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吐真心/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倚靠在床柱处,面色微白,容颜憔悴损。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微弱的烛光在眼中跳跃,染了几许灰尘,黯淡了月色,磨灭了以往的流光。

察觉门口有人,叶贞浓密的凤羽无力的扬起,于下眼睑处落下美丽的剪影。微白的唇轻启,“是月儿吗?”

“姐姐?”月儿攥紧了手心里的药丸,悄悄的将拳头藏于袖中,低眉走进去。眼底盈光闪烁,却只是无声的伏跪在床沿,将头靠在叶贞的双膝处,“你终于醒了,月儿还以为姐姐醒不过来了……”

低低的呜咽,带着最初的温暖,叶贞低眉看她,微凉的指腹抚过她的面颊,轻柔备至,“生死不过注定,莫怕,我这条贱命,阎王也是不肯收的。”终归,她还有那么多的心愿未了,那么多的爱恨未报,岂会轻易赴死。

“你方才去哪了?”叶贞轻问。

月儿迟疑了片刻,明亮的眸子有过一闪即逝的躲避,徐徐抬起头,“我去找人救你。可是……”

触及叶贞垂落的羽睫,月儿知道自己的说辞缺乏可信度,只是……她如何能实话实说?叶贞也知晓,自己尚且有如此多的秘密,何况月儿?左不过各有各的心事,只消不会危及彼此,又何必介怀。

扬起眉睫,叶贞深吸一口气才道,“月儿,我只问你一句话。”

月儿想了想,抿着唇重重点头。

“你是真心待我吗?”叶贞觉得这是自己问得最愚蠢的问题,自己尚且不知是否还有心,遑论旁人的真心?若然月儿另有所图,也当会说真心二字安抚自己的心。可是……当看到月儿出现在门口,眼底的那抹焦灼全然不似假装,她的心便软了下来。

“月儿当你是亲姐姐。”月儿素来不善言辞,只是一双秋水剪眸漾开池水的涟漪,泛着些许晶莹的珠泪。说完,月儿垂下头,越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叶贞敛了眉,“你手心里是什么?”

月儿下唇紧咬,缓缓摊开掌心,“是我求来的解毒丹,原想着能帮姐姐,如今用不着了也算幸事。”

她看着月儿眼底不可名状的星光,竟比外头的月色还要动心,却不觉自己眼底的光竟寸寸柔软下去,逐渐化作了泠泠波光。

握住月儿的手心,叶贞浅笑,“收好它,但愿永远都没机会用上。”

月儿神色一怔,叶贞竟不追问,不由的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却听得叶贞凄婉的笑了两声,微凉的手拂过她的眉心,清清冷冷道,“月儿,此生于你于我,只当永不相问,可好?”

月儿的眼泪忽然掉下来,狠狠点头,唇角微咧,只道一句,“好!”

彼此付诸信任,而又不去追问彼此的秘密,怕是最好的。

只管信着,便好。

“对了姐姐,方才我瞧着有人出去,是那人救了你么?”月儿边抹眼泪边道。

叶贞凝眉,“我不知道?”

模糊中,她记得有一股冰凉灌入喉间。那种感觉仿若盛放在冬日里的雪,落在自己的唇瓣上,缓缓融解身子里的灼热。脑子里是模糊一片,有一双手拂过她的眉心,冰冷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鬼爪,没有一丝温度。

至今想起来,一股冷气骤然冲上脑门,不自觉打了个冷战。

“姐姐你可是冷了?”月儿不明所以,急忙为她拽好被角。

叶贞摇了摇头,“月儿,此事不许向外人提起,若然有人追问,只道是太医的医术高超。明白吗?”

月儿颔首,知晓言多必失。若然除了幺蛾子,势必会有人追究。有些事,知道太多便成祸害。

“姐姐,你为何要吃那糕点,你可知晓月儿险些被你吓死了!”月儿至今心有余悸。

“月儿,那糕点无毒。”叶贞看着月儿许久才开口。却将月儿惊得目瞪口呆,分明是亲眼看着叶贞吃了糕点,怎么会?

顿了顿,月儿急忙起身奔向门口,左顾右盼了好一番,确信外头无人才关门合窗转回床前。一把拽住叶贞的手,月儿不敢置信的望着叶贞,“姐姐你莫吓唬我,到底怎么回事?”

叶贞冷笑两声,“既然丽珠想要除了我,我自然要先下手为强。那毒是我自己下的,分量多少我心中清楚,故而就算没人救治,我也不会有事。左不过吐点血,昏迷一阵便是。但外头看着极为严重,只是做个样子叫尹妃瞧着罢了!”

“那糕点无毒,姐姐你如何……如何当着尹妃的面在糕点中下毒呢?”月儿委实想不出头绪。糕点无毒,而叶贞恰恰是吃了无毒的糕点毒倒在地,这何等匪夷所思。

眸色嗤冷,叶贞眼底的光比之月色更加清冷,“我将毒涂抹在香盅底部,所以下毒的恰恰是尹妃自己。”

而在她将香盅放置梳妆台前,已经极好的将底部的毒悉数拂去,故而就算有人疑心,也是无迹可寻的。那块糕点,尹妃碰过,自己碰过,就算她二人身上有毒源,也是无可厚非的。这一招虽然险,但叶贞相信,险中求胜,定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月儿愣了半晌,突然握紧了叶贞的手,手心微凉而轻颤,却是格外认真,“姐姐你可曾想过,若然没能把握好下毒的计量,你真当会丢了命。”

眉睫微垂,叶贞唇角微扬,却是凉薄而揪心,“月儿,我与你讲个故事如何?”

还不待月儿开口,叶贞的眼底早已凝着一层寒霜,宛若天上顶上常年不化的积雪,“嫡庶尊卑,庶女卑贱,任人践踏。得母兄庇护而得已长成,谁知一朝梦碎,生母亡故,长兄残废。朗朗日月,换不得一隅之安,天地茫茫,难得一世长安。”

一颗泪顺着叶贞精致的面颊缓缓滑落,眼底没有一丝哀伤,有的仅是彻骨的恨与毒。月儿打了个冷战,却听得叶贞切齿冰凉的声音,“司乐监里悬着的人皮灯笼,听说夜间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堪称绝世无双。而我的母亲,就在我的面前,被人剥皮拆骨。”

月儿的心里咯噔一下,吓得面白如纸,一下子瘫坐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