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攻心/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的母亲花娘曾入风尘,故而调教的手段格外好。|www.ziyouge.com|年轻的时候,调香制露的是一等一的高手,多少京中、宫中高手尚且不及万中之一。花娘生得极好,眉目间自成风流一派,彼时多少王公子弟趋之若鹜而不得。

只可惜,花娘最终做了鲁国公叶惠征的妾室。原那叶惠征是个武将,花娘只觉得叶惠征孔武有力堪与保护自己,何况当时叶惠征轻许诺言盟誓一生不离不弃。怪只怪做了睁眼瞎,错嫁薄情郎,误了卿卿年华。

虽说在国公府内遭逢不幸,弃于北苑自生自灭,但花娘却将一身的手段悉数教给了儿女,为的就是有朝一日离开国公府,能有技艺谋生。只可惜花娘没能等到与儿女一道离开国公府,却等了一场血腥屠戮。

叶贞这高超的口技自然也是母亲亲身传授,模仿旁人的音色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便也是这样,她能轻而易举的小惩叶杏一次。只是,这种方法可一不可二,故技重施怕是会被人识破。

深吸一口气,叶贞调制了鲜嫩的荷叶羮,亲自奉上尹妃。

尹妃的容色不似很好,叶贞极为小心的进去,恭敬道,“娘娘万安。”

“这是何物?”尹妃倦怠的眸子掠过一丝疑虑。

叶贞弓着身子,浅浅道,“前些日子,奴婢将娘娘嘴角的皮有些干燥,想着娘娘为这后宫之事饶是费心费神。这莲叶羹乃是最好的清心之物,奴婢调入了蜂蜜,想着娘娘会喜欢。”

“哦?”尹妃眼睛亮了一下,“倒是新鲜。”

说着,叶贞便将莲叶羹置于桌案上,尹妃试着那调羹尝了几口,觉得甚是清新爽口,不觉赞道,“你这手艺着实不错。”

叶贞福了福身子,“娘娘有所不知,莲叶羹最是解腻,奴婢见娘娘近日来心神不济,大抵是操劳过度,清清心脉对娘娘的身子总归是有裨益的。奴婢不求其他,惟愿娘娘身体康健。”

尹妃甚是满意,竟将莲叶羹吃下了大半碗,这才舒缓了眉头道,“你这丫头倒也有心,只不过本宫所烦心之事绝非一杯莲叶羹可以解决。”顿了顿,美眸流光微转,幽然开口,“你可知本宫为何烦心吗?”

“奴婢不敢在娘娘面前妄议。”叶贞垂首,目光清浅。

屏退了周旁的宫女,尹妃素色清冷,“说吧,本宫恕你无罪。”

叶贞缓和了一下,这才娓娓道来,“奴婢初入宫闱,不懂宫闱之事。左不过奴婢深知,此生入了娘娘的华清宫,便只得为娘娘一人生死。奴婢无能,愚鲁猜测,娘娘大抵是因为后宫各位小主越发多,娘娘仁德却任由这般喧嚣扰了自己个的安静。只不过……从明儿个夜里开始,各位小主就该侍寝了。娘娘忧心皇上的身子,却又不得其法,故而忧思难寐。奴婢只想到这么多,不敬之处,请娘娘恕罪。”

“你很聪明。”尹妃说这话的确是出自真心。

尹妃因为后宫女子多了,故而心神怨愤,却实在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而辗转难眠心情烦躁。到了叶贞的口中,却成了各位小主扰了尹妃的安静,而尹妃之所以芥蒂新妃侍寝的事情,左不过因为担心着皇帝的身子。

如此一来,尹妃便成了大度容忍,一心事君的典范。

这话自然很得尹妃的心,叶贞将尹妃的心思摸得顺顺的,一字一句都如同千遍斟酌,找不到一丝错漏。

“谢娘娘。”叶贞施礼。

轻叹一声,尹妃眸色冰凉而带着几分哀怨,“你说本宫现如今该做什么?”

叶贞羽睫微扬,恭敬的跪在地上,“奴婢有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

“但说无妨。”尹妃松缓了口吻,事实上叶贞的聪慧正是她想要的。以前丽珠嬷嬷虽然忠心,但是却是个脓包,那榆木脑袋没有半分用处。如今总算得了个叶贞,脑子如此伶俐,口齿也算清晰,倒不失是新的开始。

也许,这丫头还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这般想着,尹妃便放了放心头紧绷的弦,“起来说话。”

叶贞起身,不紧不慢道,“娘娘可曾听过楚庄王的故事?”

“哦?”尹妃微怔,小小宫娥,竟懂得这般多?眉微蹙,只道,“你且说来听听。”

“楚庄王初初登位,适逢内忧外患无法握权执政,是故三年内安于逸乐,不思朝政。有一朝臣上禀天听,曰岐山有一巨鸟,三年内不鸣也不飞,却不知是何缘故。楚庄王悠悠开口,只道时机未到。时机一旦成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罢,一飞冲天。殊不知楚庄王外表昏聩,实则早已紧锣密鼓安排,终于一举夺权,得享天下。”叶贞此言一出,尹妃整个人都站起来,几近不敢置信的望着面色依旧平静的叶贞,袖中的手竟然有几分颤抖。

叶贞不紧不慢,喘了口气继续道,“娘娘位及四妃之一,上独有贵妃一人,后位空悬。是而人人趋之若鹜,皆欲往之。然凡事锋芒太露,定然入了贵妃的眼做了这眼中钉,必除之而后快。此举绝非明智,只怕是要招致祸端的。奴婢恳请娘娘稍安勿躁,自可效仿楚庄王,以静制动,谋定后动。”

尹妃有些小激动,声音近乎打颤,“如何谋定后动?”

“娘娘荣宠优渥,风华无限,不知多少人暗地里嫉妒着。是故各位娘娘和小主处处防备着娘娘,教娘娘身处危境而不自知。娘娘可定下心神,细细查看,到底那几位小主可堪荣宠,其余的便不足为虑。娘娘伺候皇上已久,想必清楚怎样的女子,更得皇上青眼。善者收入囊中,弃者早作处理,以免养虎为患。”叶贞道,“娘娘还是早作准备,想来贵妃业已开始物色。”

后宫之中,夺的不但是皇帝的恩宠,还有各女子间的相互扶持。孤立无援,即便荣宠再盛,一旦色衰爱弛,必定会被后宫的暗潮吞噬。

尹妃眸色一颤,似乎若有所思,“栖凤宫看中的,左不过就是叶氏女子,一个已然挨了打怕是掀不起浪来。另一个嘛……”

叶贞却摇头,“也不尽然。”

陡然蹙眉,尹妃凝眸,“此话何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