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做你的亲姐姐/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素手轻挽,叶贞的手很巧,饶是轻轻便将尹妃的发髻挽得格外清新亮丽,一改从前繁琐的浮华。(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镜中的红颜盈盈一笑间,宛若初初入宫时娇涩的模样,褪去红妆白粉,反倒另有一番别样的精致。

“果然是一双巧手。”尹妃甚是满意。

“娘娘不知,奴婢的母亲惯会用花汁调香制凝露,常日用着皮肤越发如雪滑腻。所幸母亲这一身的手艺都已传授奴婢,将日奴婢定为娘娘制作香露,让娘娘容颜愈发明艳,在皇上跟前怕是要艳压六宫。”叶贞不紧不慢的说着,一番话直说得尹妃眼眸发亮。

“如此更好!”尹妃自当挖到宝,这叶贞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叶贞为尹妃梳好发髻,着好锦衣,尹妃便开始用膳。眼见着叶贞虚弱,便使叶贞先行回去,待身子好些便为其制作香露。

出了寝殿,叶贞身子晃了晃,虚弱得只能扶着墙慢慢走回去。方才在内头硬撑着,着实累得不行。

月儿早已等在外头,乍见叶贞出来,便急忙迎上去,“贞儿姐姐?”

“月儿,我没事。”叶贞径自在栏杆处坐下,“莫要担心。”

眉目微敛,月儿握着叶贞冰凉的手,“姐姐你的身子……方才我瞧着丽珠姑姑被带下去,可是有什么变故吗?”

叶贞谩笑,“不过是礼尚往来,倒也算不得什么。月儿,以后姐姐保护你。”

月儿微怔,“姐姐怎么了?”

旁边走过几个宫娥,却是路过时朝着叶贞浅浅行礼喊了一声“姑姑”。惊得月儿双眸瞪如铜铃般,“姐姐你……为何她们称你为姑姑?莫非、莫非是因为丽珠姑姑?”

“她想要除掉我,却不知是自食其果。”叶贞倦怠的起身,“随我回去吧!我累了。”

月儿颔首,搀着叶贞慢慢朝着房间走去。如今叶贞升做华清宫的教习嬷嬷,自然不会与宫女们住在一处,叶贞也落得清静。只是带走了月儿,住在了偏殿后头的单间里。

“月儿,当日我落水时,你提及了小公爷?可曾问过,是哪个小公爷?”叶贞换下寻常的宫女服,如今升为教习嬷嬷,自然在服饰装扮上要区别一般的宫女。

一身青碧色绣柳叶条纹的宫装,发髻轻挽,更有一番超越年龄的成熟稳重。

月儿上前为其系上追着墨色穗子的腰带,沉思片刻道,“这倒没问,不过姐姐问了,月儿倒是想起,宫中能自由行走的小公爷怕是只有一位。便是贵妃宫中的那位,一贯的恣意,也颇得皇上宠爱,出入宫闱谁也不敢拦阻。”

“是盈国公府的?”叶贞的面色不太好。

“可不就是那位吗?听说生得极好,面冠如玉,却一身的风流恣意,不知夺了多少女儿家的心。”月儿拉直叶贞的裙摆,拂去她裙上的褶子。

叶贞别有深意的颔首,“你这小蹄子,此刻嘴硬,哪日真当见到了怕是也要动心的。”

“才不呢!”月儿撅着嘴,故作气恼之状,“姐姐惯会取笑我的。”

想了想,这小公爷大抵就是自己在贵妃宫中听到的那爽朗笑声的主人。能这般狂佞大笑的,想必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到底对她也算有半分的救命之恩,来日见着是该行个谢礼,免得教人拿住了把柄。

“好了月儿,也不消再拿你打趣。可是去过司库房了吗?”叶贞言归正传。

月儿颔首,敛了眉色道,“月儿私下里问过,如今司库房可是什么都没了,皇上正派人去调查火灾原因。大抵也没找到什么痕迹,司库房如今正紧赶着修缮旧有的宫籍档案,左不过也是做做样子。都烧成灰了,还能修出什么幺蛾子?”

“如此便好。”叶贞反复确认,如今总算释然,“月儿,宫中可有人认得你?”

“月儿孑然入宫,没有人认得。”月儿不明其意。

叶贞眸色微转,“那我做你的亲姐姐,你可愿意?”

月儿一怔,眼眶泛红,声音竟然哽咽,“果真?姐姐真的愿意认了月儿吗?”

叶贞颔首,“你可愿意?”

“自然愿意!求之不得!”月儿扑通给叶贞跪下,“此后月儿便随着姐姐,姐姐就是月儿的亲姐姐。”

轻叹一声,叶贞搀起月儿,“快起来,莫要如此。以后你便听我的,随我的姓氏,记住我说的话。你我皆是农家女子,父母亡于灾荒,如今唯有你我姐妹相依为命。”

月儿虽不知其意,却也是重重点头,“月儿记住了,必定不会忘记。”

叶贞抱住月儿,“以后,我便是你的亲姐姐,这偌大的宫闱唯有你我守望相助。”

长长舒了一口气,叶贞松开月儿,指尖拂过她稚嫩的面庞,“尹妃虽然贬了丽珠嬷嬷,但好歹她也是宫中的老人,何况伺候尹妃多年。尹妃虽现在对我报以重任,但并不代表前途无限。尹妃生性多疑,她训斥丽珠不过是为了让我心甘情愿为其所用。若然我不得其心,必定比丽珠更惨烈。月儿,以后凡事小心,丽珠被贬却没有被杀,便是尹妃为她自己留的一条后路。终归尹妃对我的信任,是断断不及丽珠的。”

月儿似懂非懂的点头,“月儿旁的不懂,但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凡事躲着丽珠嬷嬷就是了。”

叶贞颔首,面色尤为沉重,半晌才扯出一个字,“好。”

这边才稍稍安定,外头却又出了事情,宫女在外头叫唤着,“姑姑,请您出来一下。”

月儿心惊,叶贞却示意她莫要出声,应了外头一声,“何事?”

“是叶贵人到访,尹妃娘娘不在,所以奴婢们前来请示姑姑。”

叶贞眉色微敛,“她怎么来了?”

“姐姐当日便是与叶贵人一道落水,不该是来兴师问罪的吧?”月儿担虑万分,直勾勾的注视着叶贞瞬息万变的面色。

摇了摇头,叶贞黛眉微垂,“应该不是。”

“那她来做什么?”月儿极不放心。

叶贞冷笑两声,“她是来验收成果的。”说罢,开门出去。月儿一急,紧跟着便追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