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殿前随侍——风阴/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妃嫔险些被害,作为帝君着实要去关慰,即便不是关慰,也该做做样子显一显帝王风度。(www.ziyouge.com)有人在后宫恣意妄为,荼毒皇妃,势必要严惩。

因为叶贞余毒未清,尹妃也不教叶贞出来,只道是好生将养,到底她身边如今也只有叶贞一人堪与重任。叶贞也难得好生养着,心里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行走。

思到纠结处,便想起冷宫中的俞太妃来,想着出冷宫甚久,倒是不曾回去看过。待晚饭后悄悄去一趟,到底也唤她一句师傅,自己这条命总归也有她的功劳。打定了主意,叶贞便抱着琵琶素手拨弦。

四弦清音,缭绕人心。

月儿从外头进来,竟入迷的坐在门槛上,晶亮的眸子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叶贞。一人一琵琶,四弦尽萧瑟。悠远绵长,无惧无畏,无恨无情。左不过纷繁一场,落花散尽又有谁堪怜?

悠扬的清音缭绕梁间,大有凝结不散之意。便是华清宫门口,已能若隐若现的听着,教人无比震惊,这般曲调只应天上有,人间何曾几回闻?

指尖陡然按住四弦,裂帛之音乍现,却是一曲作罢。

幽然轻叹,叶贞抬头去看门槛上坐着的月儿。

月儿陡然回神,眼眶竟有些泛红,“姐姐弹得果真好听,月儿此生都未听过这般好听的调子,若然九天玄女下凡,怕也弹不出姐姐的分毫。”

“你这油嘴滑舌的,便也跟着那些个宫娥太监学刁滑了。”叶贞起身,小心翼翼的将琵琶收好。而后撩起衣袖,定定的望着晚上的红丝线发了一会呆。

外头响起震耳欲聋的喊声,“皇上驾到!”

眉头微蹙,月儿一把抓住叶贞的手,“姐姐,皇上来了,我们……”

叶贞不做声,只是与月儿走出房门,双双在房外头跪着。这是宫中的礼数,无论哪宫哪院,无论何种身份,銮驾到此必定伏跪行礼,否则就是不敬。不敬之罪轻则废身,重责杖毙,疏忽不得。

华清宫长长的青石正道上,浩浩汤汤的皇帝仪仗徐步走着。叶贞不敢抬头,保持着恭敬无比的伏跪之态,她自然清楚的,宫门口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自己的房门口。自然,还是隔着一段路程,皇帝便是想看也绝然看不清楚她们。

事实上,此刻她并未想过要觐见皇帝,因为时机不宜。

故而叶贞尽量保持着谦卑,不让自己看着突兀,免得引起皇帝的注意。但心中却止不住打鼓,自己倒没什么,唯独方才的琵琶音,怕是已经入了皇帝耳朵。

一旦自己被皇帝注意,这苦心孤诣的尹妃信任,又将土崩瓦解。

思及此处,叶贞不由的捏紧拳头,手心一片濡湿。

不远处的人影还是挪动,却在正道中央又停了停,她陡然感觉到有道炙热的目光从远处袭来,正毫不闪躲的落在自己的头顶。心,漏跳一拍。

前方的人影定格了许久,终于走进了华清宫的正殿,叶贞的一颗心总算落回肚子里。

起了身,叶贞面色微白,月儿不由担心,“姐姐面色不好了,怕是昨夜着了凉?”

叶贞眸色微转,“月儿,你且去殿前看着,不许惊了任何,一有消息即刻告知我。”

月儿虽不解其意,仍重重点头,美丽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月儿省得。姐姐你先去休息,月儿这去盯着就是。”

叶贞颔首,目送月儿快步离开的背影。

刚转身回房,便传来屋外头清晰的脚步声,叶贞不觉微微一怔,月儿怎的这么快就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缘故?心中忖着,不由的抬步走向门口。

然叶贞刚到门口,整颗心霎时高高揪起,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连连后退了数步才站定。

墨发高耸,银色的面具,幽暗的瞳孔,那双素白的手依旧按着腰间剑柄,冷剑随时准备出鞘夺命。

是……他!是风阴。

“你在害怕?”他开口,却不似夜里的冰凉,径直走进她的房内站着。颀长的身影堵住了门口,周身的温凉将外头的阳光悉数遮挡,房内陡然升起一种无形的压力。

叶贞深吸一口气,摇着头迎上他的眸子。

心头却有种无法言说的怪异,这双眼睛……是因为夜里的缘故,还是因为白日的阳光,竟没有记忆中的冰凉冷厉,反而多了几分柔和。甚至于,看到这双眼睛,竟有那么一星半点似曾相识的触动。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风阴,殿前一品随侍。”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

叶贞颔首,浅浅行了礼,“风大人。”

仿若松了口气,似乎他也担心自己的妆束会吓着叶贞,眼底的光清浅不定,微微漾开一丝流光,“你不该怕我。”

闻言,叶贞一愣,饶是聪慧也不明白这般没头没脑的话语。

她的羽睫甚是漂亮,黑压压如凤羽般浓密卷曲,却是微微垂着,恰如其分的掩去眼底精芒,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神思变化。

“不知大人来此有何吩咐?”叶贞谦卑恭敬。

风阴握紧了剑柄,目光灼灼,“我来看看你。”

叶贞心头一顿,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脑子里翻江倒海,愣是想不出原有。若是慕风华,她倒是认为利益交换,势必要有接触,但是对于这个殿前一品随侍,她着实没有半分印象。可为何他句句言语,都好似故人?

这样的随口一说,便如同千丝万缕的情愫,好似他等了她良久。

耐着性子,叶贞谢礼,“多谢大人体恤,只是此处唯大人与奴婢二人,多有不便,还望大人移步。大人护爱下属之心,奴婢铭感五内。”

这厢不过是客套话,并没有什么意思,左不过是让风阴出去,免教旁人见着要生出闲话诟病自己。须知一个是血气方刚的御前侍卫,一个是容颜俏丽的宫中女官,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风阴混迹宫闱多年,自然知道叶贞的弦外之音,只是怅然若失的颔首。半晌才扯出一个字,“好!”

这便是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语罢竟快速离开,着实将她的话放在了心头。

叶贞一顿,委实没有理出头绪,这到底……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