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姑姑/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宫闱大火,来得莫名其妙,烧得却是精光。|www.ziyouge.com|将宫籍档案悉数烧没,司库房如今正在清点,也正在重新核对数据。只是很多数据都没有留底,故而……很多人都成了无籍可查的无根之人。

包括叶贞!

要知道,当日国公府曾上报,叶贞旧疾复发而暴毙,宫册上叶贞的名字已然勾去。然宫册上确实还有一名女子,也称叶贞,只不过后来不知去向,最终由墨轩安排,将国公府三小姐替上。是而叶蓉就算生疑,也只得试探,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才有了先前的试探,为的就是确定这个叶贞不是当日被叶杏践踏的三小姐。

眼下,唯独东辑事眼线密布,才略略探出些风。到底是闺阁之事,对东辑事而言并无多大作用,故而实际内情也是知道不多。

清晨的光疏疏落落的,柴房的门打开时,叶贞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却见着来了数名太监宫娥,解了自己的绳索,直接带去了尹妃的寝殿。

叶贞只觉得手脚麻木冰冷,还不待反应,已经被丢掷在地。

抬眼,尹妃端坐梳妆台,青丝垂落腰间,容妆未上,眉目慵懒而惺忪将醒。

“多谢娘娘不杀之恩。”叶贞勉力撑起,虚弱得两手撑地,却止不住颤抖。

尹妃回眸,即便如此,叶贞的脸上依旧保持一贯的平静,绝然不似寻常的宫女般战战兢兢,亦或是开口便高呼饶命。这丫头倒也有趣,竟然谢她不杀之恩。自己这厢还未曾开口,她却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用意,可见,着实是个可用之材。

尹妃这般想着,眼底便流淌出明灭不定的光芒,“哦,你怎知本宫不会杀你?”

叶贞俯首磕了个头,声音颤了颤道,“娘娘蕙质兰心,便是回头想一想便知晓其中缘由。奴婢微贱之身,却自知身在华清宫便要事事以娘娘为尊,岂敢与外人相从甚密。娘娘尊华,后宫无人可比,奴婢就算再愚钝,也该知晓前程何在。与娘娘作隙,对奴婢并无半点好处。”

“很好,是个诚实的。”尹妃很满意她有所求。

人,唯有所求,才是真实,才堪重用。

那些无欲无求的,尹妃只觉不好掌控,自然不会留用。而叶贞摆明了奔着前程而来,既然是为了前程,自当要为主子尽心尽力才对。有欲望的人,才有弱点。

又磕了个头,叶贞虚弱得气息微促,“叶贵人虽说美丽,却因为国公府的关系,是绝然无法与娘娘并肩的。”

“此话何解?”尹妃骤然眯起危险的眸子,这丫头……

叶贞知晓,此话一开,若然不慎,自己就会粉身碎骨。可是她愿意赌,用自己的命赌尹妃的侧目,赌自己的前程,“贵妃娘娘出身盈国公府,自然荣宠备至,但世人皆知鲁国公与盈国公同为三公,势必要挤兑彼此。叶贵人虽然沉稳,但贵妃娘娘决意不会太过重用。一则是以叶贵人秉性难以捉摸,二则若然提拔了叶贵人,只怕早晚有一日两公并立,定然影响前朝。”

尹妃起身,目光顿了顿,“那以你所见,贵妃该如何处置叶氏姐妹?”

“贵妃娘娘虽然痛斥了叶美人,但早晚会提拔叶美人胜过叶贵人。”叶贞不紧不慢的说着,依旧垂着头。

嘴角微裂,尹妃冷笑两声,“你的眼睛倒是很毒。”

“叶美人生性傲娇,奈何在后宫,这样貌美而张扬的女子,更适合贵妃娘娘使唤。”叶贞一阵见血,却让尹妃突然干笑几声。

“很好!”尹妃终于走到了叶贞跟前,“起来吧!”

心头稍稍松了口气,叶贞知道,自己正在步步为营靠近尹妃,而最后一步,尚未迈过。

“娘娘可曾想过,叶美人挨了打,心头必定对贵妃心生怨愤。若然贵妃要拉拢,必定要费一番心思,既然如此,娘娘何不助贵妃一把?有些东西,还是要早点种在心里才对。”叶贞话中有话,却是冰冷刺骨。

尹妃冷眸微敛,“不错,人心是该藏毒的。”

叶贞谢了恩起身,身子晃了晃,面色煞白如纸,“奴婢卑贱,只愿能为娘娘分忧,得衣食无虑,便是余生足矣。”

“很好。”尹妃素白的手轻轻拂过自己的眉心,眸色微凉,唇色微冷,“那你现下要什么?”

“奴婢只想要一个公道!”叶贞的话语依旧无温而平静。

门口的丽珠嬷嬷瞬时微颤起来,附耳在门口使劲往内听着。

尹妃眸色陡沉,“什么公道?”

叶贞倔强而幽冷的将视线落在门口,“自然是丽珠姑姑。”

话音刚落,丽珠嬷嬷扑通跪在门口,“娘娘,奴婢冤枉。奴婢并未做什么错事!”

“丽珠姑姑这便腿软了么?”叶贞清浅的说着,轻柔而冰冷靡丽,“姑姑既知晓叶贵人使唤奴婢是去找寻她丢失的香囊,何以要颠倒黑白诬指奴婢有意背叛娘娘?若不是姑姑不慎,岂会让叶贵人的婢女瞧着你窥探贵妃与叶美人,何至于半路教叶贵人拦住。姑姑如此作为,岂非让华清宫一干奴婢悉数寒了心肠?”

此言一出,惊得丽珠嬷嬷的冷汗飕飕而下,万料不到叶贞竟然如此伶俐,一番话说得她毫无还口之力,只是跪在那里一个劲的喊着,“娘娘冤枉……”

尹妃冷眸犀利,她惯来秉承眼中不容沙子,底下人会勾心斗角她也知道,但是如今连她的眼皮底下也敢耍花样,看来这个丽珠果然是胆大包天。如今新晋妃嫔充盈了后宫,正值用人之际,丽珠这般蠢钝早晚会坏了自己的事。

不过,叶贞这般聪慧不知是好是坏。

既然入了华清宫,这生死都握在自己手里,也不怕叶贞翻了天去。

这般想着,尹妃冷然冲着丽珠眯起危险的眸子,一声低喝,“此事当真?”

丽珠嬷嬷早已吓得肝胆俱裂,只是拼命磕头求饶,“娘娘……娘娘饶命,奴婢跟着您那么多年,实在不是有意……”

“哼!本宫看你是越发恣意,却是将本宫的话都当做耳旁风了吗?”尹妃发起威,这华清宫上下都得抖上一抖。

那丽珠嬷嬷顿时哭出声来,“老奴该死,娘娘饶命啊!”

“把这作死的奴才拖下去重责三十,以后这华清宫的教习嬷嬷就不必你操心。叶贞,这个位份,你可担得?”尹妃素来果断,凡事说一不二。

叶贞不卑不亢,“奴婢不才,初入宫闱不知深浅,但奴婢愿意向前辈们请教。定然竭力为娘娘分忧,为这华清宫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尹妃笑了笑,眉目间的阴戾,愈发深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