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月儿的发现/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着尹妃回去华清宫,叶贞一直默不作声,趁着尹妃午睡时出了华清宫,径直往御花园去。-www.ZiYouGe.com-早前经过的时候,她看到一株麒麟树长在假山后头的灌木堆里,因为年岁尚小故而没能教人看出来。

以往跟着哥哥上山,哥哥曾经指给她看过,麒麟树为何物。

剥开麒麟树的树皮,能淌下白色的汁液,这汁液晒干成粉末便是一种毒素,误食会中毒。分量过重,便会当场毙命。

叶贞小心翼翼的找到灌木丛里的麒麟树,用自己的簪子挑开一小块树皮,而后用早已准备好的油纸接下白色的树汁。左右分量差不多,便小心翼翼的将麒麟树旁边的灌木拨弄着,掩藏好这株兴许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树木。

做完这一切,叶贞环顾四周,确信无人才重新回到华清宫。

贵妃那头已经开始忙碌,甚至于原本定于明晚才开始的侍寝,竟然被提前至今夜。尹妃此时更是辗转难眠,世间没有哪个女子,愿意看着自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覆雨翻云。不管爱与不爱,入宫的女子,此生终究只有这一个男人。

尹妃很清楚,贵妃之所以如此快速,是因为下午时分她去探视了叶美人的缘故。贵妃怕夜长梦多,免得尹妃做手脚,故而早早的将这些女子送到皇帝身边,借此打乱尹妃各个击破的计划。

昏黄的灯光下,叶贞面无表情的站在窗前,月儿从床榻上爬起来,搓揉着睡意惺忪的眸子翁着鼻子道,“姐姐怎还不睡,如今都什么时辰了?”

叶贞敛了神扭头看她,“你睡吧,我不碍事。”

月儿清醒了片刻,“姐姐有心事?”说着,便掀开被子起身,走下床来,“姐姐若是有事,也只管与月儿交代,月儿若能办到,定然会竭力以赴。”

摇了摇头,叶贞含笑,“真的没事。”

月儿撇撇嘴,“姐姐觉得月儿不中用是吗?”说完,坐在凳子上顾自倒了一杯茶慢慢喝着,“如今姐姐做了华清宫的姑姑,那丽珠嬷嬷想必也要做叶贵人的教习姑姑了,你们都各自良禽择木,唯独我还这般不中用,一味的……”

“你说什么?”叶贞一顿,眸色陡然冷厉。

月儿一怔,半晌没回过神来,“什、什么?”

叶贞拧着眉头道,“你方才说,丽珠嬷嬷要做叶贵人的教习姑姑?为何有此一说?”月儿不会平白无故说这些,其中定然有缘故。

难不成丽珠……

敛了神,月儿一五一十道,“就是前些时候尹妃娘娘责罚了丽珠嬷嬷,而后月儿便看见丽珠嬷嬷一瘸一拐的进了叶贵人的地方。当时月儿也就好奇,心中想着丽珠嬷嬷总爱与姐姐不对付,故而就在外头等着,估摸着有半个时辰之久呢!”

“其中发生了什么?”叶贞凝眉,当下觉得事情非同小可。

月儿摇头,“我不敢进去,只管在外头守着,着实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左不过是叶贵人想讨好尹妃娘娘,所以召了丽珠嬷嬷去问话吧!我看那丽珠嬷嬷定然是得了什么好处,出来的时候苦瓜脸都笑开了花。”

手握窗棂,指甲几乎嵌入木头缝里,叶贞神思凝重,“月儿你为何不早说?”

“这些日子我便盯着丽珠嬷嬷,倒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所以我寻思着应该与姐姐无关,所以不曾放在心上。怎么,姐姐觉得其中有恙?”月儿瞪大了眸子,着实没能想到这一层。

“怕只怕不是丽珠嬷嬷要对付我,而是……”而是叶蓉!

叶贞喘了口气,原本在鲁国公府的时候,叶蓉尚算照顾自己,并不似寻常人这般轻贱。但凡有好处也是时刻想着北苑,故而对于叶蓉,叶贞并没有多少敌意。只不过现下她与国公府仇深似海,连带着叶蓉也恨上了。

现下叶蓉费尽心思的要证实自己的身份,对叶贞而言时间极为不妙的事情。

因为叶蓉对她的了解远远胜过国公府的任何人,是而她才会处处试探。大抵换了容颜,身上这熟悉的气息终归一时半会改不了。

“姐姐?”月儿容色慌乱,“可是月儿又做错了什么?”

叶贞回神摇了摇头,“没有。”缓了脸上的容色,“月儿,你替我盯着丽珠的一举一动,但凡她想要靠近尹妃,便随时来报我。终归这株毒刺是要拔除的,否则其祸难料。”

语罢,叶贞攥紧了拳头,月儿不知其意,只是重重点头。

事实上,叶蓉并未闲着,她始终觉得这个叶贞与国公府三小姐叶贞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大抵是这双眼睛,又或者是身上的气息。总归是一种感觉吧!虽然容颜不同,但……故而她便趁着丽珠嬷嬷被尹妃贬谪,派人找了丽珠去问话。

丽珠也不知叶贞的真实身份,只当是做了叶蓉的眼线,入了华清宫,一则随时注意尹妃的动向,二则为了证明叶贞的身份,随时向叶蓉汇报。

当然,国公府有的是黄金白银,对于丽珠,叶蓉的打赏绝然不少。眼见着尹妃信了叶贞贬谪了自己,丽珠想着也该为自己准备后路,只等着哪日被逐出宫去,还有些财帛傍身。

因此,丽珠与叶蓉一拍即合。

只可惜,却被月儿无意之中撞见,便也算是一种天意。

望着外头皎皎明月,叶贞眸色微冷,宫中存活,真真太难。月儿伏在桌案上又睡着了,叶贞轻叹一声,将外衣披在月儿身上,便缓步走出了房门。

横竖睡不着,不若出去走走。

夜里的宫闱,安静让人灵魂颤抖。没有一丝鸟鸣虫语,只有重重叠叠的九曲回廊里,不断被风吹得左右摇晃的宫灯,散发着微弱的黄光。

叶贞也不走远,只是坐在华清宫的外头,将自己埋在黑暗中许久。

原来想的做的都悉数太阴暗,整颗心都会跟着幽暗冰凉。

宫道尽头,有鸾轿抬进去,谁说皇上甚至有恙。如今两个新人侍寝,是欲盖弥彰,还是确有其事,谁也不知道。大抵只有这些莺莺燕燕入了罗帐的女子,才晓得各种滋味。

隐隐的,前方有模糊的人影缓缓而来,叶贞起了身,怕自己不小心又冲撞了谁。正想回去,却忍不住回头看那人一眼,惊得险些叫出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