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诡异的男子/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白色面具在月光下绽放着迫人寒光,宛若刀刃锋芒,更似一种古老传说中的祭司,神秘阴冷凝聚地府冥气。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ziyOuge.com

叶贞不禁打了个冷战,身子一下子靠在墙壁处,竟忘了往回走,只是瞪大眸子注视着终于走到自己跟前的男子。

盘髻高耸,只一条玉带缠着。颀长的身躯遮住了所有的月光,清冷的阴寒透过他锐利的双眸直接灌输在她的心上。那是一双如狼般的眼睛,带着些许嗜杀的猩红,弥漫着薄雾般的不可捉摸。一袭墨色罗衫,腰束上一枚色泽极好的玛瑙片,月光下好似可以拧出血来。

他站在她的面前,腰间悬着一柄冷剑,素白的手按在剑柄上,仿若随时都会置人于死地。

那一刻,叶贞忘了呼吸,忘了该如何开口,仿若世间万物都集体消失,她看着眼前的男子,打心底里弥漫着一种纯死亡的气息。隐隐的,从脚底心直冲脑门,寒意撩心。

袖中的手,微微颤着。即便她虽是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然此刻看见这样一双冰冷如来自九幽地狱的眸子,也禁不住浑身打怵。

只一眼,足以寒彻骨髓。

只一眼,足以魂魄凝霜。

只一眼,足以永世不得超生。

冷得没有一丝情愫,不含一丝温度。她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人的眼睛,是鬼魅、是妖孽。比之慕风华亦有过而无不及!

倒吸一口冷气,叶贞这才回过神,不觉恭敬行礼,也不说话,只是转身便往华清宫宫门而去。脚下飞速,宛若逃离。

然,还没走几步,却听得身后传来无根而飘渺的寒音,“为何要与我施礼?”

叶贞本意想要逃离,奈何这个声音仿若有一种魔力,任人无可违拗。好似与生俱来的某种力量,直教人肝胆寸裂,连逃走的勇气都化为灰烬。

颤了颤,叶贞徐徐转身,“大人乃殿前一品随侍,奴婢岂敢在大人面前造次。”

他侧过身子看她,漫天银辉落在他的身上,脸上那张银色面具寒光迸裂,教人不敢直视。闪烁着银光的眸子清浅的落在她身上,将她的拘谨悉数尽收眼底。

叶贞屏住呼吸,看着他一步一顿的走过来。

他的手,依旧按在剑柄上,目光中没有一丝流光,阴暗的颜色让她想起了很多年前见过的一块血墨。如血之墨,浓重的黑,浓郁的红,交相汇聚便成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幽暗之色。而此刻,他的双眸,便如同那块血墨,令人望而生畏。

叶贞壮着胆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瞪大眸子,看着他的手缓缓伸出,忽然击向她的脸颊。叶贞骤然闭上眸子,一阵冷风霎时刮过面颊,却没有任何疼痛袭来。眉,微微凝起,眸子,徐徐睁开。

他的手在她面前紧握成拳,目光平直而冰冷的注视她强制镇定的容颜。

换做寻常女子,只怕早已吓个半死,就算没有晕过去,也该跪地求饶。

可是,她没有。叶贞的脸上依旧是淡漠从容,没有半分涟漪,也没有片刻的疑惑,就像平静的镜面,任凭风吹亦无半分波澜。

掌心缓缓摊开,叶贞的眸色怔了怔。

一只萤火虫从他的掌心缓缓飞起,缭绕在她眼前。微弱的萤火之光在她的眼底跳跃,她愣了愣,一时间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羽睫扬起,浓密如振翅的蝴蝶,她凝神的模样泛着月光的清冷。

面具下发出飘渺无根的声音,“风阴。”

这是他的名字?叶贞不语。

他转身,这句话好似对她说的,又似对自己说的,却阴冷如他的名字。如风阴冷,不含一丝温度。他只管做他自己,世间一切都无法入得了他的眼眸。

叶贞盯着他缓缓走开的背影,只觉得有股冷风不断从脖颈间灌入身体,冷得牙关打颤。他就好似从地府归来的幽魂,走路无声,话语飘渺,一身肃杀只许屠戮和鲜血的存在。

他从黑暗中走来,又走回黑暗中,仿若根本不曾来过。唯有眼前依旧闪烁的萤火虫证明,他是真的存在过。

为何他会……会走过来?为何他举止如此奇怪?风阴?这个名字怎生隐约熟悉感?好似在哪里听过?只不过暂时无法记起,好似很久很久的事情。

肩膀处陡然出现一只冰冷的手,叶贞赫然心惊,急忙跳开几步远,胸前起伏无状,整个人大口喘着气。

定睛一看,竟是方才熟睡的月儿,此刻她身披外衣,伸出去的手还停在半空,唇角止不住抽搐,“姐姐你……我吓着你了?”

叶贞心想,自己现下的模样定然如同见鬼一般难看,否则月儿不会这般表情。松了口气,以手搓了搓面颊,叶贞这才恢复原有的表情,一贯的平静从容,“无碍,左不过惊了一下。”

月儿饶是“喔”了一声,这才放下自己的手,拉了拉肩头的衣角,“月儿一觉醒来不见姐姐,故而出来找找。如今姐姐是华清宫的姑姑,出行还当小心些,免教人落了话柄,钻了空子。”

“恩。”叶贞颔首,“亏得你提醒,现下便回去罢!”

语罢,也不做什么解释,却见月儿探头望了望外头。叶贞眸色微沉,“你做什么?”

“方才好似听见姐姐跟人说话,现下却没看见。”月儿撇撇嘴,浅浅笑着。

叶贞盯着她看了许久,半晌才道,“没事,是我自言自语。如今夜深,哪里还有人行走。就算有动静,也是些没有脚的东西。”

这话一说完,月儿便整个人都毛孔直立,撒腿就随叶贞往回走。

宫闱,最不乏的是杀戮和鲜血,故而那些东西都是忌讳。

然,注定此夜无法平静。脑子里不断盘旋着那双幽冷黑瞳,熟悉而陌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叶贞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直到黎明降至,才小憩了一会。

待醒转,却见月儿急急忙忙的从外头跑来。狠狠吞了一口口水,瞪着叶贞老半天才喘过气来,“姐姐,丽珠……丽珠嬷嬷她去了厨房……说是、说是给尹妃娘娘做糕点呢!”

叶贞骤然起身,唇角微微扬起,目光如刃冰凉。

看样子丽珠的伤是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这么快便耐不住,倒是出乎叶贞的预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