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吐了某人一身/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紧咬下唇,十指连心痛让她的脊背冷汗涔涔。……www.ZiYouGe.com……即便如此,她仍是一声不吭,只是盯着上头高高在上的男子,而后浅浅的将羽睫垂下,遮去眼底所有光华。

脚尖的力道依旧加重,似要将她的五指生生踩断般冷漠无情。

他低眉看着身下跪着的女子,他每加重一重力道,她的身子就会禁不住颤抖几分。却依旧不肯吭一声,甚至于连寻常女子低低的呜咽都不复存在。她蛰伏如危险的豹子,可以隐忍到极点,却能在最后的反扑时见证鲜血的艳烈。

蓦地,他骤然挪开脚,一把捏住叶贞的咽喉,“便是连求饶都不会吗?”

“大人要的,只怕不是奴婢的求饶。既然不是大人所需,奴婢自然不敢奉上。”叶贞面色煞白,唇瓣上残留着清晰的齿痕,些许鲜血自上头源源而下。可见方才他的力道之中,却也让她的倔强触动了某人心头尘封多年的弦。

“早晚有一天,我会封了你这张伶牙俐齿。”他邪冷的眯起危险眸子。

叶贞感受着脖颈间传来的窒息,望着视线里那种峻冷冰凉的面孔。慕风华这样一个风华无限的男子,却有着异于常人的阴鸷冷厉,便是凝眸间的冷冽肃杀,足以教人寒彻骨髓。她倒吸一口冷气,随着他的手缓缓收紧,窒息的眩晕与绝望,胜过了颈骨发出的剧烈疼痛。

只要他想,她就会死。

在宫里,死一个宫女是件极为简单的事情,尤其她这种卑微得满目皆是的宫女。

何况还是死在慕风华手中!

空气骤然回归口鼻之间,叶贞只觉身上一软,已然扑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气,涨红的面颊,青紫色的唇,无一不是窒息将死的症状。奋力咳嗽着,滚烫火辣的喉间如同一块火炭灼烧而过,恍惚不明的视线,只看得见飞蚊般的模糊影子。

她还剩半条命,却用残存的理智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青衣幽冷,一柄青伞将顶上的阳光悉数遮去,落下幽暗而巨大的阴影。慕风华傲然伫立,冷眼望着躺在脚下的女子,奄奄一息的模样,面上没有半分动容。

剧烈的咳嗽和呼吸的渐渐恢复,让叶贞终于勉力撑起孱弱的身子,恭谨的伏跪在他脚下,“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这是她第三次说这句话。

鼻间冷哼一声,慕风华的指上带着华丽冰凉的护甲,阴冷的面庞有着数九寒天的冰凉,“叶贞,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但你别妄想考验我的耐心。若然教我看见你有心依附他人,逃离我的手掌心,休怨我手下无情!”

叶贞晃了晃身子,视线依旧不太清楚,脑子里如同聚集着一窝蜂,嗡嗡作响。涨红的面色渐渐淡去,成了最初的煞白如纸,“奴婢不敢。”

低眉冷睨恭谨臣服的女子,慕风华眯起危险的眸子,狭长的缝隙透着稍许流光,却看不清到底为何。

眼前的女子,有着傲雪寒梅般的倔强,孤芳自赏一如他一般死寂。又夹杂着隐隐的煞气,仿若现下的一切隐忍蛰伏,都不过为了心中未能释放的屠戮。

看着如今的叶贞,他犹如看见许多年前的自己。不觉的越发冰冷,周身散发着教人寒彻骨髓的肃杀之气。

“起来。”慕风华冷道。

叶贞紧抿着唇,撑着一口气才算站起身子。因为方才过度的窒息,视线开始摇晃,如同晕船的人走上了甲板,那种眩晕伴随着胸口翻滚的错觉,口腔里满是咸酸味。

强忍住身子的不适,叶贞颤得厉害。

羽睫止不住煽动,宛若振翅欲飞的蝴蝶,阳光下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炫色。

视线寸寸成灰,脚下一软,叶贞颓然往后仰去。

说时迟那时快,慕风华伸手一捞,轻如鸿羽般将她揽入怀中。只一眼怀中女子惨白的容色,便可知他方才下手着实重了些。不由的凝着眉,松缓了口吻,“真是不中用,小小的惩处竟也熬不住!废物!”

叶贞无力的睁开眼睛,只觉得胸腔里又是一阵剧烈的翻滚,身子越发颤抖。

慕风华冰凉而华丽的护甲掠过她的眉目,“真是作死的,便是熬不住也不会求饶么?这般倔强,活该……”

岂料还不待说话,慕风华的面色骤然惊变,几乎同一时间,他像丢包袱一般的将叶贞掷出去。而后宛若疯子般站在原地,手脚微颤,惊得身旁一干奴才刷刷刷跪了一地,却是谁都不敢喘气。

这便是他动怒的征兆,也是杀人剥皮的前兆!

一口污秽落在他的衣摆,甚至沾在他干净无尘的皂靴上,让他整张脸呈现着扭曲而诡异的恐怖之状。唇角止不住抽动,那双手在衣袖中轻颤,随时都要拍碎那该死女人的天灵盖。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原是叶贞呕吐出来,他始料不及,自然也是避之不及,全然沾在了身上。

因为吐出来,叶贞便觉通体舒畅。又因被丢出去,摔落时剧烈的疼痛,让叶贞一个激灵,瞬时清醒了不少。

视线寸寸清晰,心却紧跟着寸寸冰冷。

那一刻,她看见慕风华极为诡谲的五官表情,那种嫌恶至极而又略带惊惧的表情让叶贞有种十分揪心的错觉。他……惊惧?仿若跟这个词无法相连,倒是与另一个词极为接近。

洁癖!

素闻司乐监掌事慕风华,生有洁癖,除去剥皮拆骨时的凌厉作风,剩余时间便是衣不沾尘,鞋不染灰。故而无论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一大帮人,随时侍奉更衣与清扫障碍。

而今,她算是彻底犯了他的忌讳。

那一口呕吐物,连叶贞都觉得难以忍受,何况是生有洁癖的慕风华!

心头咯噔一下,叶贞霎时觉得天塌了!此次定是在劫难逃,急忙跪身磕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望乞大人恕罪,奴婢并非有意为之,还望大人宽宥。”

“作死的丫头!”慕风华破口大骂,单手扬起的兰指在空中疯狂抖动,一脚蹬飞了皂靴跃身落在身后的椅上。飞身时,顺带着将外袍也脱掷在地,那种情形竟比叶贞还要狼狈。

叶贞眉角止不住弹跳,一股冷气从脊背掠过,直接窜入心坎,颤得身子冰冷霜寒,如同全身血液都在瞬时凝结。

“作死吗,还不赶紧回去!”慕风华这般失控,一扫往日的阴郁之风,让叶贞颓然不知所措。却是眼睁睁看着慕风华被抬走,临了还咬牙切齿的冲着她冷喝,“死丫头,看我来日怎么收拾你!”

直到慕风华消失无踪,叶贞还是没能回过神来。

她……她犯了他的大忌,而他竟然……落荒而逃?是、是这么个情况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