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宫闱上树,惹下大祸/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杏躬身行礼,“嫔妾承教贵妃娘娘,不胜欣喜。(www.ziyouge.com)”

洛丹青眉目微合,顾自惬意品茗,须臾才挑眉看了叶杏恭谨的容色,清浅道,“叶美人能通晓情理,本宫甚是欣慰,还望以后善加自持。”

语罢,却也是冰冰凉凉的起身,顾自走开。

虽说洛丹青今时今日的态度较之以往缓和不少,终归还是托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威严气质教人望而生畏。

出了栖凤宫,叶杏总算松了口气,脊背已然被冷汗浸湿。

送了叶杏,元春快速返回内阁。洛丹青换下了衣衫,正由宫娥侍奉,系上金丝玉带。见状,元春快速上前,挥手退去了宫女,上前服侍洛丹青。

“走了?”洛丹青傲然伫立,任由元春单膝跪地,为她捋顺裙摆处的褶子。

元春颔首,边拾掇着洛丹青的衣角边低低回答,“是,奴婢亲眼看着叶美人走的。出去的时候面色有点泛青,想必娘娘那顿板子,还惦在叶美人心里。”

“谅她也不敢轻忘。”洛丹青冷哼一声,目光清浅冷蔑,“不过一顿板子,倒是打出个心狠手辣,连自家人的宠都敢夺了去,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闻言,元春微怔,“娘娘的意思是,叶美人较之叶贵人更得力?”

“你当叶贵人是傻子吗?如今满宫皆传叶贵人身子不适,说好听了是叶美人钻了空子,说难听便是寡廉鲜耻,如今都将自家的长姐气出病来。后宫女子,除了荣宠,贤德之名尤为重要。这叶家二女虽说如今受了宠,却远不如她姐姐半分伶俐。”洛丹青不紧不慢道。

元春点头,“娘娘说得在理。”

洛丹青拂袖走到门口,冷睨外头明媚的阳光,“不过刚刚开始,谁能笑到最后犹未可知。在这后宫,适者生存。”

“娘娘,如今该怎么做?”元春上前。

抚着指上冰冷华丽的护甲,洛丹青眉目生凉,描画得极为精致的眼角微微上挑,便凝了母仪天下之态,“什么都不必做,既然还未真正动起来,便由着她们闹一闹。这后宫,已然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本宫……可是孤寂了很久!”

元春不说话,躬身站在一侧,垂眉顺目,极尽恭谨之态。

六宫无后,她是独一无二的贵妃,试问后宫谁敢悖逆她的意思!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入宫,总该闹一闹,才能看得清楚各自人心。而那些相左的,便该如同院中的杂草,早早的除去,以绝后患。

后位之争,容不得丝毫的犹豫,更不能心慈手软。

莺鸣柳,水光潋,鹅卵石小径踽踽而行。御花园中好风景,一草一木皆风情。

叶贞伴着尹妃静伫凉亭,尹妃容颜端庄,静坐在白玉石凳上,若有所思的望着外头的风景。眼底晕开淡淡的华光,有些怅然若失。

自不必说,叶贞也知道尹妃忧心为何。

打从新晋妃嫔侍寝开始,皇帝足足半月未曾踏足华清宫。这让一贯得宠的尹妃感觉到莫大的威胁,有种食不下咽寝不能寐的焦灼。

但这是祖制,只有等到皇帝停止了召幸新晋妃嫔,尹妃这些原来的后妃才可以重新挂上绿头牌,任由皇帝选侍。

“娘娘近来难以成寐,奴婢瞧着落花井旁尚有一株合欢还待开着,合欢最能安定心神,奴婢去采一些回来为娘娘做碗合欢粥吧!”叶贞低低道。

尹妃本就无心无暇估计旁的,只想独自静一静,便摆了摆手,“去吧!”

叶贞行了礼,便匆匆退去。

落花井坐落在御花园最为僻静的一隅,许是伴着水井故而阴凉至极,早已落尽的合欢树,唯独此处尚存一株,还在盈盈开着。叶贞抬头望着,当日不经意经过这里也曾这般仰望,心生讶异。

旁的合欢早已开散,层层叠叠如同粉白相交的云彩,那种迷蒙的感官形成无法言表的靡丽之美。等到合欢落下,如同天际坠落的云彩,纷纷扬扬。风儿吹过像极了记忆中蒲公英,轻盈落在掌心。

抬头望着,这株合欢红得很深,不似一般的合欢清浅素白。如此,越发显得花开是白粉交加层次分明。

底下落着一两朵的合欢,再过些时候,合欢就会落满整个树根底下。

叶贞将巾绢铺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刚刚落下的合欢拾捡起来,置于巾绢内。但落下的合欢为数不多,大多还在树梢。底层的树梢尚且可以摘下,稍高一些的便有些困难。

横竖四下无人,叶贞只得缓步靠近树干。早年随着母亲与哥哥上山,也是爬过树摘过野果子,如今这合欢也就成年人的腰身这般粗壮,要爬上去倒也不必费事。左不过教人看见,多生闲话罢了!

犹记得母亲最爱的便是合欢,每年合欢开的时候,她总要摘一朵戴在母亲的鬓间。那时候,觉得母亲生得极好,那张脸配着白粉色的合欢,更是美丽得教人挪不开眼睛。

想到这里,叶贞的眼眶不禁红了一下。

轻巧的爬上了合欢树,扫一眼满目的白粉色,叶贞稍稍晃了神。痴痴望着掌心的合欢花,叶贞的眼泪险些掉下来。

“谁家女子这般大胆,宫闱之中也敢如此放肆!”

突如其来一声高喝,惊得叶贞身形一颤,还来不及惊叫便从树上一头栽下。

耳边骤然想起冰冷熟悉的话音,“小心。”

腰间颓然收紧,没有感知地面传来的剧痛撞击,反倒是坚实微凉的宽厚胸膛,这样一个公主式的横包。

双眸陡然迎上那张银色的面具,心头颤了颤,叶贞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是……风阴!

仿佛风阴也被惊着,将她无恙才稍稍松弛了身上紧绷的肌肉,一改夜间的冰凉,缓缓吐出几个字,“别摔着,危险。”

叶贞怔了怔,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抱了满怀,急忙跳下去躬身行礼,“多谢风大人!”

风阴的手还保持着方才拥她的姿态,见叶贞行礼,这才徐徐放下,依旧按住他的剑柄,“没事就好。”

“你这女子真心大胆,竟敢在宫闱里上树,就不怕进暴室受罚?”一声戏虐的音色从风阴身后传来,分明就是方才出声恫吓叶贞之人。

叶贞心下一顿,却见风阴侧过身去,洛英笑着从后头走上前。依旧是阳光般的笑靥,深深的酒窝在阳光下如同镀了一层金色,甚是撩动心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