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小公爷/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奴婢参见小公爷。(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叶贞不卑不亢的行礼,借机脱离他的身旁,站在了别处。

洛英笑了两声,直道,“有趣有趣,果然有趣。想这宫中女子,哪个不对本公子投之以媚,怎的今日生得这么个榆木,莫怪慕大人要上了眼,如此标致的女子性子又这般不讨喜,却偏偏合了慕大人的胃口啊!”

这一语双关,虽说着直言不讳,但也暗指慕风华口味独特。

故而也有提醒叶贞之意,慕风华喜怒无常,惯来行事作风出乎意料,暗示叶贞尽量避而远之。

叶贞报之清素一笑,算是谢过。

洛英怔了怔,想不到小小宫娥,却有颗七窍玲珑心,这般隐晦的话语,竟然听得出来。果真是聪慧机敏,莫怪慕风华也要出手。虽说宫中不乏美貌的女子,但这般喜怒不形于色,而眼神中视天家富贵于无物的女子着实不多。

说也不错,叶贞的眼神中没有分毫对富贵荣华的遵从。她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奢华,她要的只是鲜血的覆灭。可惜,这条路太艰辛,她不过刚刚开始。

但是再难,她也要坚持。

剥皮拆骨之恨,丧母之仇,断腿之愤,都是支持她一步步走下去的理由。

眸中不自觉淌出一抹异于常人的坚韧与幽冷,叶贞站在那里,再不做任何表情。

慕风华看着她安静得出奇的性子,俨然有种生人勿近的错觉,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那种隔世的感觉,仿若回到了幼时,他还未曾双手染血的时候。

只是,应当过去很久了吧!

敛了眸色,慕风华别有深意的看了叶贞一眼,“既然小公爷在此,臣便不打扰小公爷的雅兴。”也不行礼,只是转身拂袖而去。嘴上虽似礼敬,但行为举止却没有分毫的臣礼,可见慕风华恣意至何种地步。

待慕风华这帮人浩浩荡荡的走远,洛英脸上的表情骤然巨变,眸色无温而冰冷,直勾勾注视着消失在不远处的背影。鼻间冷哼一声,“妖孽!”

叶贞顿了一下,由此可知,慕风华是多么招人嫉恨!

这世上越是眼前风光无限的人,愈发惹人恨,甚至于一个个躲在暗处,恨不能食肉寝皮。

慕风华,大抵就是这般。所以他任意妄为,恣意屠戮,不为重生只为让所有想要食其肉寝其皮的人,都死在自己前头。此刻的残忍,只是为了将来的免遭屠戮。

便是应了那句话:对敌人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

而慕风华对自己也不曾仁慈过,然这世上之人,唯有对自己亦心狠手辣,才能无往不利。

“多谢小公爷。”叶贞不卑不亢的施礼谢恩。

洛英这才回眸看他,清浅的眼底再次晕开阳光板的笑意,“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叶贞,乃是华清宫尹妃娘娘座下,多谢小公爷施以援手。奴婢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奴婢告退。”叶贞不愿多加纠缠,一则没有必要与这般人物相从甚密,二则盈国公府的人,大抵都是尹妃所嫉恨的。

既然在华清宫做事,叶贞便时刻谨记要以尹妃为中心,否则还不待她爬上去,便已经死在了尹妃的多疑之中。何其冤枉!

“哎!”洛英轻笑,深深的酒窝在阳光下如同镀了一层金色,教人挪不开眼睛,“贞儿么?本公子救了你,你便只说一声谢谢就要走?”

叶贞凝眉,如今倒是有趣,她本无意招惹这些人,谁知偏偏生的这般麻烦,一个个宫中了不得的人物都要围着她转。是自己剪了一头的小辫子,所以一个个才不肯放过她吗?幽然轻叹,“不知小公爷要何种报答?奴婢微贱,着实拿不出像样的物什报答小公爷。”

“天下之物,本公子哪样没有,何曾稀罕你的什么物什。”洛英朗盛笑了起来,越发英俊不凡。若是旁人见了怕是要倾心想许,奈何眼前的叶贞却是看都不曾多看一眼,顾自垂眉顺目,俨然置身之外的模样。

洛英干咳了几声,“不如这样,我向尹妃要了你,你且随我回府如何?想那尹妃也是肯的,这般你就可以躲开慕风华,岂非更好?”

叶贞眸色微恙,随即跪身,“请小公爷放过奴婢吧!”

“怎的,你竟不肯?”显然一怔,洛英没想到这宫中的女子还有拒绝自己的,霎时有种不敢置信的错觉,双目死死盯着叶贞惯来镇定的表情,“你可知宫中多少人意欲随本公子走都无法如愿,如今我给你机会,何以你却不肯?不是故作矫情么?这般矫揉造作,却是要得寸进尺?说吧,你到底要什么,本公子看着可行便给你就是。”

洛英从未想过,自己这般容色俊朗,这般风度翩翩,宫内外的女子但凡遇着他无不趋之若鹜。怎的还会有人视自己为无物?瞬时有种屈辱丛生的错觉,好似平生做了什么不得了的错事,整个人都浑身不自在,势必要让叶贞屈服才肯作罢。

眸色微冷,叶贞没料到盈国公府的小公爷竟是如此轻薄的男子,嘴角微微抽动,羽睫垂落遮去了眼底的精芒。分明是一身的冷厉,口吻却还是礼敬的,“小公爷错爱,叶贞愧不敢当。小公爷之恩,叶贞铭记心中,今日就此谢过作罢!尹妃娘娘怕是等得急了,奴婢先行告退!”

说完,也不等洛英反应,叶贞已经迈开步子朝着荷池边走去。

这边的动静因为有假山遮蔽,月儿等并未察觉。

待走出去,叶贞才算稍稍松了口气。只是隐隐觉得在某个角落,有一双冰冷的眸子正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猛然转身环顾四下,却没有半分收获。

怎的,是自己疑心生暗鬼?

还是……

定定站在远处,叶贞眸色暗沉,面色紧绷。

“姐姐?”月儿唤了一声,惊得叶贞面色煞白,而后重喘了几下。月儿一怔,“姐姐这是怎么了?何以面色这般难看?可是中了暑气?”

叶贞缓了口气,“无碍,不过是你突兀叫一声,惊着了。”

清浅搪塞,却是不着痕迹。

月儿好奇的朝着假山那头探了探,却见一抹藏蓝色的身影一掠而过,不觉眨了眨明亮的眸子,“那人是谁?”

叶贞眸色微沉,半晌才道,“不相干的人。”

转身便领着宫人们朝着华清宫走去,心头却久久无法平静,总觉得此生将有什么东西要应验在这些人身上。那种隐隐被宿命纠缠的挣扎,无人能懂,无人堪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