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与叶蓉的正面较量1/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丽珠嬷嬷急速转身,躲了躲,也免得被元春看见又要大做文章。(www.ziyouge.com)

元春使人拖着叶杏去了暴室,所幸也就是一顿板子,只不过这种事情很快便会六宫皆知。一个个等着看叶杏落魄的样子,也跟着摄于贵妃的威势,短期内不会有人太过放肆,免得又步了叶杏的后尘。

叶贞回眸,这才发现梧桐不知何时早已撤去,,眸色一转,快步走到丽珠嬷嬷身后,“姑姑。”

这一声,险些让丽珠嬷嬷吓掉半条命,抚着胸口几下才算镇定,“作甚?”

“娘娘催人了,您还是快些回去罢!”叶贞也不理睬丽珠嬷嬷什么表情,如今梧桐走了,若然自己再不回去,估计又要出乱子。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错觉,好似自己身上总该再发生些什么才算完美落幕。

丽珠嬷嬷这才敛了神色,瞥了恭谨的叶贞一眼,随即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栖凤宫外走着,谁知……果然第六感这种东西多少还是作数的,远远的,叶贞便看见叶蓉与梧桐站在宫道里。

前头,元春正送着叶杏去暴室领罚。

“小主不去为二小姐求情么?”梧桐将方才之事一一告知叶蓉,却没想到叶蓉竟也不去求情,只是站在这里眼睁睁看着叶杏被带走。

叶蓉目光微沉,“如何去求?左不过是贵妃要拿杏儿做一做样子,若我去求情岂非驳了贵妃的面子。后宫如今新人无数,贵妃作势要立威,我岂能因小失大,连累了国公府的名声。”

梧桐微微颔首,“只是小主这般,倒是二小姐那里多少要生出怨愤的。”

“我早已嘱咐过,万事小心,莫要失了礼数。杏儿不知深浅,却还恣意以为这里是国公府。如今可好,算是教训,也收一收她这娇惯的性子。你且留心着点,今日之事颇为蹊跷,只怕不是冲撞这般简单。”叶蓉心中忖了村,“若然只是性子鲁莽倒也罢了,怕就怕有人暗害而不得知,这才危险。”

“奴婢明白。”梧桐道,突然眼睛发亮,“方才奴婢见着了尹妃娘娘身边的嬷嬷,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牵连?”

叶蓉的神色陡然一震,“尹妃?”

蓦地,她忽然想起那抹熟悉的背影。

恰在这时,丽珠嬷嬷与叶贞从后头经过,沿着对面墙脚线缓缓而行。

眸色一转,叶蓉突然叫住了二人,“慢着。”

丽珠嬷嬷本来就着急,想着赶紧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尹妃,如此也能逗乐主子,换自己的好果子吃。谁知半路杀出个叶蓉……陡然间,心头一热,丽珠嬷嬷看了叶贞一眼,随即领着叶贞朝叶蓉行礼,“小主吉祥。”

叶蓉睨一眼二人,“这般行色匆匆可是要做什么要紧之事?”

“奴婢要赶回华清宫伺候尹妃娘娘,小主若然没什么要事,请容奴婢告退。”丽珠嬷嬷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眼瞧着丽珠嬷嬷这般神态,叶贞便知晓其肚子里盘算着什么主意。左不过怕自己抢功,如今要做些手脚应付自己罢了。

听得叶蓉开口道,“本主方才途径御花园之时,不慎丢了随身的香囊,请姑姑使这宫人于本主,寻一寻便罢。不管是否寻着香囊,本主都会亲自登门。不知姑姑意下如何?”

这般平易近人,丝毫没有贵人的架势。

丽珠嬷嬷显然一怔,万料不到叶蓉竟是打着商量的口吻与自己说话,当下有些迟疑的看了叶贞一眼。

叶贞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丽珠嬷嬷正打量着该如何甩掉自己,眼下便是大好机会。然不等丽珠嬷嬷开口,叶贞自己便伏跪行礼,“奴婢愿与小主找寻失物。”

闻言,丽珠嬷嬷的别有深意的笑道,“既然如此,贵人便好生使唤着,奴婢先行回去。”

“好。”叶蓉含笑,姝颜清浅而尽显落落大方,“请姑姑回去禀告尹妃娘娘,本主明儿个欲往拜访,拜帖稍时便到。”

丽珠嬷嬷施礼,快步而去。

叶贞垂着眉眼,终于这一天,还是来了。自打进了宫,她便早已做好了见面的准备。宫闱再大,早晚都会见面的。只不过,如今的叶蓉可还认得这种判若两人的脸?可还认得这个被国公府置于死地的三小姐?

终于,叶蓉直视跪身在前的叶贞,幽然道,“你叫什么?”

深吸一口气,叶贞保持着恭谨之身,不紧不慢回答,“奴婢……叶贞!”

不必抬头,她可以想象叶蓉此刻的错愕与震惊。只不过,人有相似,何况姓名也有相似,眼前的她与从前的叶贞,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截然不同。

叶贞敛了以往的倔强,如今的她时刻告诫自己,不过卑贱的奴婢,什么自尊骄傲都不过狗屎。在这里,活下去与复仇,是她的全部。为了这些,她什么都愿意做。故而在她身上,早已不见了任何锋芒。

今日的隐忍,是为了来日的肃杀。

她的回答停顿了一下,间隔却很短,短得只有自己听得出。

顶上是一片沉寂,叶蓉死死盯着跪身在地的叶贞,袖中的指尖轻轻弹跳了一下,可知其强力遏制的心情。她突然俯身,搀起了叶贞,眼底竟有几分湿润,“你是……贞儿么?”

叶贞急忙抽身,“奴婢不敢受小主这般厚待。”

“你……”叶蓉顿了顿,“你可是我的妹妹贞儿么?”

“小主错爱,奴婢微贱,非小主的妹妹这般尊贵。还望小主莫要如此,万一教人看见,奴婢吃罪不起。何况小主位份尊贵,奴婢不敢以卑贱之身累及小主的名声。”叶贞急忙跪身,故作惊吓之状。慌乱的神色,全然让人觉得,不过是个身处宫闱的小奴才,成日担惊受怕惯来,如今更是吓得不轻。

叶蓉伸出去的手,缩了缩,名声二字着实重要。

终归她是贵人,眼前的女子不管是不是国公府叶贞,都不过奴才。与奴才相近,无非是低了自己的身份。

叶贞眸色微转,“小主丢了香囊,奴婢这就去为您找回来。”说着,便领着叶蓉朝着御花园走去。

叶蓉如今的心思都在叶贞身上,怕是已经忘了还有叶杏在暴室受罚。盯着叶贞的背影,叶蓉眼底的光明灭不定,教人无可捉摸。

及至御花园,叶贞作势去花草假山堆中找寻香囊,其实是想避开叶蓉。

蓦地,听得叶蓉站在树荫脚下,冷冷的注视着她被脂粉消磨得全然看不出来的脸上疤痕,幽冷问道,“叶贞,你祖籍何处,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