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掖庭走水,司库房被烧/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尹妃显然一怔,眸色定了定。-www.ZiYouGe.com-如此镇定的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惧色,显然不似心虚之人。难道……

“娘娘,这般奴才就该乱棍打死!”丽珠嬷嬷冷冽道。

尹妃斜睨她一眼,眼中带着冷若霜寒的光泽,“怎么,你要替本宫发号施令?”

丽珠嬷嬷急忙跪身,“奴婢不敢!”

“哼!”尹妃怒然,“本宫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多大的来头,谁敢背叛本宫,本宫绝不会手下留情。”语罢,睨了叶贞一眼,长袖轻拂,“将她带下去,待本宫查明再行处置!”

叶贞既不辩驳,也不挣扎,任由宫人们将其带下去,绑在柴房里的廊柱上。

临走的时候,她看见尹妃眼底一掠而过的迟疑。显然,这才是她要的效果。

尹妃生性多疑,秉性傲娇,若然辩驳无疑是自掘坟墓,只会让其越发觉得内中有鬼。若是让尹妃觉得危险,定然要除之而后快。尹妃素来宁可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

所以叶贞不辩驳不反抗,反而会让尹妃怀疑自己的判断。故而,按照尹妃强势的性子,必定想要知根究底。

既然如此,叶贞便还有一条生路。

横竖她与叶蓉着实没有做什么,叶蓉如今也该伤得不轻,荷池的水格外冷,大抵她也没得什么好处的。

被绑缚在廊柱上,叶贞眉目清浅,眼底的光寸寸冰凉。

宫闱杀机,处处容不得卑微的性命。她苟延残喘,却没想到宫闱之路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艰难。可是娘,不管有多么艰辛,贞儿都会坚持下去。

头昏昏沉沉的,如今她什么都做不了,还是好好想着接下来该会有如何的发展。想必叶蓉也不会善罢甘休,她虽然生性沉稳,但是却执着得可怕。比之叶杏,她更忌惮叶蓉一声不吭的性子,总归不叫人看清她的世界,让人防不胜防。

大抵尹妃与叶蓉都开始调查自己,此刻叶贞最担心的还不是尹妃,而是叶蓉。若然教叶蓉调出宫籍档案,查出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处境定然岌岌可危。

如今……该怎么是好?

盼只盼安排自己入宫前,墨轩会想到这一层,能提前为她做好防范,否则将回天乏术。

半夜里,叶贞因为日里泡了水的缘故,竟睡得昏昏沉沉。

恍惚间,她听见外头传来纷沓的脚步声,而后是红色的光从窗外映入,有人高声大喊着“走水了”!叶贞的眉头骤然凝起,何处走水?

正在纳闷与愁思之际,窗户吱呀一声打开,月儿探头探脑的伫立窗口,三下五除二便翻入房内,复小心翼翼的关闭窗户。快步走到叶贞跟前,月儿红着眼眶,“姐姐?姐姐你莫怕,我这就给你解开。”

“月儿你怎么来了?”叶贞心惊,脑子嗡的一声惊响,“别动。”

月儿一怔,“姐姐?”

“月儿你快些走,我没事也不会有事。若你松开我,反而会落实我的罪名。你赶紧走,免得教人看见连累了你。”叶贞心生感激,更多的是担虑。若是任由月儿松开自己,反倒会让丽珠嬷嬷找到借口,趁机除掉自己。

“是、是吗?”月儿愣了半晌,“可是姐姐你的身子受得住吗?”

“我还可以撑住,你快些走。对了,外头发生何事?”叶贞心里隐隐有种不安,仿若夜里这场火来得突兀,好似冲着自己来的一半。许是她多思多想太多虑,但是……

月儿忙道,“外头走水了,现下乱着呢,所以我才敢来救你。”

“何处走水?”叶贞忖了一下。

“好似掖庭的库房。”月儿方才来的时候,刻意留意了一下。火光的方向确实是掖庭无疑,只是为何会失火却不得而知。

眉睫陡然挑起,叶贞双眸瞪得斗大,嘴角竟扬起邪冷的谩笑,“掖庭!”

月儿被叶贞这突然转换的表情震住,“姐姐,可是有何不妥?”

“没有。”叶贞的眸子陡然迸发出阴冷至绝的光芒,“很好。”快速敛了眉色,叶贞道,“月儿你赶紧出去,记着帮我留意一下掖庭走水之事。最迟明日,尹妃就会纵我出去。”

“好。”月儿抿着唇,不舍的走向窗口,临了还是回头道,“姐姐切莫骗我,不然……”

叶贞看着她,抿了抿唇,终归还是眷眷不舍的跳出窗口。寂冷黑暗的柴房内,叶贞听着属于自己的心跳,仿若看见黑暗中重新燃起的生命之光。

掖庭!可是掖庭的司库房吗?她只希望烧掉自己的宫籍档案,只要档案被销毁,就算她是叶贞也无迹可寻。如今她的样貌早已不是昔日之色,任凭叶蓉也认不出,遑论旁人。

与其期待着奇迹,叶贞却相信有人刻意为之。幽冷的眸子绽放着黑暗中的精芒,世间何曾有天意,所谓天意,左不过是人为了安慰自己而做的托词。曾经她信老天有眼,如今她不信天不信地,什么都不信。

天际扯破的鱼肚白,像极了重生的征兆。

月儿偷偷打开窗户,只是丢了一句,“姐姐,是掖庭的司库房走水,说是付诸一炬,什么都没了。”

语罢,月儿匆匆离开。

却仿若一颗静心丸,让叶贞的眸子骤然眯起,狭长的缝隙里掠过一丝肃杀。丽珠嬷嬷,我本不想赶尽杀绝,只可惜是你自己凡事太尽。既然你容不得我,那也休怪我,容不得你!

深吸一口气,叶贞昂起头,双目凝然盯着门口。一切的一切,将就此改变。

这场火来得突兀,到底是谁帮了自己一把?是意外?她不信!是墨轩?她踟蹰!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无论是谁做下,天意也好人为也罢,都是转折的契机。

只不过叶贞不明白,既然有人不想让自己的身份大白,为何不提前做准备,偏在宫中怀疑她的身份时,才做下这样大的事情。显然不是为了隐藏,反倒有种欲盖弥彰的错觉。有人想要旁人疑心自己的真实身份,又不想让旁人找到确切的证据指证自己就是国公府叶贞。如此矛盾的状态,到底是何缘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还有谁,站在自己的身后?冥冥之中,叶贞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正在操控着自己的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