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冷宫之行1/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在房中良久,直到午饭时辰将过,月儿才急急忙忙的跑回来,满头的汗泠泠而下。|www.ziyouge.com|见着叶贞也不说话,径自将壶中的水喝了个干净,这才缓了许久道,“姐姐,皇上正与娘娘用膳,我怕你着急便先行回来。”

“看你这一头的汗。”叶贞怜惜的用绢子替月儿拭去额上的汗珠子,“你且慢着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之事。”

“我不曾见着皇上的面,倒是见着了皇上的背影,便想起了姐姐说的那句话。”月儿眼神有些欣喜若狂,大抵她不曾见过如此尊贵的人,在她的记忆里最最尊贵的也不过是入宫这几日见着的太监姑姑,还有就是尹妃。

月儿清了嗓子,学着叶贞娓娓道来的模样,“烁烁其华,灼灼其夭,若春风拂面绽若桃花,似谪仙临世堪与负手天下。”

叶贞莞尔轻笑,便在月儿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我何曾说过这番话,胡言乱语。”

“有的有的,便是姐姐受了伤在冷宫昏迷时说的,不然月儿岂会说得出来。”月儿急忙辩解,面色胀得通红。

闻言,叶贞眉睫闪烁了一下,“有、有吗?”

手,不自觉抚上腕部的红丝线。

月儿没读过什么书,自然是说不出来的。月儿生性秉直,自然是不会说谎的。那么,真当是她说的,那时候她的脑子里,只盘旋过他的影子,大抵是……

敛了神思,叶贞正了面色,“以后这话,切莫再说,免得招来灾祸。”

“哦。”月儿颔首,“姐姐,皇上与娘娘寒暄几句,也没有什么大事。倒是皇上身边的人,颇为奇怪,成日以面具遮脸,也不知是何缘故。”

说起这个,叶贞不觉凝眉,“此人可有什么来头?”

月儿想了想道,“月儿悄悄问了一个小太监,说这是殿前一品随侍,皇上走到哪都随身带着,武功奇高数次救驾有功。在宫中可堪行皇帝令,便是朝中大臣也要礼让三分。”

“既然如此,为何要带着面具?”叶贞想着风阴方才怪异的行为举止,便想瞧一瞧他面具底下的真容,难不成是自己熟识的某个人?但……她一直与母亲和兄长住在国公府北苑,鲜少与人接触,除了墨轩,身旁再无接触过任何人。

见着叶贞蹙眉不语,月儿也是心生纳闷,“左不过是伤了颜面,所以不肯以真容示人吧?恩,定然是这样的,否则好端端的何至于无颜相见?”

叶贞挑眉,只当月儿说得有理,但理智告诉她,事实也许并未想像的这般简单。

且不说殿前随侍的身份,只这帝君面前戴面具,便是大不敬之罪。然宫中各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不由的更让人生疑,其中莫非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

见叶贞不说话,月儿撇嘴道,“我私下问过,可是谁都不肯相告。便是宫中的老人,也是看着惊吓,实实不肯说。”

“如此讳莫如深,必定有异。”叶贞冷然,“月儿,以后不许再打听此事原委,便当不知情罢了。明白吗?”

叶贞鲜少这般凝重,除非遇着危险才会这般叮嘱。月儿赶忙颔首,“月儿省得。”

想必事关重大,若然月儿不知轻重去追问,势必要生出祸端来。

既然不可得,便不去问,自然不会又意外之灾。

只一项,叶贞纠结了良久都没有答案。何以夜里冰冷如鬼魅的风阴,白日里却是这般的温顺柔和,分明是一人,却有种判若两人的错觉。

用完午膳,銮驾便离开了华清宫。

临走的时候,叶贞又看见风阴扭头望着这边观望,心头的迷惑越发加深,迟迟没有找到答案。直到皇帝离开,她才算松了口气。

所幸尹妃也没有传她,大抵皇帝不过是来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寒暄关慰也是走走过程。尹妃虽然大喜过望,但今儿个是十五。每逢初一十五,皆是宫规规定的贵妃侍寝日子,故而她也没奈何,自然是留不住皇帝的。

如此一来,尹妃心头的怨愤更加浓烈。

原本初一十五是皇后侍寝的,奈何后位空悬,却白白教贵妃占了便宜。

吃过晚饭,叶贞心中惦记着俞太妃,等着尹妃寝殿的宫灯都暗下去,想着她已然睡下,便与月儿两人悄悄出了华清宫。

叶贞抱着琵琶,小心翼翼的走在宫道里。月儿在侧,略带惊慌的打量着被风吹得左右摇晃的宫灯,明灭不定的光芒如同鬼火般跳跃。冷风吹过耳际,宛若阵阵冥音,越靠近冷宫,这样的诡异气氛便越发浓烈。

放缓脚步,叶贞扭头看了月儿一眼,“害怕吗?”

月儿微微点头,眉目间晕染着清浅的惧色,“姐姐,你怕吗?”

冷宫本就阴郁,如今入了夜,愈发的阴森恐怖。时不时还有女子低低的呜咽,细碎的哭喊声,更让人整颗心都紧跟着揪起。虽说是从这里出去的,但是在冷宫时,月儿也是不曾夜里出过门。

叶贞却是神态自若,百鬼园尚且闯过,何惧这般境况。

“世上最可怕的并非鬼怪,而是……”她顿住脚步,握紧了手中的琵琶,幽冷开口,“人心!人之可怕,远胜妖魔鬼怪万倍。”她从不觉得自己还是个人,只当也是这些妖魔鬼怪的同类罢了,既然如此,又有何惧?

相比慕风华,相较叶氏姐妹,想起自己的母亲惨死之状,眼前的这些都不过尔尔。

月儿看见叶贞眼中流淌的清浅,知晓其定然又想起了娘亲,便不再说话。叶贞去握住了她的手,手心微凉却紧紧相扣,“莫怕,有我在。”

“恩。”月儿颔首,便跟着叶贞朝了冷宫而去。

身后,一抹清冷的影子隐没在黑暗中,幽暗无光的眸子,仿若嗜血之瞳,能将世间万物悉数吞噬。那种冰凉的毁灭,足以让人肝胆俱裂。

墨发白裳,周身冰凉。

他就站漆黑的宫道口,纹丝不动,只盯着远处拐进冷宫的女子,目光如刃无温。

风撩起他的发,银光烁烁,凝九幽之气,尽鬼魅之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