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君心难测 为夏灵舞童鞋的巧克力加更/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胡乱拾掇了散落一地的合欢花,撒腿便朝着御花园的亭子跑去。-www.ZiYouGe.com-正好遇见来寻她的月儿,只道尹妃已经回去华清宫休息,让她早些回去伺候着。乍见叶贞指关节上的红肿,月儿问了几句,叶贞道是爬树给剜着了,月儿性子纯,自然深信不疑。

暮色沉沉,残阳似血。

帝君伫立回廊尽处,望着天际通红如血的颜色,目光沉沉。双手负背,金丝龙纹的黄袍在风中翻飞,拍在身上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栏杆一侧白玉石阶逐级而下,越过栏杆底下深高千丈,大有高处不胜寒的冷冽。

风阴站在他身后,依旧保持着单手按着剑柄的姿态。

银色的面具倒映着如血的残阳,透着诡异至绝的阴冷。

“走了?”帝君幽冷的声音缓缓吐出,却被一阵风骤然吹散。

“是,微臣亲自送了小公爷出宫门。”风阴毕恭毕敬的垂下头。

又是一番冷寂,须臾才听得身前的帝君再次开口,“你今日见了她?”

闻言,风阴陡然抬头,却只看见龙袍纷飞的瑰丽之景。帝君背对着他,不叫任何人看清他的容色,除了阴冷冰凉的话语在风中飘荡。

心下一紧,风阴不说话。

“洛英也见到了?”还是一声冷问。

此言一出,风阴才重重颔首,“是!”顿住许久,不知是暗自忖度,还是犹豫着踌躇不前,终归风阴还是开了口,“小公爷似乎对她颇感兴趣,将一树合欢花悉数相赠。只是……她并不领情!”

“惯来女人对之趋之若鹜,少有拒人千里,倒是一时图个新鲜罢了。左不过……”帝君迟疑了一下,“这份心思若不善加使唤,倒是辜负了。”

“皇上!”风阴突然跪身,眼底的光清浅不一。

便是如此,帝君也不打算转身,却是傲然直立,双手负背,翘首冷看江山千秋色,“风阴,朕的心思你该明了。别逼朕!”

仿若身形一颤,风阴垂首,只是低低道,“微臣不敢!”

“哼,你还有何不敢?”帝君阴冷的声音幽然而至,随风飘散,却声声扣人心弦,“园子的事情别以为朕不知道,若非朕留着她有用,你与她早已死过多回。如果你想要抱憾终身的话,朕不介意成全你!”

“皇上恕罪,微臣……知罪!”风阴的声音渐渐减弱。

“下去!”帝君长长吐出一口气,斜阳下,颀长的身影绵延至内心深处,阴冷至绝的黑暗中。却有着与生俱来的睥睨之势,不怒自威的威严,以及高处不胜寒的悲凉与负重。

风阴不再说什么,只是起身看了帝君的背影一眼,而后快步走开。

他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更改,就如同八年前之事,一旦下定决心,便是不惜一切,哪怕玉石俱焚。苦心孤诣了八年,他断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打破他既定的计划。决不允许!

烛光下,尹妃独坐床沿,叶贞奉了新做的合欢粥上前,“娘娘晚膳进得少,奴婢特意做了米粥,既不油腻又可安神,娘娘不妨试试。”

尹妃轻叹一声起身,“贞儿,你说皇上何时能记得本宫?本宫每日从天黑等到天亮,这华清宫看似华丽,却一贯的冷冷清清。就连地板上有多少块砖,本宫业已数过多回。”

叶贞将合欢粥放置在桌案上,却见她缓步走出了寝殿,站在了院子里看着满天的星辰,神情落寞与寻日里傲气逼人的尹妃相去甚远。想来这宫中的女人皆是依附着帝君而活,如今恩宠不在,自然整个人都精气神不足。

见状,叶贞浅步行至尹妃身后,淡淡道,“娘娘安心便是,过了今夜,娘娘的绿头牌就该重新挂上去,皇上又该赐您恩宠了。”

“后宫的女子何其多,本宫虽然不承认,到底也是比不得这些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尹妃不知为何,今夜竟然格外的多愁善感。

叶贞微微一怔,尹妃甚少说这样的丧气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日间出了什么?回去必得好好询问月儿才是。

转而冲着尹妃道,“娘娘多虑了。您道后宫佳丽无数,却怎知以色侍君能好几时。娘娘自然有娘娘的好处,否则皇上何以宠爱您多年。想来,不全是因为容貌的缘故。娘娘莫要自怨自艾,如今正是后宫争宠将启之际,娘娘若是自己都服了输,岂非教人得了便宜去?”

如此一说,尹妃深觉有理,点头赞道,“是这个理儿。左不过本宫有心为之,奈何现下君心难测,如何能重获君心?”

叶贞轻笑,“娘娘眼里心里全是皇上,没有半分自个儿。便是这份心思,皇上定也感动。娘娘无需做什么,只管像寻常那样,好生关慰便是。那些个寻常的女子初入宫闱,想来是绞尽脑汁费心讨好,这副嘴脸怕是人人都要嫌弃。皇上乃圣君临世,若然情趣便当敷衍,否则是要惹祸端的。”

尹妃颔首,“这倒是的,皇上素来君心难测,最不喜欢假意奉承。故而皇上当年召幸本宫,便道本宫素不做作,与宫闱女子有异。旁人惧他,独本宫坦然。”

叶贞随即跪身,“皇上如此宠爱娘娘,奴婢甚是感动,想来皇上对娘娘必定情深缱绻。故而娘娘无需担心,只管如寻常人家的妻子般,温柔相待便是。”

“妻子?”尹妃一怔,陡然回过神,不觉轻笑两声,“你这丫头!”

也莫怪尹妃发笑,这寻常人家的妻子分属正室。而皇帝的妻子却是六宫之主,这独一无二的皇后。叶贞隐晦的将其比作妻子视为皇后,尹妃自然是得意无比,更是心花怒放。

见尹妃含笑,叶贞适时上前搀起尹妃,“娘娘回去吧,虽说入了夏,却也要小心着凉。”

尹妃颔首,顺势将手搭在她的手上。

却见叶贞的身子颤了一下,不觉微怔,“你的手怎么了?”

叶贞缩了手在衣袖里,“无碍,左不过是剜着,多谢娘娘关心。”

闻言,尹妃敛了眉色,“是为了这合欢花么?本宫便知道这宫中合欢早已落尽,这样的时节唯独落花井那里的合欢尚存,只你这傻丫头,竟也不知怜惜自己。左不过几多落花罢了,作甚这般拼命。”

听得这话,叶贞不做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终归换来尹妃一声轻叹,而后拾起她的手查看。原本素净的手,如今又红又肿,伤处还凝了少血星子。

当下,她便瞧见尹妃眼底的光闪烁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