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奴婢无话可说/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儿喜极而泣,直抹眼泪,“姐姐你可算醒了?快些起来,把这姜汤喝了,不然必得惹上风寒。……www.ZiYouGe.com……”

叶贞迷迷糊糊的撑起身子,几口热汤下了喉,神智才算稍稍清楚起来,“月儿……”

“姐姐莫怕,这是华清宫,月儿在这呢!”月儿坐在床沿,让叶贞靠着自己的肩,慢慢的灌下姜汤。

肠胃如火烧般滚烫起来,整个不觉颤了颤,但是暖暖的甚是舒服。叶贞松了口气,羽睫微微扬起,眸中的浑浊逐渐褪去,“我没事,月儿。”

“所幸没事,否则可怎么得了?”月儿放下空碗,顺势抚了抚叶贞的脊背,让她能更舒坦一些。视线却死死盯着叶贞的面颊,生怕有变。

眼睛眨了眨,叶贞晃了晃脑袋,头有些微微的疼,却总算安全过关。

她知道叶蓉在试探,而且是步步试探,只是她没想到,叶蓉会如此迫切以至于不顾性命。既然是试探,那她便也舍命相陪,总归不能教人看出来就是。

“姐姐,你想什么呢?”月儿搀了叶贞躺下,叶贞却执意不肯,靠着床柱坐着喘气。

低低咳嗽了几声,原就被红花伤了身子,如今受了水更是有些风寒之状,所幸有这一碗姜汤驱寒才算舒坦不少。叶贞看了看月儿,清浅笑着,“月儿,谢谢你,现下多亏有你。”

月儿脸上红了一下,“姐姐作甚这般客气,若是冷宫无你,月儿早已不在人世。姐姐尚且会说相互扶持,以后切莫再替谢谢二字,免得生分。”

叶贞眼底的光有些清浅不明,盯着月儿看了良久,半晌才扯出一个字,“好。”

原先的骨肉血亲,还不如这深宫中的片刻相濡。人情凉薄至此,她还有何话说?心底潮冷,她还在期待什么?如今便是国公府要回头,她也回不了头,这一场恩怨,只能用鲜血抚平,别无其他路可走。

“姐姐,你可好些吗?怎的好端端的会掉进荷池里去?”月儿为叶贞拽了被角,眸色有些冰凉,更多的是担忧。

“无碍,左不过性命无虞,便算万幸。”叶贞不愿让月儿搀和在自己与国公府的恩怨里,无谓牵扯无辜之人。月儿太单纯,不该背负太多,自己尚且不欲,何必施予他人。

月儿撇撇嘴,“姐姐便是不信任月儿吗?怎的什么也不肯说呢?罢了罢了,我也不问,姐姐只管养好身子便是,月儿也不求其他,只盼着能跟姐姐好好活着。”

叶贞一把握住月儿的手,轻叹一声,“并非我不愿告知与你,只不过有些事情,你若不知便是待你最好的。知道太多,未必是件好事。”

“姐姐你……”月儿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便问吧。”叶贞不是傻子,月儿几次三番都是欲言又止,自然是有什么想要问的,但是碍于自己只字不提,也不好多问。

如今她对于月儿虽说不上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但是基本的可信度还是有的。

月儿走到门口往外探了探,故而关上房门走回来,到了床前才神神秘秘的低声问,“姐姐你到底是什么人?昔日闻得国公府三小姐名叶贞,原是秀女之身,没料想却成了宫婢。而姐姐正好也是叶贞,不知你们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人?”

叶贞干笑两声,“月儿觉得呢?”

“月儿倒是不觉得同人,只不过外头时常有人议论,所以月儿问上一问,也好心中有数。”月儿诚然是个老实人,也不会拐弯抹角。

“若我是国公府三小姐,又岂会这般落魄?你眼见着我与你一道入宫,可看出我有什么后台么?左不过是与你一般的人,沦落宫闱,却有着与三小姐一般的姓名。不妨细想,若我真是三小姐,国公府的两位小姐尚且在宫中为小主,岂会认不出我?”叶贞缓缓而道,说得入情入理。

顿了顿又道,“月儿,你信吗?”

月儿颔首,“只要是姐姐说的,我便信。”

叶贞笑了笑,“那便最好。”

“无论姐姐是谁,如今月儿也只有姐姐一人了。”月儿眼底的光黯淡了一下,神思有些颓然,“横竖,都没有旁人。”

“傻丫头。”叶贞轻叹一声。

外头传来几声响亮的叩门之音,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叫嚷,“叶贞,尹妃娘娘传召,赶紧去偏殿。”

叶贞凝眉,月儿应了一声,“是,马上就去。”

话音刚落,叶贞已经起身朝着外头走去。月儿担心的拽叶贞一把,“姐姐你的身子……”

“无碍。”叶贞拍了拍月儿的手背,“放心吧,我没事。”

语罢,抿唇轻笑,紧赶着走出门。

花厅内,尹妃正襟危坐,丽珠嬷嬷在一旁冷笑着站立,两旁排站着不少宫娥与太监,这阵势绝不简单。叶贞眉目微敛,也不表露任何表情,面色清浅的走进去伏跪在地,尊呼“奴婢参见娘娘,娘娘万福。”

尹妃冷眉微挑,鼻间哼了一声,“叶贞,你好大的胆子!”

叶贞心头微沉,却不卑不亢,“奴婢触怒娘娘,罪该万死,只是奴婢不知何处触怒娘娘,还望娘娘明示。”

“你还揣着明白装糊涂。”丽珠嬷嬷冷笑两声,“分明与叶贵人相从过密,还要在娘娘面前装无辜么?”

果然够颠倒黑白,叶贞也不去辩驳,只是俯首恭谨道,“娘娘睿智聪慧,自有定断。奴婢不曾与任何妃嫔相从过密,奴婢身在华清宫,便以娘娘为天,娘娘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休要巧言辩驳,你当咱家娘娘如此轻易便会被你蒙蔽吗?若然不是与叶贵人有私,何以共游御花园,以至于双双坠入荷池。如今举宫皆知,你还想狡辩吗?”丽珠嬷嬷这一番话早已摆明了态度,她根本没有将叶蓉使唤叶贞去御花园寻找香囊之事告知尹妃。更有甚者,丽珠嬷嬷想要借此除了叶贞。

只因叶贞太过聪明,已然不是丽珠嬷嬷可以控制。

尹妃拍案愠色,“你还有何话说?”

叶贞俯首,“奴婢无话可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