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冷宫之行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宫与她们离开时并无两样,昏暗无光,诡谲阴森。……www.ZiYouGe.com……恍若人间的地狱,却比地狱更要凄寒。地狱是因为死气沉沉而幽冷,这里却因为活着太多的人,才更显阴森恐怖。

进了冷宫,叶贞没有停留,直接去了俞太妃的房间。

只是今日格外奇怪,俞太妃房间内的灯火素来彻夜不息,怎的现下昏暗无光?是该了性子?叶贞疑窦丛生,站在门口不由凝眉不进。

“姐姐为何不进去?”月儿说着便去推门,却被叶贞一把拉住。

眸色微转,叶贞面色沉冷。

见状,月儿不由心惊,素日相处自然知晓叶贞的意思,连连后退数步站在叶贞身侧不敢轻举妄动。

只见叶贞福了身子,低低道,“师傅,叶贞求见。”

虽说是低语,但于这样冷寂的氛围里,这一声依旧突兀。语速中等,格外的铿锵有力,沉稳不骄。

门内依旧没有声响,月儿整颗心都悬起,心惊胆战的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叶贞原就谨慎,如今更觉有恙,难道俞太妃……

快步上前,叶贞砰然推开房门。

房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阴冷的风从窗棂的碎裂处吹进来,在房内恣意穿梭。叶贞娴熟的走到桌案旁,伸手握了烛台,冷然道,“烛台是冷的,短时间内没有人动过。”

“姐姐快看!”月儿惊呼,乍见床榻上躺着一个人,吓得死死拽紧了叶贞的手。

“拿着!”叶贞将琵琶递给月儿,取出袖中的火折子,借着微弱的光靠近床沿。床榻上,俞太妃安然静卧,眉目间微白无光。

急忙燃起蜡烛,叶贞将烛台置于窗前,伸手便去探俞太妃的呼吸,心下松了一口气,“没事,还活着。”随即扣住她的腕脉,探了探俞太妃的额头,叶贞不由的凝眉,“是高烧。”

月儿将琵琶放下,转身就去打了冷水,将冷毛巾置于俞太妃的额头。

“姐姐,太妃娘娘怎么了?”月儿问,担忧的望着俞太妃死气沉沉的脸,惨白的唇,丝毫没有自己离开时的颜色。原本还有几分颜色的面颊,此刻俨然苍老了无数。

“脉搏很微弱,想来是旧疾犯了。”叶贞敛了眉色起身,“月儿你找找看,太妃这里可还有什么药材。”

月儿颔首,两人便在太妃的屋里翻了个遍,倒是找到不少的瓶瓶罐罐。叶贞一一嗅过去,一一查验,才从一个小瓷瓶里取出一枚红色的药丸塞进俞太妃的口中。

坐在床沿等了许久,月儿伏在案上沉沉睡去,叶贞则不断替换着俞太妃额头的冷毛巾,直到三更时分,床榻上才传来微弱的呻吟。

“师傅?师傅?”叶贞试着唤了两声,总算见着俞太妃睁开了双目。

乍一见叶贞坐在床沿,俞太妃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定睛看着叶贞许久,才算清醒过来。不由的凝了眉,“你怎会在此?”

叶贞去倒了一杯水,搀住俞太妃依靠在床柱处,清浅一笑,“叶贞得了空闲,过来看望师傅,谁知正好看见师傅卧床不起,便随侍在旁。”说着,喂了俞太妃稍许清水,见着俞太妃的面色稍缓,叶贞也算放了心。

俞太妃的眼眶湿润,却只是故作嗔怪,“谁要你自作多情,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出去了何必回来!赶紧滚出去,眼下都已攀了高枝,何必假惺惺!本宫这里不待见生人!你这情本宫不稀罕!”

一番义正言辞,却惊醒了案上的月儿。

月儿听得真切,还不待叶贞开口,便首先嚷嚷道,“你这人好没良心,贞儿姐姐救了你,又守着你寸步不离。你倒好,连句谢谢也没有,反倒开口便是赶人!横竖是我们这些自轻自贱的奴婢,伺候不得你这尊贵无比的太妃娘娘。姐姐,她既不领情,咱们走!”

要知道,从华清宫走到冷宫,月儿一路上可是提心吊胆,既怕被人看见,又怕遇着鬼。如今倒好,俞太妃不但不领情,还将叶贞数落了一顿,月儿自然是心中愤懑。

想着已经是冷宫的太妃,若不是空有头衔,比一般的宫娥尚且过得不如,竟还不磨灭了性子,胡乱的使性子。月儿想到这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月儿,不许放肆!”叶贞低声呵斥,只是捏了毛巾为俞太妃擦拭着面颊,举止轻柔而专注,“师傅莫要生气,待您身子好些,贞儿就走。”说着,摊开她的掌心,细细擦拭着,如同侍奉自己的母亲这般小心翼翼。

俞太妃的眼眶红着,声音哽咽而微颤,却是放缓了语速,“既然走了,就不该回来。”

叶贞轻笑,“一日为师终生为母,师傅是知道的,贞儿没了娘,自然侍奉师傅如同母亲。师傅一个人深处冷宫,心中怨恨自然无人能诉。若是骂两句能顺了师傅的心,便只管骂吧,贞儿是您一手教授,必当受得。”

“冷宫不是你该回来的。”俞太妃欲言又止,看了看窗外,犹豫了许久还是没能说出口。

“贞儿只是来看看师傅,无碍。”叶贞握住俞太妃微凉的手,她满是褶皱的手缩了缩,却被叶贞握住不放,“师傅放心,等到贞儿出人头地,定然恳请天听,放您回故里安度余生。宫外,再不济也好过宫里的污浊。”

俞太妃的眸子骤然凝起,咻的狠狠疼了一下。

天快亮时,俞太妃温婉道,“你们回去吧,别叫人看见拿了把柄。我这厢旧疾而已,身旁还有药,不碍事,放心便是。”

叶贞颔首,便着手为俞太妃收拾了房间。

临走时,叶贞从怀中取出了一包银子偷偷塞进俞太妃的枕头底下,那是她入宫后积攒的月例银子。即便身处冷宫,有些银子打点,日子总归会好过些。但叶贞不欲说破,因为俞太妃的性子骄傲,若然知晓必定不会生受。如此,便能保全俞太妃的颜面。

叶贞素来是个小心之人,也是有心人。

直到叶贞离开,俞太妃才发觉枕头底下的异物,眼泪险些掉下来。不觉呢喃了一句,“是个有心的丫头。”

窗外黑影浮动,却是冰冷彻骨的声音,“你最好守口如瓶!否则,他们都会死!”

俞太妃心惊,手中的银子吧嗒落地,顿时瘫软在床沿,浑身战栗不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