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以身相报如何?/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指腹用力拂过她曾经结疤的脸颊,此刻早已光滑如凝脂,胜过从前百倍。(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吃痛的凝了眉,叶贞不吭一声,双目迎上他冷冽的眸光,清冷幽暗如悬崖之渊。

较之第一次见她,她的容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不禁让慕风华眯起了危险的眸子。若不是他认得这双眼睛,也许此刻必定将她当做他人。

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蚀骨丹的药效想必不错,这眉目如画果真难得。”慕风华终于开口,清浅不一的眸光掠过她的眉心。冰凉的指尖犹如幽冥鬼爪,不带一丝温度的掠过她脸颊的每一寸肌肤。

心头一惊,叶贞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奴婢……”

“别说话。”他的指尖如同锋利的刀刃,划得她的脸颊生疼。那一刻,她甚至有种寒意,他会不会直接用这双手,剥了她的皮?

深吸一口气,叶贞浓密的羽睫如凤羽般美丽,阳光从顶上落下,下眼睑凝着迷人的剪影。她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专注的男子,好似正在研究着,该从何处下刀,才能让她这张人皮更为完美。

幽然收回手中的白玉笛,慕风华拂袖,身后的太监随即将靠椅抬上来。幽然而坐,他恣意而邪肆的眸子松缓了原有的颜色,眼皮微微垂下,遮去了眼底精芒,薄唇微启,却若疲倦状,分外慵懒的声音徐徐传出,“栖凤宫的戏码着实不错,你这口技都胜过我这司乐监的。若然留你在外头,岂非暴殄天物?”

心头骤然凝住,如数九寒天般澈寒。

他竟然……都知道!

当日她着实用自己的口技骗过了所有人!

便是她模仿了元春的声音,诱骗了叶杏去偏殿,最后借贵妃的手惩罚叶杏。这样精密的计划,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料……她竟然忘了,东辑事的信息密闭,早已超过她的预想。旁人不知道,东辑事却什么都知道。

望着眼前手眼通天的男子,神色如玉雕般安静,没有丝毫波澜。

细细拂过手中的白玉笛子,慕风华眉目无温,漫不经心的模样却让叶贞的心陡然揪起。凡事太过平静本就不是好事,何况眼前的慕风华可是弹指间就能吃人的主。

深吸一口气,叶贞既不承认也不反驳,只是浅浅行礼,道一句,“谢大人。”

“谢我什么?”他挑眉,眼底的光竟有几分清亮。

“大人不杀之恩,叶贞铭刻在心,来日必然相报。”叶贞缓缓垂下眉眼,恭敬而没有半分做作。

慕风华唇角微扬,“拿什么相报?”

叶贞愣了一下,虽说这般道来,却也没有想过要如何相报,不觉微微一怔。正要开口,却听得慕风华冷笑两声,“我如今什么都有,而你这孑然一身,除了这具尚算可行的身子,怕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莫若以身相报如何?”

羽睫颤了一下,他看见她的眉稍稍蹙起,不觉冷哼一声。

“奴婢定然死生相付。”叶贞不紧不慢的开口。若然驳了他的意思,此刻他就会让自己死得很惨。在这命如蝼蚁的宫闱,她不能走错一步,只能用千万个谎言编织死亡陷阱,不惜以自己为诱饵。

话音刚落,冰冷的脸突然欺上她的视线。慕风华的速度太快,宛若鬼魅般无声无息的飘落她跟前,直惊得叶贞连连退开几步。谁知脚下陡然绊到一块石头,身子顿时往后仰去。

腰间颓然一紧,冰冷的气息霎时扑面而来。

身子被用力拽回,毫无准备的撞在慕风华的怀抱中,抬头,却是那双足以摄魄的冷厉双眸,幽暗无光却泛起一丝异样的涟漪。

她愕然,心口急速跳动,只因这双眼睛足以将皮肉割得鲜血淋漓。

他温热的气流吹在她的脸上,带着一股幽然如曼陀罗的香气,薄唇凑在她的耳际,犹如低鸣的冥音,“这么快就耐不住,急着要投怀送抱?”

叶贞心惊,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突然挣脱怀抱,跳开几步远。面色乍红乍白,如同天际反复的云霞,眼底的光清浅如薄雾杳渺,却不敢轻易让人看清何种心思。即便慌乱,即便愤怒,她也不愿喜怒形于色。

尤其对着慕风华,稍有不慎,便会招致杀身之祸。

她丝毫不认为,眼前的男子会对自己仁慈分毫。狠辣的人,早已摒弃了柔软与善良,尤其慕风华是在东辑事首座太监慕青手底下长大的。慕青惯来杀人不眨眼,杀人手段迭出不穷。耳濡目染太监们因为身体残缺造成的心里扭曲,折磨人的手段更是令人发指,而慕风华也跟着传承了慕青的冷酷无情。

眸色微转,叶贞随即跪身,“奴婢谢大人。”

“你的琵琶不错,改日我若觉得心烦,记得随叫随到。”慕风华倒是没有丝毫变化,一贯的清清冷冷,一贯的慵懒狂佞。

“看样子慕大人这是寻着了好东西,却不叫本公子一道欣赏吗?”一句高亢有力的磁音,紧接着是爽朗的大笑,慢慢从假山那头走来。

叶贞的心头咯噔一下,这个声音为何这般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

却听得慕风华尖锐的干笑两声,青衣拂袖,“小公爷何时对司乐监的事情感兴趣了?”

小公爷?

便是使人送自己回去的小公爷?盈国公府小公爷——洛英。

羽睫微微扬起,叶贞依旧跪在地上,没有抬头,尽量保持面色平静。

她挑眉,看着一双金丝绣流云暗纹的靴子缓缓走进自己的视线。不觉深吸一口气,叶贞不说话也不抬头,静静等着两个男子的较量,免得自己深陷其中,殃及池鱼。

谁知怕什么,便来什么。

“起来吧!长久跪着何其无趣!”洛英爽朗的声音响起,叶贞只能诺诺的起身,却依旧垂着眉眼。然,洛英似乎并不作罢,干脆走到她身边,玩味般挑起她的下颚,迎上他的视线,叶贞的眸色闪烁了一下。

洛英洛英,果真人如其名,五官分明,长眉入鬓。只这一笑便如同凝聚了天地之色,阳光悉数在眼底绽放,清晰的酒窝如此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