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叶氏姐妹的较量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杏自外头款款而入,身后随着数名宫娥,手上托盘悉数摆放着绫罗绸缎以及皇帝刚刚赏赐的珠宝钗玉,各式各样的摆玩物什。-www.ZiYouGe.com-

一袭明艳的水天蓝色流云广袖裙,千金一匹的浮光锦衬着叶杏娇艳可人的容颜。弯眉细画,明眸生辉,盈盈一笑间撩人心魂。肌肤胜雪,胸前那朵蓝色的蔷薇花因为呼吸的盈动而若隐若现,愈发让人挪不开视线。

细步灼灼行至叶蓉身前,叶杏大礼伏跪,以最恭敬的宫廷礼参拜叶蓉,面色娇羞而带着愧意,“姐姐,妹妹前来负荆请罪。”说着,美丽的羽睫处凝了几滴泪。

叶蓉也不做声,只是看了碧夏一眼。

碧夏随即上前,作势要搀叶杏,却又道,“小主多礼了,咱家小主并未怪罪之意。何况小主今非昔比,来日咱家小主指不定要小主您多多照顾,哪里受得起您的大礼。”

这是显而易见的讽刺,叶杏心知肚明又不敢当场发作。原先碧夏在国公府便是一直跟着叶蓉的,颇得叶蓉的遂意,故而碧夏的话语多半也是叶蓉的意思。

思及此处,叶杏一把推开碧夏,故作哀戚状,“姐姐可是怪妹妹夺宠?姐姐若然生了大气,要打要骂,妹妹都愿意,但求姐姐莫要气伤了自身,否则妹妹真当罪该万死。”语罢,竟嘤嘤啜泣,羽睫垂落,倒是梨花带雨的娇羞胜过自责。

“哪里有这么多的计较,都是自家姐妹。”叶蓉良久才道,这厢走过来搀起叶杏,不觉轻咳几声,“也是我素日身子不太好,故而无法侍寝也不能全赖妹妹。”

说着,拾起叶杏的手,颇有一副长姐关爱妹妹的怜惜姿色,“妹妹长得好,声音也好,姐姐向来都比不得的。虽说我嫡长,妹妹乃是庶出,但如今你我姐妹无论谁得了宠,只要心存国公府,又有何干系。你我乃是亲姐妹,若然还心存嫌隙,岂非要让人笑话?”

语罢,又是一番咳嗽。

叶杏心头有些异样,叶蓉刻意提及嫡庶尊卑,似乎是有意让她记住自己的身份。在这嫡庶分明的时空,这是一道永远都无法逾越的沟壑。这也是为何叶蓉姿色不比叶杏,却得了贵人的身份,而叶杏空有美貌也只是个小小的美人位份。

缓缓吐出一口气,叶杏眉角微扬。

心道,庶出又如何,在这宫里,恩宠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姐姐可是哪里不舒服?”叶杏瞧着叶蓉也不似假意,好像真的身子不适,不由的凝了娇眉浅浅道,“碧夏这丫头如此不顺心,也不知传御医给姐姐瞧瞧。”

叶蓉摆了摆手,“原是旧疾,吃了不少药也总是不见好。你是知道的,我这身子惯来如此,也怪不得碧夏。时节如此,过了这节气就好了。”

听得这话,叶杏也只得颔首,眸色微转,“既然如此,姐姐可要好生将养着。”手一扬,宫女们将一干物什悉数摆在了叶蓉的桌案上,“姐姐虽不怪责妹妹,但妹妹寝食难安。这些都是皇上今儿个赏赐的,妹妹愧不敢受,自当敬奉姐姐。姐姐为长,这些理应姐姐先得。”

闻言,叶蓉眉头微蹙,却也不动声色,“妹妹盛情难却,然而这些太多了,姐姐怕是……”

还不待叶蓉说完,叶杏扑通跪下,随即又嘤嘤欲哭,“姐姐这是还在怨着妹妹吗?”

“好了!”叶蓉轻叹一声,又是低低的咳嗽,“碧夏,收下吧!”

碧夏颔首,便朝着叶杏行了礼,“多谢小主!”

见状,叶杏才起身一展笑颜。

叶蓉好似咳得愈发厉害,面色都泛着异样的潮红。碧夏便搀着叶蓉上了床榻,“小主近日身子每况愈下,御医叮嘱要好生静养,切莫惊扰才是。”

这话,显然是说给叶杏听的。

叶杏也不是傻子,这分明就是逐客令。

与其在这里碍眼,等着被人家赶出去,还不如自行告辞,也落得体己的大度。便上前冲着叶蓉盈盈一拜,“姐姐身子不适,现下好生将养着,妹妹改日再来。”

“咱们姐妹许久未曾说上话,不如……咳咳咳……咳咳咳……多坐会吧,你我……”叶蓉不断的咳嗽,一句话断断续续还未说完。

见状,叶杏眉目忧愁,“姐姐这样的身子可一定要静养才是。”说着,亲自搀了叶蓉躺下,为其捏好被角,“姐姐放心,妹妹自当以国公府为重,绝不敢让门楣染尘。”

“如此……如此我便不留你了。”叶蓉面色微恙,倦怠已极的躺卧在床。

叶杏轻叹一声,叮嘱了碧夏几句,便带着一干人等走出去。

碧夏送了叶杏,快步回房,面色极为难看,“便是送这些个东西,就当息事宁人?也不想想小主您才是国公府的嫡女,便这贵人的位份也比她这美人荣贵。偏是要拿这些破东西来显摆,当是打发要饭的么?”

“放肆!”一声冷喝,叶蓉缓缓起身,掀开被子冷然走下床榻。目光灼灼,掠过桌案上这些东西,眸色寸寸渐冷。

“小主?”碧夏敛了容色,半低着头。

只听得叶蓉冲着门外的宫女道,“把东西都存寄库房。”

语罢,这才转身冷睨碧夏一眼,全然没有方才病怏怏的感觉。浑身隐隐透着冷冽,眸色无温冰凉,“以后这话便咽进肚子,休要再让本主听见只字片语。若然教人捏了把柄,休怪本主不念旧情!”

碧夏随即跪身,“奴婢明白!”

搀了碧夏起身,叶蓉缓了容色,正颜道,“非是我要责难你,着实宫中不比家中。想必你要思我为何收下这些东西,低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你想过没有,只要今日我将叶杏推出门去,不消片刻举宫皆知我与她姐妹不和。若然传出去,不但国公府门面无光,就连那些个有心人,都会趁虚而入。”

“我的恩宠既已被夺,就不该与叶杏撕破脸。横竖我们都是亲姐妹,与她对付任谁都没有好处。若然有什么事,兴许还能用得上她!”叶蓉的眸子骤然凝起,狭长的缝隙透着阴冷无比的寒光,“查出是谁在背后教唆她么?”

碧夏摇头,“暂时还没有。想必是悄悄的,竟也没人知道。只是……”

叶蓉微怔,“只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