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与叶蓉的较量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低眉轻笑,“奴婢本是农女,早年灾荒,父母皆亡。|www.ziyouge.com|家里也没什么人,如今没了活路才想着进宫为婢,左不过想要活着便是。”

这些话骗骗旁人也罢了,但叶蓉是全然不会相信的。叶贞也知道骗不过,但叶蓉却也没有法子,最多是去司库房查询自己的资料。但现下,她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你可还有哥哥?”叶蓉问,双目死死盯着叶贞。

叶贞搜了搜草丛,起身道,“小主可还记得从哪里经过,便是这般漫无目的的找寻,也终归不是易事。若然小主告知奴婢,您经过哪里,奴婢沿途去找。”

一番话,恰到好处的转了话题。

叶蓉仿佛也不去计较,只是道,“荷池里的荷花都要开了,本主方才途径那里,许是掉在那里。”

闻言,叶贞忙颔首,“奴婢这就去。”

说着便朝着假山那头的荷池走去,却不经意间攥紧了衣袖。叶贞的眸色微凉,眼底掠过异样的光泽。

身后的叶蓉与梧桐不紧不慢的走着,梧桐抬眼看了看叶蓉,却见叶蓉面色平静,左顾右盼作势寻找。

沿着鹅卵石小径慢慢走着,叶蓉道,“梧桐,你去那头找找。”

梧桐颔首,转身朝着一旁走去。

待梧桐走远,叶蓉缓步走到荷池边,忽然握住叶贞的手,容色哀戚而悲凉,“妹妹,你是我的妹妹贞儿对不对?贞儿,姐姐无能保护你,那日之事着实非我所预料。若然我早些知道,定然不会让你与姨娘受此大难。妹妹,年儿可好么?谢天谢地你们都活着,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叶贞惶恐的抽回双手,急忙跪在叶蓉跟前,“小主恕罪,奴婢不知哪里吃罪小主,还望小主海涵。奴婢一定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冒犯小主,望小主莫要将奴婢送到慎刑司。奴婢不过是入宫混口饭吃,奴婢家中也不曾有过哥哥,小主切莫再如此。教人看见,奴婢定然性命难保!”

如此诚惶诚恐,绝然不似装的。

眼见着叶贞的眼泪都要下来,叶蓉容色凄婉,哽咽着俯下身子,“你可是在怪姐姐么?姐姐当日真的不是见死不救,若然我早知道,绝对不会让你与姨娘……如今姨娘的后事我也已经办妥,若你想要祭拜绝非难事。只消我……”

“小主恕罪!小主恕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叶贞拼命的磕头,以至于额头上都磕出血来,乍一看甚是惊心。

叶蓉的泪缓缓而下,只是起身垂眉,许久才道,“既然不是,那你走吧。许是我,真的认错了人。”

“多谢小主!”叶贞却似逃离一般的行礼起身,

正要走开,谁知那叶蓉突然扣住了叶贞的手,仿若还要做最后的挣扎,“你果真不是吗?”

却是这一拉一拽之间,叶蓉的脚下骤然踩到小石子,一声惊叫,顿时崴了脚便带着叶贞朝着荷池跌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扑通一声。叶贞根本不去反应,一咬牙,任由叶蓉带着自己一块坠入荷池。外头日头虽然越发毒,荷池的水却是极为阴凉,如今寸寸入骨,直教恐惧漫过人心。

叶贞扑通着双手,猛灌了几口水,胡乱蹬着脚,“救命……救、救命啊……”

叶蓉只管拽着叶贞的衣袖,在水里,两人呈现着极为异样的姿势,好似彼此拽着彼此,又分明不会游泳,只能若隐若现的叫喊着“救命!”

眼看着叶贞的缓缓沉入水底,叶蓉也只剩下两手在池面上摆动,梧桐匆匆跑来厉声惊叫,“来人哪,救命啊!小主落水了!救命啊!”

这一声呐喊,便有三三两两的太监宫娥从四面跑出来,几个会水性的扑通跳入水中。一前一后的将叶蓉与叶贞捞起来,叶蓉还有意识,叶贞却已经昏迷不醒。

会水性的太监们自然知道怎么救人,将叶贞肚子里的水生生按出去。叶贞哇的一口水吐出去,人却还没有清醒的迹象。

“小主?小主你怎样?”梧桐焦灼万分,抱着坐起身子的叶蓉,魂都去掉了一半,“小主你撑着,奴婢立刻带你回去。”

叶蓉看一眼依旧躺地的叶贞,面色惨白,“送她回去罢!”

语罢,便由梧桐搀着走开。

黑暗的世界里,有一双冰凉的手扼住了颈,好似恶魔贪婪的眸子,吞吐着死亡的气息。她不断挣扎,不断呼救,却看见光明亮堂之处,母亲盈盈一笑的模样,温柔的眸子像极了那年那月,那个曾经风华无限的年轻女子。

惨白的唇,发出微弱的声音,却是声声唤着“娘”。

半梦半醒时,她听见有人说话,“索性是她命大,直接抬回华清宫便是。若是有人究其原因,便只说是我的意思。”

于是,叶贞便觉得自己被人抬上了担架,她嗅到了一股清幽的茉莉花香气,淡淡的就像一种催眠的勾魂,能让人心生为之一振。

神思又开始模糊,她极力想睁开眼睛,却因为眼皮太过沉重无法得逞。羽睫用力颤动,眼睛睁开一条缝隙,透过模糊的视线,她依稀看见一抹藏蓝色的颀长身影。

脑子混沌一片,叶贞却是松了口气,昏昏沉沉的被人抬回华清宫。

只是这样一来,倒是吓坏了月儿,直接让月儿哭出声来,“姐姐?贞儿姐姐?这是为何?出了何事?”

送人的太监们只是哂笑,眼底却不敢太过轻蔑,“不过是坠了荷池,活着便是万幸,也是她命大遇见了小公爷。你便好生照看着,咱们现下便回去向小公爷复命!”

说着,也不等月儿再问什么,太监们大步走出去。

“姐姐?”月儿擦了泪,急忙去寻找换洗的衣服,吃力的将叶贞的湿衣服换下。而后拧了热毛巾擦拭叶贞的脸面和身子,试图让她颤抖而冰冷的身子慢慢回温。想了想,便又去厨房要了一碗热姜汤。

推搡着昏睡的叶贞,月儿声音哽咽,“姐姐,姐姐你可醒着吗?快些喝点热姜汤去去寒。姐姐?姐姐?”

足足喊了十来遍,叶贞才算睁开倦怠沉重的眼皮,低低应了一声,“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