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她要的举族相葬/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儿胆颤抬头,只看见叶贞眸色暗沉,却绽放着鲜血的颜色,宛若盛开在地狱的曼陀罗,乍然开放,妖异诡谲而让人不敢直视。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ziyOuge.com似乎只消一眼,便能万劫不复。

叶贞敛了眉目,生生遏制即将迸发的仇恨,深吸一口气下床将月儿搀起,只低低道,“吓着你了?”

“没、没有。”月儿鼻间酸涩,定定的看着叶贞瞬息万变的表情,良久才道,“姐姐想做什么?”

鼻间一声低哼,叶贞一步一顿走到窗前,伸手推开窗户。夜凉如水,月寒如霜。而她的眸色却比月色还要凉薄,隐隐淌着不为人知的阴戾,“我要举族相葬!”

拳,骤然握紧。

这样的氏族,是一种耻辱,既然无情无义,既然嗜杀嗜血,那便让她亲手相葬,以祭母亲的在天之灵。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月儿站在叶贞背后,看着烛光将她的背影拉得颀长,即便未靠近却能感觉到来自叶贞的微颤,还有彻骨的寒凉。一个女子能如此恨之入骨,是如此不易,却又要用孱弱的身子,柔弱的双手来撑起复仇的阴霾,该抱着怎样的覆灭心灵?

也许,叶贞从一开始,就抱着必死之心。

一个人若是连死都不畏惧,只怕这世间再无可挡。

月儿的唇微微颤动,良久才扯出一句话来,“姐姐,我帮你。”

叶贞回眸看她,稚嫩的面庞带着几分惊惧之色,然而眼底却是明亮的赤诚。不可否认,从一开始,她见到月儿,便被她这样一双明亮的眸子吸引。月儿容色一般,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女子。唯独那一双眼睛,干净明亮,不似宫中女子这般污浊充满欲望。

眼睛里的光亮,如同照入心里的一丝温暖,让叶贞的心有些不忍。

不忍让这样干净的女子,搅合进自己这趟浑水,这样污秽不堪的血腥之中。

然……有时候天意如此,岂可人为逆之,左不过是一场宿命一场业障,该还的时候谁都逃不得。

上前握住叶贞的手,月儿说得异常坚定,“姐姐,我可以帮你,真的!”

叶贞的羽睫轻轻煽动了几下,半晌才扯出一个字,“好!”却是一股子的底气不足,于心不忍。

心头却思想着月儿方才说的白影,到底是谁?难道是他?风阴?左不过一面之缘,大抵不会理睬自己的生死。然那一夜他的行为举止如此怪异,莫非当中还有什么缘故?只是一想起那双冰冷犹似幽冥的眸子,她的心不禁退缩了几步,这般阴戾的男子,还是少接触为妙。

及至天将亮时,叶贞让月儿陪着自己,一早便跪在了尹妃寝殿之前,却不许人惊扰尹妃安枕。直到尹妃起床后,才得知叶贞在外头跪了良久,心下当时便软了。

“奴婢叶贞,叩谢娘娘活命之恩。”叶贞伏跪在地,因为身体虚弱,面色惨白如纸。

尹妃站在门口,发髻尚未梳理,迟疑了片刻,才幽然道,“起来吧,地上凉,你这身子还未好全。若说是恩德,你倒是救了本宫一命。”

语罢,尹妃冲着身边的宫女冷了眉,“不长眼的东西,没瞧见你们姑姑身子不适吗?还不赶紧搀回去!”

“奴婢有罪,不敢起身。”叶贞陡然开口。

尹妃怔住,“何罪之有?”

叶贞垂眉顺目,“奴婢于娘娘跟前放肆,擅自饮食娘娘之物,故而……还望娘娘赐罪。”

闻言,尹妃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叶贞跟前,亲自搀起叶贞,倍加怜爱道,“你这丫头看着伶俐,心眼却是实诚,本宫不会怪罪你。若不是你的放肆,本宫现下已经殒命,哪里还能安枕无忧。你且回去休息,待身子将养好了再来伺候。”

叶贞浅浅福身,“多谢娘娘。”

一侧的月儿见状,急忙过来搀起叶贞,领了尹妃的命,预备送叶贞回去。

熟料叶贞却回头冲尹妃清浅道,“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尹妃一顿,“说。”

“虽说丽珠与叶贵人相从甚密,但是奴婢并不认为此事是叶贵人所为。”叶贞道,“娘娘您不妨想一想,叶贵人初入宫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与你对付?横竖不过是个贵人,位份摆在那,晾她也不敢放肆。”

“你是说叶贵人背后还有人?”尹妃恍然大悟。

叶贞轻叹一声,“又或者有人借了丽珠的手,让娘娘误以为是叶贵人所为,以此来借刀杀人!”

尹妃美眸赫然瞪大,这一层缘由她却从未想过。

难道是有人要一石二鸟?若然下毒可成,自己必定殒命;若然自己不死,必定会认为叶贵人图谋不轨,趁机除去,那叶贵人显然性命难保。

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坐收渔人之利,无论她与叶贵人谁死了,对背后的凶手而言都是有利无弊。高!果然是高!

心头大吃一惊,脊背涔涔寒凉。

面上,尹妃仍旧不动声色,只是冲着叶贞缓缓颔首,“本宫会三思而行,你且回去。”

浅浅行礼,月儿便搀着叶贞朝房间走去。

唇角,微微绽放着迷人的弧度,叶贞眸色阴冷。经此一次,彻底打消了尹妃对自己的疑心,以后她便是尹妃的左右手,是尹妃的眼睛尹妃的手。一个肯为自己以身试毒的奴才,谁用着都会放心的。

这就是所谓的忠诚!

有了尹妃在侧,以后的路,会好走很多。

如今计策成功,尹妃已经全然信任自己,叶贞第一件事便是着手处理那棵麒麟树。否则一旦教人找到,势必对自己不利。虽说不会全然影响,但多少会让尹妃的疑心再起。

月儿陪着叶贞找到了麒麟树原来的位置,然而拨开灌木丛找寻了许久,始终没能找到。

“姐姐,你可曾记错地方?许是天色不佳,你看错了?”月儿焦灼万分,翻遍了灌木丛,也没有找到叶贞描述的麒麟树。

叶贞蹲在地上,指尖轻轻翻动了泥土,不由的面色沉冷无温,“不必找了。”

月儿微怔,“为何?”

“泥土是新翻过的,有人比我们快一步。”叶贞直起身子,拽住月儿的手快步离开,“我们快走,此处不宜久留。”

几乎是一路小跑,叶贞带着月儿回了华清宫。

月儿捂着砰砰乱跳的心坎,面色煞白,“姐姐,到底是谁会知道麒麟树的位置?”

叶贞凝眉,到底会是谁?那自己这次的计划岂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