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叶美人夺宠侍寝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陪着尹妃,早早就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那头的芙蕖开得格外好,只是谁都无心欣赏。(www.ziyouge.com)与人分享丈夫,实乃迫不得已;与仇人做嫁衣,实乃步步杀机。各自肚肠,各自心怀,谁也容不得眼下的美景。

落败的合欢花飞落,堪与谁人怜?

尹妃长袖轻拂,“这合欢眼看着便凋零了。”

叶贞颔首,“到了深秋便是彻底尽了,娘娘何必伤怀,来年再开便是。左不过伤了娘娘的心,着实罪该万死。”

闻言,尹妃清浅笑着,“你这丫头倒也称心,只是……”

“娘娘安心便是,料那叶美人还不至于如此蠢钝。奴婢已然吩咐弄画,自然不会留下痕迹,不管行与不行,都不会牵累娘娘周全。”叶贞说得很轻,却轻而易举的将尹妃的心思揣摩到位。

虽不说叶杏是否会得宠,万一触怒了皇帝,这叶杏反咬一口的罪名也着实不轻。故而尹妃虽有意放手一搏,也不敢太过放手。到底,有自己的身家性命在内。

尹妃颔首,“你素来仔细,本宫放心。”

正说着,月儿快步上前,“娘娘,人来了。”

四下陡然一片死寂,从这里望去,正好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羊肠小径。皇帝晚膳过后总会漫步于此,并不喜太多人随侍。故而,皇帝惯来行过此处,身旁唯有随侍风阴与乾元殿总管太监——刘启。

此处离羊肠小径较远,只能模糊的瞧着影像,而不能看得仔细。这般已算不错,若然靠得太近,自然会暴露身份,而叶杏此举也成了受人指使。

尹妃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讨这番嫌隙,免得在皇帝面前失了信。

远远瞧着,只要达成目标即可。

叶贞站在尹妃身后,眺望着远处极不真切的身影。黄袍在身,暮光中泛着层层金色的涟漪,身影俊朗挺拔,隔着老远便可感受着属于帝王的威严,和与生俱来的高处不胜寒气质。

一曲高歌,惊鸿无数。

红颜如玉,堪与手中盈盈一握便天涯。

蒹葭苍苍,若能此生相守便得生死付。

年少不减轻狂,几番陌路成往殇;十里红绸漫天,数不尽江山多愁。是谁冷落清秋色,一舞倾城寥半生。水袖浮云,漫歌流年不复回……

叶贞深吸一口气,低眉却见尹妃的身子也不觉僵硬,眉目竟有些微颤,“她怎么敢……怎么敢当着皇上的面,这般唱词,要知道……”

“娘娘,置诸死地才能后生!”叶贞缓缓吐出。

尹妃眸色极显慌乱,如此,果真是以命相搏了!真当是寻死!

但听得那头一声厉喝,“什么人冲撞皇帝驾?”

一语既出,便看见叶杏盈盈走出假山群,容色绝佳的跪在皇帝跟前。虽然看不清楚,但叶贞也知晓如今的叶杏,只怕是脂粉红颜,倍加娇嫩。她本就生得好,容貌好,身材好,歌喉也好,这娇滴滴的模样不知有多少人为之倾倒。

叶贞握紧了手心,盘算着后续发展。

果不其然,皇帝动了怒,太监训斥之音不绝于耳。可见叶杏是真心惊慌了,只当是尹妃要害死她,整个人在那里哭着颤抖。

“皇上容禀,嫔妾叶氏美人,乃鲁国公府庶出二女。嫔妾并非有意冲撞龙御,着实心中郁结才会高歌一曲,委实没有旁的意思。还望皇上宽宥!”叶杏低低抽泣,可谓一枝梨花春带雨,教人不得不怜。

这样的女子,只消落泪,便能碎人心肠。

叶杏,着实很美,属于那种精致的女子。

因为抽泣,胸口处的蓝色蔷薇花刺青隐隐浮动,平添三分妖媚入骨。

风阴上前,银色的面具在暮光中愈发冷冽,“皇上驾前不得喧哗,小主还是回去吧!以后莫再唱这样的曲子,否则哪日丢了命,可怪不得旁人。”

“皇上!”叶杏深吸一口气,娇媚抬头,“嫔妾自小秉承家训,不敢御前放肆。嫔妾不求其他,只愿奉与皇上一件贴身之物,还望皇上……”说着,竟双手托起那个锦盒。

风阴看了刘启一眼,刘启眸色微转,迎上皇帝躬身轻问,“皇上?”

到底是国公府的,何况如此靓丽之色,怕这后宫没有多少人可堪比拟。

皇帝不说话,刘启便接过了锦盒奉与皇帝。

叶贞冷笑,女子,尤其是美貌的女子,果然是一柄利刃!而叶杏这柄刀刃,正逐渐磨砺锋芒。终有一天,她要用叶杏这柄利刃,划破国公府的万丈殊荣。

只一眼盒中之物,皇帝便怒而拂袖。

风阴带着面具,故而看不清面具下的神色变幻,却冷冷冲着刘启道,“带走!”

尹妃还不明所以,叶杏已经被刘启带走,跟着皇帝回了乾元殿。见状,尹妃的心松了一半,只是乾元殿那边……

起身,尹妃不置一词,只能先回华清宫再说。

“贞儿,盯着乾元殿,有事速报。”尹妃站在华清宫门口,良久才冲着叶贞说了这么一句话。叶贞自然知晓其意,重重颔首,抽身退下。

缓步朝着乾元殿走去,月儿不解其意,“姐姐到底用了什么法子,为何皇上会带走叶美人?可是看皇上的面色,似乎动了气,那叶美人岂非死定了?”

望着竹筒倒豆子般的月儿,叶贞莞尔,“你到底想问什么?”

犹豫了片刻,月儿瞪大眸子,“那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寻常之物。”叶贞浅笑,“不过……叶美人今夜是出不来了。”

月儿摇头,“姐姐是说叶美人会死?”

叶贞噗嗤,“偏要我说得那么清楚作甚?什么死不死的,如今叶美人可是攀了高枝,哪里舍得死!倒是这叶贵人,怕是要怄死的!”

说着,大步流星朝着乾元殿而去。

这一番,月儿更是摸不着头脑了,叶美人这是……要侍寝?可能吗?皇帝不是动了气?何以还会留下叶美人?今儿个可是叶贵人侍寝,如此一来这两姐妹岂非要心存嫌隙,将来……

撇撇嘴,月儿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抬头望着夜幕降临的灰暗天空,月儿低低的咳嗽了几声,自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取了一枚药丸服下。须臾才跟上叶贞的脚步,容色没有半分异常。

宫灯一盏接一盏的亮堂起来,昏暗如萤火之光。风吹着宫灯左右摇晃,刘启走出来在敬事房的簿子上写下了叶杏的名字。而后有太监急急忙忙的朝着外头跑去,估计是去回了叶贵人。

侍寝头一夜便被抬回去,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亲妹妹,叶贞很想知道,叶蓉的心里作何感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