青冷了眉,方才便听得叶杏胡言乱语,说什么元春之故,现下又听得叶杏这般托词,便冷道,“今日你最好给本宫一个妥帖的交代,否则……本宫只怕是纵不得你。”

言下之意,如果叶杏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偏殿,今儿个很难走出栖凤宫的大门。

深吸一口气,叶杏微微抬头,听得洛丹青道,“起来吧!”

见洛丹青还肯听自己解释,叶杏暗暗觉得这是机会,便急忙谢礼应答,“娘娘传召,嫔妾不敢不至。岂料出行时太过兴奋,以至于肚子不适,故而想要寻着地儿借此方便一下。谁知行至走廊,便听得拐角处有两宫女在说话。”

“嫔妾本也不欲搭理,谁知那二人说是娘娘要传召嫔妾于偏殿,奈何找不到嫔妾。待嫔妾过去时,那两个宫女早已不知去向。嫔妾心想,既然是娘娘传召,必定是有要事。故而先行一步,等在偏殿内。这一等便是良久,嫔妾也不敢擅自离去,是而一直等到现在。”

“方才嫔妾听得这奴才的声音,识得便是那两名宫女之一。此人指责嫔妾妄为,故而嫔妾一时怒气,这才会出手教训,实在是嫔妾气不过此人戏耍,绝非要放纵娘娘跟前。还望娘娘明察,还嫔妾一个公道!”

如此一说,反倒觉得叶杏是有道理的,却好似洛丹青联手婢女,可以为难于其。

叶贞在外头听得清楚,冷笑两声。若是叶贞讨饶,许是洛丹青还会看在鲁国公府的面上放过她。谁知这叶杏的脑子是歪着长的,竟还指出元春戏耍与她。这不是挑明了说是洛丹青刻意为难陷害么?

洛丹青身为贵妃,这番言语如果传扬出去,势必会影响贵妃的声誉。

到了皇帝那里,只能落一个心生嫉妒,陷害妃嫔的罪责。

虽说皇帝也不会怪罪,但终归也会让皇帝心生毒刺。

故而此事,可大可小。

偏偏生得叶杏自以为聪明,却是实打实的那刺戳中了洛丹青的软肋。

叶杏以为洛丹青会掉过头查找元春的麻烦,正为自己的一套说辞而暗自窃喜,谁知那洛丹青一掌拍在桌面上,身子腾然站起,面色怒而生威,“放肆!你这是说本宫的婢女可以为难你?还是暗指本宫与你嫌隙,故意陷害于你?”

“嫔妾不敢!”叶杏容色骤变,原本慢慢恢复了血色的面颊,此刻乍青乍白,难看到极点。整个人跪在当场,瑟瑟发抖而不能自持。

“不敢!”洛丹青冷哼,“本宫看你可是胆大包天!”

元春适时跪下,双目噙泪,单手捂着火辣辣的面颊哽咽道,“奴婢长日更随娘娘,从不曾使过这份心思。何况奴婢本就不认得叶美人,何苦心生戏耍,要去捉弄高高在上的小主?小主口口声声说是奴婢戏耍与你,试问小主可亲眼所见?”

叶贞面色青白,“虽、虽不得亲眼所见,但是你的声音分明就是……”

“人尚且有所相似,何况声音。小主也不知寻日里得罪了何人,却要将罪责推脱在奴婢身上。试问小主,到底是何人与你嫌隙才会如此恶毒戏耍,抑或是小主为了脱罪却要拿奴婢做垫背?”元春是谁,只要洛丹青使个神色便知晓其意思。

眼见着洛丹青要拿叶杏开刀,元春自然是要报这一个耳光的仇恨,忙不迭的落井下石,坐实了叶杏的不敬之罪。

说完,元春竟低低的呜咽着,叶杏霎时哑口无言。

未曾亲眼所见,但凭声音,着实是没人相信的。

如此一来,要怪就怪叶杏心太急,急着巴结洛丹青,也没查清事情的真相。如今是自己挖坑自己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还有何要说?”洛丹青居高冷睨。

叶杏如霜打的茄子,瘫坐在地,“嫔妾……嫔妾着实没有说谎。”蓦地,她突然指着梧桐道,“娘娘,嫔妾的婢女可以作证,嫔妾所言句句属实。”

“小主身边的婢女,想必跟着小主不少时日了吧?”元春掉过头,不冷不热的扯动唇角,“小主这是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么?”

“不、不不不!”叶杏慌乱的模样,让洛丹青的眼底表露出一丝嫌恶。她与叶蓉好歹是一父所生,怎的一个如此沉静一个如此莽撞,竟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莫怪叶蓉做了贵人,而叶杏不过是个美人。

只不过……

太锋利的石头,总归要磨一磨锐气才好。

洛丹青对着元春使了个眼色,元春会意的起身,一步一顿走到叶杏跟前,带着报复完毕的冷冽,“看样子小主新进宫,是不懂得宫中的规矩。贵妃娘娘仁慈,念及你乃鲁国公府的二小姐,也不欲与你纠缠。来人,带叶美人去暴室。”

叶杏的眸子骤然瞪大,一下子哭跪在洛丹青跟前,“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嫔妾再也不敢了!嫔妾再也不敢了!”

元春一招手,瞬时上来两个太监,将叶杏左右挟起,拖拽开洛丹青的跟前。

洛丹青极度不悦的看着叶杏哭泣哀求的模样,俨然将鲁国公府的颜面扫地无存。真是晦气!庶女果真是庶女,丝毫比不得叶蓉,竟如此上不得台面!

拂袖而去,洛丹青头也不回。

身后,叶杏浑身战栗,险些晕死过去。只听得元春冷冷的干笑两声,“小主放宽心便是,也无需去皮去肉,左不过挨一顿板子,娘娘这还是手下留情的。前些时候有个英美人,却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却仗着皇上宠爱,对娘娘不敬。倒是给送去了慎刑司,听说那里的手段才是真正的好,剥皮也不过是个眨眼的功夫,去了皮人还活着呢。”

起身,元春冷声,“小主请吧!免得咱们这些个贱婢毛手毛脚的,弄疼了您就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