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承教贵妃教诲,不胜欣喜/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碧夏压低了声音,“二小姐侍寝后去了华清宫。(www.ziyouge.com)”

“尹妃?”叶蓉陡然凝眉,“而后呢?”

“尹妃闭门不见,倒也未见有恙。”碧夏据实相报。

闻言,叶蓉越发愁眉不展,“若是尹妃相见,倒也罢了,这闭门不见却是为何?难道帮叶杏的另有他人?”叶杏挨了贵妃的打,自然是要寻另一处高枝的,尹妃生性傲娇,荣宠了多年,想来叶杏仗着自己刚刚侍寝的荣宠去投奔尹妃也是无可厚非。

左不过这……叶蓉说不出其中有什么缘故,隐隐觉得并非这般简单。

“小主?”见叶蓉失神,碧夏不觉轻唤一声,“小主现下如何处置?”

叶蓉敛了眉色,漫步走回床榻,“将库房里叶美人的相赠,挑选几样入得眼的,其余的都打赏给宫人。”

碧夏一惊,“那小姐你……”

“不出片刻,本主旧疾复发的消息便会传遍六宫,想来这凝香殿可以安生许久。”叶蓉安然上了床榻,丝毫没有因为不得荣宠而焦灼的模样,更多的是胸有成竹。

“小主这是避宠?”碧夏这才明白主子的意思,装病!只是这国公府的嫡长女素来喜怒不形于色,各样的心思都藏在锦绣囊中,从不轻易外露。饶是她跟着叶蓉多年,也不曾真正看穿过。

叶蓉顾自揽过被褥安眠,“想来我这妹妹是得了高人指点,保不齐下一站便是贵妃处。你多长一副耳目,若然她真从栖凤宫出来,你只管留着自家的后门便是。”

碧夏微怔,却也不敢多问,只是诺诺道,“奴婢明白!”

为何要留后门?

碧夏不明白,但依着叶蓉的性子,想必中有乾坤。

果不其然,叶杏出了凝香殿,便拾掇一番去了栖凤宫。

贵妃洛丹青正在院子里摆弄着她那些个花草,问得元春来报,说是含烟阁叶美人求见,却也不露声色,只是清浅道,“让她进来罢!”

叶杏心中忐忑,上一次的事情尚有余悸。进了栖凤宫更是小心翼翼,不似原先的傲娇与人性。

恭敬跪身,叶杏恭谨行礼,“嫔妾参见贵妃娘娘。”

“起来吧!”洛丹青也不去看她,只是低眉拨弄着自己院中的花草,牡丹、芍药、杜鹃、海棠、锦雀不下数十种。

起了身,叶杏的唇张了张,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叶美人好兴致,怎的今日想起上本宫这儿?身上的伤可是好些吗?”洛丹青漫不经心的话语,却带着寻日里惯有的威严与冷厉。

叶杏心头揪了揪,回声道,“谢娘娘惦念,早已痊愈。娘娘昔日的教诲,嫔妾铭刻在心,故而才有了今日。因此嫔妾承教娘娘,不胜感激。”

说着,又是躬身行礼。

洛丹青心神微怔,心道这叶杏如今可是开了窍么?

不由的将手中的剪子递给元春,徐徐转身看着越发明艳的叶杏,水天蓝色罗裙将这娇滴滴的美人衬得光华万千。唇角微扬,洛丹青似笑非笑,“难怪皇上动了心思,叶美人这般娇容,想要珠玉混沙怕也不易。”

又一声轻叹,“年轻便是好,本宫当年初入宫承宠,怕也不得你这样的姿色。”

“娘娘谬赞,嫔妾不敢当!”叶杏极尽恭敬之色,眼中没有丝毫的傲气,甚至于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垂眉顺目,不叫人看清眼中的神色。与当日的强辩之态,判若两人。却让人有一种感觉,好似贵妃的一顿扳直,打出了一个乖顺的猫儿。

殊不知,猫儿依旧是猫儿,并非乖顺,只不过敛了爪子。

只要时机成熟,待锐利的爪子挠上咽喉,便是致命之祸。

洛丹青看了毕恭毕敬的叶杏一眼,顾自在石凳上坐下,抚了抚袖口,仿若沾上了尘土。眼角却是谢谢睨着叶杏,眸光微凉,“听说昨儿是你侍寝?”

叶杏躬身,“嫔妾有幸得见君颜,并非……”

还不待其说完,洛丹青摆了摆手,“无妨。如今都是后宫的姐妹,侍奉君上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只要大家安心侍奉,各守本分便罢!本宫最不喜后宫污浊不堪,若是能和睦宫闱,平日里的小打小闹,本宫自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杏面色微敛,竟有些嘤嘤的喜极而泣状,“嫔妾惶恐,原以为贵妃娘娘会不喜嫔妾,故而……谢娘娘宽宥,嫔妾定然谨记娘娘提点之恩。”

看了元春一眼,元春会意的走到叶杏跟前道,“小主勿要这般,娘娘执掌六宫甚是乏累,上一次虽说对小主动了刑,到底也不曾伤着小主的根基。小主不妨细想着,若然小主的性子不加收敛,到了皇上那儿仍是这般不管不顾,一旦触怒容颜,可不就是一顿板子。”

“娘娘这般对小主,也实属无奈,委实是为了小主好。小主莫要嫉恨便是最好的,若然心有怨气也不过人之常情。左不过,小主应当谨记,宫中无后,贵妃娘娘是这六宫之首,不能因为小主一人而坏了宫里的规矩。”

“犹记早前有个美人,因在皇上面前放肆无状,却被处以腰斩,便是得不偿失。娘娘这般苦心,小主需擅自珍重,莫道娘娘不与人为善,着实也是为了各宫各院的安生。小主,您说是不是?”

语罢,正逢着宫娥奉茶。

元春端起茶水双手奉与叶杏,眉目含笑,与上一次截然不同。

叶杏心头紧了紧,便是贵妃身边的人,也是这般的能言善道,可见贵妃调教的手段。忙不迭道,“嫔妾自然明白贵妃娘娘的苦心,绝然不敢坏了六宫的规矩。”

元春这番话,可谓极尽好处。既说明了贵妃的用心良苦,又暗暗警戒叶杏莫要犯了贵妃的忌讳。后宫皆在贵妃手中,贵妃在乎的不是谁侍寝,而是侍寝之人是不是她的人。如此显而易见的道理,叶杏岂会不明白。

新晋妃嫔充盈后宫,即便是贵妃也想拉拢几人至自己麾下使唤。与其自己独自争宠,不如多张新面孔。须知,后宫最不乏的便是美貌女子。

尤其是叶杏这种空有美貌而智商不佳,为了争宠不折手段的女子,更堪掌控。

思及贵妃的有意无意的拉拢,叶杏不是傻子却也只能装傻充愣。要是现在就表明依附贵妃,岂非教贵妃轻看了自己。

何况此处成功侍寝,也亏得尹妃,若然失了尹妃这个诸葛孔明,来日……尚未可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