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当断必断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妃勃然大怒,“来人,将这贱奴押下去。……www.ZiYouGe.com……”随即上前探了探叶贞的鼻息,忙道,“传太医。”

长袖轻拂,整个华清宫如炸开锅。

丽珠嬷嬷高喊着冤枉,奈何事实摆在眼前,叶贞生死未卜,容不得她抵赖。尹妃素来是个果敢之人,但凡敢心存背叛,决意不会心慈手软。无论是在身边伺候多久,该死之人就不该留。

月儿从外头扑进来,看着叶贞唇色发黑,面色泛青的模样,眼泪瞬时掉下来,“姐姐?姐姐?”

眸色陡然沉冷,当着尹妃的面,月儿疯似的冲出去,在院中一把揪住丽珠嬷嬷的衣衫,死命的拉扯,“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贞儿姐姐?她不曾要你性命,你却为何处处要置她于死地?左不过你投了叶贵人,可是姐姐从未曾告知任何人,为何你还是不肯放过她?为什么?”

身后,尹妃的面色越发难看,俨然如猪肝色,唇角止不住抽动。

袖中五指蜷握,眸色冷厉如刃。尹妃冷喝,“杖毙!”

那一刻,丽珠嬷嬷双腿一颤,顿时惊厥过去。人人皆知,尹妃最容不得的便是背叛。

叶贞被抬回房间,因为尹妃的传召,太医赶来诊治。然始终无法确定毒性,故而不能对症下药,只能用银针续命,以药石吊着叶贞的一口气。

见状,尹妃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让月儿专心照顾叶贞。

空荡荡的房间,弥漫着浓烈的汤药味,月儿眼眶泛红的坐在床边,望着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叶贞,忍不住抽鼻子。

“姐姐不是说要照顾月儿吗?怎么的今日说的话都不作数呢?好端端的去吃什么糕饼?这条命难道要生生丢在这里才甘心吗?你我本是浮萍,何至于非要出人头地?好好的活着,有多难,你却偏不知珍惜!”月儿流着泪,双肩止不住抽动。

握住叶贞冰凉的手,月儿索性哭了出来,瞬时泪如雨下,“月儿此生孤苦,难得有人肯真心相待,为何苍天不长眼睛?姐姐,你醒醒,你不是说要当月儿的姐姐吗?不要再丢下月儿一个,月儿害怕一个人孤零零的。姐姐,别丢下我好不好?”

奈何回答她的,只有窗外的一轮冷月。

月儿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眼泪止不住滚落。

蓦地,仿若想起了什么,月儿突然夺门而去。

黑森森的回廊里,宫灯被吹得左右摇晃。御花园的明渠隐隐泛着水光,如同刀刃的锋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月儿站在黑暗中,禁不住痛哭,却死死压抑着嗓子,只发出破碎的颤音,“离姐姐?离姐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快出来,快出来救人啊!贞儿姐姐快不行了……”

话还未说完,月儿已经蹲下身子,死死抱紧了自己,哭得不成样子。

幽暗的世界里,月儿的哭声像极了半夜幽魂的悲鸣,回荡在空中,寒彻骨髓。隐隐若阴风掠过,犹如一双幽冥鬼爪搁在心头,随时都会将人的心脏囫囵取出。

凭空一声轻叹迸出,如泣如诉,飘渺而令人无法捉摸。

夜空掠过一道黑影,迅速落在月儿跟前,脚步无声。

“值得吗?”冰凉的女子声音如同沉冷的湖面,乍似激起涟漪,具备直抵人心的魔力。

月儿骤然抬头,忽然抱住那女子狠狠点头,“贞儿姐姐是个好人,她真的很好!我不想让她死,离姐姐,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那女子轻轻推开月儿,背对着她。俏丽的身影若隐若现,“我原以为让你随她去冷宫,会让你更安全一些,谁知她还是将你带了出来。总归是一种缘分,由不得你我。”

“她救过我,若是没有贞儿姐姐,我已经死在冷宫里。”月儿狠狠抹去脸上的泪,“离姐姐,你救救她,你可以的!”

“你可知在这宫里,一丝一毫的心软都会万劫不复?”女子陡然转身,一步一顿走进月光里,银色的光辉下,熟悉的面庞清晰呈现。

剑眉微挑,眸色锐利,只一眼便英气逼人。鲜少有女子生得这样一双剑眉,大有巾帼之姿,十足一身傲骨之色。

这不是旁人,竟是那日初入宫闱时,叶贞道过谢的那名宫女。

“离姐姐既肯奉花相送,为何不能救人危难?”月儿越发着急,竟拽着她的衣袖,急得一头的汗,“太医束手无策,离姐姐你就当行行好,帮帮贞儿姐姐吧!”

“月儿,你连对方是谁尚且不知,为何非要淌这趟混水?”她拂袖,掸落月儿的手,“此女绝非常人,你还是莫要多管闲事。”

月儿站在原地,眼泪不断的滚落,“若然人人都似你这般无情,那你入宫作甚?外头逍遥自在,岂非更适合你?”

一语既出,那女子怔在当场,久久没能回神。

唇,微微挪动,只道了一句,“我不过是找个人罢了……”

月儿愤愤转身便走,“你既不救,我便自己去救,左不过一死,不连累你就是。”

“站着!”她骤然吼了一声,冷寂的世界仿佛都颤了颤。

顿住脚步,月儿站在原地,倔强得不肯转身。

“拿去吧!”

话音刚落,月儿陡然转身,瞪大了眸子看她手掌摊开,一枚黑色的药丸呈于掌心。不由的愣了半晌,迟疑着没有走过去。

“既然我肯给你,自然不会害她,这等龌龊之事岂是我能做的。”她手心捏起,“你爱要不要!”

“我要!”月儿急忙夺过她手心的药丸,“这是何物?”

“解毒丹!”略显不悦的嗓音带着极度的冰冷。

月儿却是不管不顾,捏在手心里如珠如宝,“离姐姐你怎么知道我今夜会来找你?”

“便是你这性子我怎能放得下心,稍有殷勤就对人掏心挖肺。今儿个华清宫之事闹得人尽皆知,我便想着你肯定会来找我。”摇了摇头,那女子冷了心肠,“只此一次,绝无下例。”说完,竟不顾月儿是否要说点什么,纵身轻跃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哎……”月儿撇撇嘴,到底还是追不上人家的轻功。眼见着解毒丹拿到手,月儿疾步原路跑回去。

心头激动,想着终于能救叶贞一命。及至宫门口,见有一抹白影在不远处的宫道里一闪即逝,月儿凝了眉却不知缘故。

谁知刚踏进房门,她竟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