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爷送你一树合欢/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悬心跪着,全然不曾想到,这样僻静的地方还能逢着小公爷洛英。|www.ziyouge.com|她早早的观察过,这里鲜少有人经过,便是一般的贵人都是途径外头的正道,此处连带着寻常的宫娥都嫌而避之。只听说这口落花井有些年岁,早年也发生过一些事情,故而……

来不及细想,叶贞伏跪在地,“奴婢参见小公爷。奴婢该死,惊了小公爷,还望小公爷恕罪。”

洛英却不以为然的笑着,竟俯身半蹲在她的跟前,“你何以如此怕我?”

这句话问得叶贞委实莫名其妙,他是小公爷,高高在上的身份,宫娥之中岂有不惊惧之理?便保持着伏跪的姿态,想着他不过是试探自己是否真心知罪,故而越发恭谨,“奴婢委实不是有意的,奴婢上树左不过想摘一些合欢为尹妃娘娘……”

谁知还不待叶贞说完,洛英却爽朗的笑了起来,“你上树就是为了摘这一树的合欢?”

叶贞颔首,“是。”

洛英起身,清脆的声音传来,“起来,小爷不喜欢盯着人的后脑勺说话!”

闻言,叶贞敛了心神,躬身起来。依旧垂眉顺目,羽睫垂下,不去抬头看任何人。

却听得洛英笑道,“方才小爷与风阴去见皇上,途径御花园却见你一人独行偏僻处,一时好奇便跟着你。谁知你这丫头技术不错,竟也上得树去!在这宫里,见惯了方方正正的女子,你倒是奇特至极。”

叶贞心头惶然,不禁细细琢磨,洛英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此事若然传扬出去,那她这华清宫的教习嬷嬷怕是不用做了,大抵还会被处以宫规,送去暴室受刑。那自己苦心建立的尹妃信任,只怕也要付之一炬。

思及此处,叶贞手心濡湿,不觉抿紧了唇。

见叶贞反倒紧张,洛英便轻咳了两声,瞅了一眼身侧一动不动的风阴。风阴一双无温的眸子此刻正盯着眼前的叶贞,目不斜视,仿若除了她,眼中再也容不得旁的。

不觉一怔,洛英凝了凝眉,这才冲着叶贞道,“你无需这般紧张,左不过是说笑罢了。小爷最是怜香惜玉,但凡女子,只要开声求一求小爷,必定万事无忧!”

叶贞微微抬头,极度不信任的看着眼前风华无限的小公爷。分明是阳光俊逸无人堪比,却有着纨绔子弟般的习性。这一言一行潇洒倜傥,自成一派风流无限。

见叶杏投之不可置信的目光,洛英竟突然上前一步扣住她的腰肢,也不管身旁是否有他人在场。灿烂的笑靥足够让世间的日光悉数黯淡失色,唇齿微扬,溢出绵柔的醇厚之音,“怎么,便是求人也不会?可要小爷教教你?”

陡然回过神,叶贞也不知哪里来的起来,急忙推开洛英,“奴婢不敢!小公爷恕罪!”

“真当无趣!”洛英有些不悦,却是蹙着眉道,“小爷是觉得你瞎了眼还是觉得自己沧桑了?世间女子无不以对小爷投怀送抱为傲,你却是个奇葩,分明有几分姿色,还要故作矜持。”

蓦地,洛英一把捏去她精致的下颚,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唇角勾勒出邪肆的笑意,洛英眉目微挑,“莫非这是新招数,叫什么【欲擒故纵】,或者你是以退为进?”

面色微白,叶贞倔强的盯着他的眸子,微凉的目光不觉让洛英神色稍顿。但听得叶贞不卑不亢的回答,“小公爷若然觉得是,那便是了。奴婢卑微,不知小公爷是否看得上眼呢?”

分明是倔强傲娇的女子,却顺着他的话语而下。旁人若是说出这句话,洛英倒觉得心头舒畅。但是叶贞说了这样的话,却让他有种从心坎里发凉的错觉。尤其那双眸子,不带一丝情愫,空洞而幽冷。

手上松了松,上次若不是瞧着她与慕风华混在一起,此次他断不会跟着她。

只是这样的性子,倒是与慕风华确有几分相似。

不过这双眼睛,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举朝内外闻之色变的人!

回神,洛英脸上的笑意消失无踪。该死,他想了什么?不过是个寻常的宫女,怎他竟会有这般多的思想?

想着,该有多久未近女色,才会作死的对一个古怪失礼的宫女有这样的好奇。

虽说长得尚算可以,但……凌厉了些,少了女子该有的温和与娇柔。便也是这份冷艳,她越是卑微抵抗,他越是想要一窥内里。

隐隐有种着了道的感觉,但世间给他设套的女子多了去,也不差她一个。

这样想着,洛英眉目将又漾开阳光般的温暖,“你若喜欢,小爷便让人将这一树的合欢悉数送你!”

手一扬,顿时上前两名太监,对着合欢树又是摇又是晃。让满树的白粉刷刷落下,飞扬如漫天的蒲公英。

叶贞站在树下,冷眼看着行迹古怪的洛英,寻常女子若得小公爷这般温柔相待,怕是要高兴得疯了。独独叶贞,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洛英稍稍一怔,落英缤纷中,美丽的女子面无表情,任由飞花落在身上,宛若世间一切都与她无关。她不过是个旁观者,反倒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小丑,在她面前如此可笑,如此低俗不堪。

唇角微微抽动,洛英示意太监退下。

叶贞环顾脚下厚厚一层合欢,再看了看顶上被折腾得寥寥无几的花朵,长长吐出一口气跪身谢礼,“多谢小公爷厚爱,这般恩赐奴婢铭感在心。”

“你却是不喜欢?”他微怔。

闻言,叶贞不置一词,只是跪着,也不去抬头看他。

许是无趣,又或者时机不适宜。方才洛英也说过,是要去觐见皇帝,如今风阴尚在左右,自然也不好太拖延。

长叹一声,洛英拉长着脸拂袖而去,再没有说什么。

见状,叶贞才稍稍抬头。

却将风阴在她跟前停住脚步,素白的手轻轻的摘去她发髻上跌落的合欢,继而一语不发的替她拂落肩上的落英。

她愣在原地良久,视线随着风阴的背影缓缓而去。

这个谜一般的男子,亦正亦邪。她不会忘记,那柄冷剑架在脖子上的冰冷,可是白日里的风阴却如此温柔相待,竟让她有种极度不安的错觉。隐隐觉得,此生定会有什么业障,将要落在他的身上。思及此处,不觉缩了一下身子。

回神望一眼遍地的合欢,只得跪在地上慢慢拾掇。

却不料一双金丝绣蟒纹的黑色皂靴停在她的眼前,不偏不倚的踩着她手指,疼得叶贞脊背顿生一阵冷汗。抬头,却迎上那双幽暗阴冷的眸子,仿若要生生剜掉她的皮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